《八声甘州》表达什么?《八声甘州》原文及赏析

作者:柳永 栏目:柳永诗集 2021-03-05 19:10:46

八声甘州

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惨,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赏析】

柳永是填词的高手,一首百八十字的慢词信笔写来,章法结构丝毫不爽。起笔以一阵傍晚秋雨,寒意已经袭来。其后便开始远近的景色铺陈,从寥廓的秋日夕阳,到近处的萧疏草木,又跳跃到远处无语东流的江水,非大手笔不能为之。换头便转入情绪的抒发,尽管是习见的游子思乡,但也带上了时空的腾挪。游子感叹自己境遇的潦倒,自然转到对佳人苦苦思念自己的设想,最后又回转到自身独凭栏杆的惆怅当下,百感交集,又曲折动人。

不仅如此,柳永还是写秋的高手,“霜风凄惨,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本是三种不同类型的秋景,但同时被一个“渐”字领起,就带上了蒙太奇般的灵动。不断凄惨的霜风,吹拂着关河更加冷落,而夕阳虽正在当楼,却又不可避免地渐渐西沉,只不过偶然与霜风、关河、物华、江水、自己相逢,衰飒从心头涌起,又在这日益萧瑟的秋日中弥漫而加深。

长逝无回是宇宙最永恒的存在,是人最不愿意面对的现实。不仅是词中游子思乡的情绪,每逢消沉的时代,无助的未来,失落的梦想,这三句都十分应景。人都想极力摆脱逝去的枷锁,却总无奈地发现越是用力越是向下沉沦,只能自己咀嚼与负荷宇宙间最沉重的负担。

据说苏轼极为欣赏这三句词,认为其不减唐人高处。诚然这三句有唐诗中习见的宏大时空格局。但在唐人那里,特别是盛唐诗人,诗句的开阔往往展现的是蓬勃的朝气与对未来的信心,是这首蕴含失望之空幻的慢词所没有的气象。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