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戚氏》原文、译文、赏析

作者:柳永 栏目:柳永诗集 2020-08-05 16:42:05

戚氏

柳永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 ① 。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 ② ,飞云暗淡夕阳闲。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湲。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 ③ ,皓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 ④ ,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 ⑤ ,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注释】

①一霎:短促之时。②江关:江河关山。③绛河:银河。④帝里:京都汴京。⑤萦绊:萦绕羁绊。

【译文】

深秋的天气,一阵小雨洒落在庭院。栏杆边的菊花已凋枯,井边的梧桐也落叶飘零,好像一片片碎云残烟。处处是凄凉景象,远望江水关山,只有夕阳西落淡云悠闲。当年宋玉悲秋,也曾在这里涉水登山。如今我远道来,心中凄楚,不忍听这陇头流水呜咽。更不愿闻秋蝉伴落叶悲鸣,蟋蟀在衰草中啼叫,混杂秋声让人意乱心烦。

我在寂寞驿馆里度日如年,在风霜渐渐寒冷的秋夜,我静静地坐到夜深更阑。长天一清如洗,银河明净如泉,皓月当空高悬,漫漫长夜里面对此景,让我思绪绵绵,不堪屈指细算虚度的从前。那些年我未曾取得功名利禄,终日流连于楚馆秦楼,白白地过了一年又一年。

当年京城风光分外好,我年纪轻轻,一天天饮酒贪欢。更何况还有许多狂朋怪侣,遇到那酒宴歌舞更纵情流连。别后光阴如梭飞逝,想起旧游情景好像梦幻,不知这烟水征程还有多远?摆不脱的名利牵累,让我憔悴不堪。追思往事只有满脸愁颜。漏箭在悄悄移动,稍稍地感到轻寒,又听到声声画角凄厉响耳边。闲站在窗户旁边,吹灭油灯等待拂晓,只与自己影子相伴一夜无眠。

【评点】

本篇抒写羁旅愁情,感伤失意不遇的身世。首写晚秋的凄凉景色,渲染驿馆庭轩的荒寂冷落;次写长夜独居的满怀幽思;末了追怀往事,感慨追求利名的辛劳憔悴,尽抒伶仃独居落寞凄苦之情。全篇布局宏阔,针线细密,结构严谨,景情交融,抒情酣畅,语言清丽,为作者长调名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