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原文赏析、表达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作者:柳永 栏目:柳永诗集 2020-05-12 08:23:14

柳永《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伫倚危楼风细细①,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②。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③。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④。

注释

①伫:久立。危楼:高楼。

②黯黯:暗淡忧伤的样子。

③强乐:勉强的寻欢作乐。

④伊:她。指思念之人。消得:须得,值得。

赏析

这首词题材上还是传统的因春愁而怀人,但已不限于晚唐五代的离愁别恨、男欢女爱等类型化情感,而朝着表现自我独特的人生体验和心态的方向拓展。“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这三句既是写景,也是写情,“黯黯”二字运用通感的手法,将视觉所见景物的黯淡与情绪的黯然勾通起来,形成情景交融的效果。“草色烟光残照里”一句写景极佳,将夕照下春草的光影感觉传达了出来,并进一步为抒情主体创造了意境和氛围。“无言谁会凭阑意”抒发了词人强烈的孤独感。这种孤独感,自然包含着词人对恋人的深深思念之情,但又不仅于此,也许还有一生宦游沉浮、浪迹江湖的追求、挫折、矛盾、苦闷、心酸、失意等种种心态形成的复杂感受。

下片“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由上片的写景转为直接抒怀:我也想要抛开一切,放纵地一醉方休,可是喝酒听乐对于我来说,终于是意兴索然之事。言外之意就是我的眼里心中都只有一个她。这就逼出下两句的直接表达:“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贺裳《皱水轩词筌》:“小词以含蓄为佳,亦有作决绝语而妙者。如韦庄‘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之类是也。柳耆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亦即韦意,而气加婉矣。”指出柳永这两句的特点,既不同于一般令词的含蓄,有一种直接表达的执着深情,但又比韦庄的那种决绝语要婉转一点。事实上,韦庄的词有一种明显的民歌风味,直白而直接,意思便一望而知,柳永的词“气加婉”则意转深,这两句自然是写爱情相思的,但又不仅限于爱情相思,其中所体现的“执着”这层意蕴已突破了男女情爱的藩篱,而具有更普泛的意义。这也正是王国维评价说“此等语非大词人不能道”的原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