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原文、注释、译文、鉴赏

作者:柳永 栏目:柳永诗集 2020-08-30 16:17:14

柳永

柳永(987~1053),本名三变,字耆卿,一字景庄,祖籍崇安(今属福建)。因排行之故,世称“柳七”。宋仁宗时中进士,官封屯田员外郎,所以又称“柳屯田”。他常年流连于青楼市井,深知底层人民的疾苦。又因为通晓音律,熟悉民间音乐,新创了很多慢词长调,拓宽了词的题材,堪称北宋专力作词的第一人。他的词清新直白,哀怨委婉,长于铺陈。著有《乐章集》,词有二百余首流传后世。

蝶恋花

【原文】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译文】

我伫立在高楼之上,细细春风迎面吹来。极目远望,不尽的愁思,黯黯然弥漫天际。夕阳斜照,草色蒙蒙,谁能知我默默凭倚栏杆的心意?

本想尽情放纵喝个一醉方休,当在歌声中举起酒杯时,才感到勉强求乐毫无兴味。我渐渐消瘦也不后悔,为了你我情愿一身憔悴。

【鉴赏】

这首词因景思人,全篇充满着词人因身世飘零而生的落寞情怀和对情人无怨无悔的思恋,两者有机地融合在一起。

上片写词人登楼所见。第一句直述,主人公在高楼之上倚栏远望,清风细细,无边的芳草直至天际,让他不由立生愁绪。为什么呢?春草萋萋,自己游心已倦,心爱的女子却远隔万里。夕阳残照,烟光烂漫,孤单落寞之感萦绕在主人公心头。然而他知道,此时此刻,是没有人明白他的心意的。正是由于孤单落寞无人可诉,对远人的思念才显得更加强烈。这里为下文埋下伏笔。

下片叙述自己如何情深。一个“拟”字,引出主人公想把满腹疏狂化为一场淋漓酣醉、狂歌痛饮而强颜欢笑。“还无味”则暗寓这样的消沉亦不能使自己摆脱愁绪,足见愁绪之深沉。直到这里,前面蓄积的感情终于轰然迸发,词人在最后喊出了自己爱情的宣言:衣带渐宽又有何悔,那个美丽的女子哟,就是值得人为她憔悴啊!

这首词幽婉而又活泼灵动,后两句更是成为后世情人们互诉思念之情的绝唱。“专作情语而绝妙者”,王国维对这首词的评价绝非妄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