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端《风景这边独好》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风景这边独好”,这原是一首著名诗词中的一句,如今竟出自在沪一位台商女老板和她的老外丈夫之口,听来却令人倍感亲切,又难免浮想联翩。

28年前,我们刚加入世界版权公约,当时许多出版人,对版权知识还很陌生。这时,经营版权代理业务多年的台商陈曆莉女士,率先来到上海,协助一些出版社从事版权中介业务。当时我主持的译林出版社,较早得到一批海外畅销小说的授权,就是得益于陈女士的中介帮助。后来我才知道,她和我还另有一段业务之外的缘分。

她原籍是我福州同乡,她父亲陈鸣铮,曾是抗日战争时期1938年10月24日,在武汉被日本侵略军炸沉的“中山舰”上靠游泳生存的轮机长。抗战胜利后,按照当时中美租借法案,又与我二哥李景森同去美国接受8艘军舰。陈鸣铮是永宁舰轮机长,我二哥是永兴舰副舰长。2008年10月23日,陈鸣铮以94岁高龄来到武汉,参加了武汉市举办的“武汉会战70周年暨中山舰蒙难70周年”纪念活动。2016年,李景森也作为历史见证人,受邀前往北京,参加了我国收复南海诸岛70周年纪念大会。正因为有上述这层关系,所以陈女士和她的美国丈夫中文名叫吕光东,多年来成为我们要好的朋友。

10月26日我趁来沪参加“黄源深学术思想研讨会”之便,专诚去拜访这对夫妇。也巧,这一天还赶上特殊意义。一是“中山舰”被炸82年蒙难纪念;二是陈曆莉夫妇,因疫情被困吉隆坡半年,好不容易回到上海,又需在家隔离14天,26日才首次解禁出门会客。所以我们彼此见面显得格外难得和兴奋。

那天聊天最多的话题,就是他们夫妇遍历世界后的由衷感慨。因为他们是版权代理商,每年都要前往法兰克福、纽约、伦敦、巴黎、东京、意大利、南美乃至埃及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参加书展,自然目睹过世界各地环境、建设和社会的变化。他们告诉我,三十年前,在纽约、巴黎等都市,街上看到的多是衣冠楚楚、文质彬彬、斯文端庄的行人,而且道路整洁,市井有序。谁知今天再去看看,见到的多是房屋年久失修,地铁脏乱,有的城市更是扒手横行,甚至明抢。加上疫情,治安更差。

反观上海,虽疫期未过,已经繁荣依旧,闹市又现车水马龙,行人衣着整洁,交通有序。而且,用手机打的、叫外卖、网购、支付宝、订票、旅行,样样都方便。同样三十年,不少外国在停步,甚至走下坡路。而我们,尤其是上海等开放城市却日新月异,这三十年真可谓“天翻地覆慨而慷”。

听了他们夫妇如此大论评说,我明白,这不是迎合他人的客气话,而是他们遍历世界之后的内心感受。最后她笑着说,以前听你们说“风景这边独好”,只是听听而已,现在我可要说句真话,确是“风景这边独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