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定风波》原文、译文、赏析

作者:柳永 栏目:柳永诗集 2020-08-05 16:42:05

定风波

柳永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 ① 。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 ② 、腻云亸 ③ ,终日厌厌倦梳裹 ④ 。无那 ⑤ 。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注释】

①是事可可:谓所有的事都平常乏味,毫不在意。是,凡、所有。可可,不在意,漫不经心。②暖酥消:肌肤消瘦。③腻云亸:头发蓬松下垂。腻云,指女子头发蓬松卷曲如云。亸:下垂。④厌厌:同“恹恹”,没精打采,没有气力。⑤无那:无奈、百无聊赖。

【译文】

自入春以来见红花绿叶全带着愁苦,样样事都让我心烦意燥。太阳已升到了花树梢头,黄莺已在柳条间鸣啼穿梭,我仍在香被里躺卧。腰身消瘦了,秀发乱蓬蓬,整天无精打采懒得把脂粉胭脂抹。真无奈,只恨那薄情郎一去后,从不把书信捎。

早知如此,后悔当初没有把他的马鞍锁。让他留在书房里,只和彩笺毛笔为伍,紧紧管住他,让他吟诗做功课。一天天紧相随,不分开,我手拈针线伴他坐,我们要快快活活长厮守,免得青春年少光阴虚度过。

【评点】

本篇为作者写闺怨的名作。词以俚语、俗语、任情放露的笔法直写女子闺房独守、百无聊赖、慵懒憔悴、日夜相思的愁苦,直抒女子渴望和情郎终相厮守的痴情,表现女子心理细致入微,真切感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