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修复地砖不是简单的事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县城文化广场地方宽敞,空气清新。龚叔退休后,只要不刮风下雨,他每天雷打不动,都要到这里走一圈,散散心。

从家门口到文化广场,步行需要十五分钟左右。这天,他像往日一样,悠闲自得地行走在文化广场那条铺着米黄色地砖的人行道上,嘴里还哼着小调。突然脚下像被什么东西一绊,他险些滑倒在地,惊出一身冷汗,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块地砖起翘脱落了,刚才是一不留神踩着了它。

此后,每当散步经过文化广场人行道时,他特别留心这块戏弄过自己的地砖,总是绕着它走。

过了一段时间,龚叔发现,文化广场这条人行道上的地砖又有几块出了问题:或拱起凹凸不平,或脱落松动成了空心砖。他是个细心人,数了数,连同上次绊他一脚的那块,共有六块。人踩在上面,咯吱作响,摇摇晃晃,很不踏实。

在龚叔的记忆中,人行道上的地砖是前两年才铺的,好端端的,怎么这么快就出现问题?是偷工减料,质量存在问题,还是别的原因?他弄不明白。

他注意到,行人对这些问题地砖的态度或冷淡,或熟视无睹,或习以为常,谁也没有在意这些问题地砖。似乎这人行道铺不铺地砖,或地砖脱不脱落,都无所谓,跟自己也没啥关系。

他对这件事既上心,又发愁:如果不及时处理好,时间一长,砖块会破裂,或形成一个小坑,很不安全,隐患无穷。有好几次,龚叔看见好几个老人和小孩,由于没有留意到这些问题地砖,一不小心便踢到脚,痛得嗷嗷直叫,或被绊倒在地受伤。

文化广场周围有好几个县直机关单位,龚叔心里嘀咕道:这些单位的人平常不是要从这里出入吗,怎么会无人理睬?是他们视而不见,还是没发现?不行!他琢磨着,还是要早点让管理文化广场的职能部门知道这件事情,尽快将这些问题地砖修复好。

退休多年的龚叔毕竟在单位上过班,在岗时虽只是普通办事员,但像广场人行道上出现的问题地砖这类事,应当找谁,他心中是有数的。

他很快找到县城管局。走进大院,政务公开栏上的“群众利益无小事”、“转作风,办实事”等醒目的字,吸引着他的眼球。他满怀信心地按照底层张贴的机关办事示意图来到三楼的市政股。股长牛小群听了他的情况反映后,让手下拿出本子进行登记,还让龚叔留下地址和联系电话,表示一定向领导汇报,争取在短时间内修复这些问题地砖。

龚叔满心欢喜地走出城管局:有希望了!看来,一抓机关作风,就是不一样!

他每天都在等候着对方的电话。一天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却没有动静,那几块问题地砖依然如故。

龚叔专门跑到城管局市政股,牛小群告诉他:“放心,你反映的这个问题,我们股室已上报到分管领导那里,分管领导签批后,我们会第一时间答复你。”

龚叔盼星星盼月亮一样静候着佳音。可望眼欲穿,过了一个星期,城管局依然悄无声息,那几块地砖还是老样子。

这下子,他有些着急了,再次来到城管局三楼打探消息。

牛小群对他说:“我正要打电话给你,分管领导已经签署了意见,就等局长签字拍板了。”

然而,过了十天,城管局还是按兵不动没消息。龚叔沉不住气了,再次跑到城管局,正在上网打游戏的牛小群懒洋洋地站起身来。这回,他向龚叔报喜:“你反映的地砖修复问题,局长非常重视,昨天已经签批了。”

龚叔很高兴,搓了搓手:“那就抓紧修复吧。”

牛小群说:“莫催莫催,等走完程序就动工。”

龚叔一听,差点跳起来:“什么什么,还要走程序?”

牛小群脸一沉:“你以为修复地砖像上街买菜这么简单?局长是批了,但这个事情归我们市政股管,我们总得到现场去勘查,然后制订方案,做经费预算,上报局长批准后,还要请有资质的专业施工队进场施工。”

龚叔听得头都大了。

走出城管局,他心里像堵着一块石頭。路过一建筑工地时,碰到当包工头的本家侄子龚来兴正指挥一群民工在装修外墙。来兴热情地跟龚叔打招呼:“叔,你去哪里来?”

龚叔唉声叹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来兴。

来兴笑了:“不就是几块地砖松动脱落了吗,我这里在装修外墙,有的是水泥砂浆,我帮你处理一下就是。”

来兴很快叫上一位师傅,带上工具和水泥砂浆等材料,并亲自驾驶工具车,来到文化广场人行道上,三下五除二,就将那六块问题地砖黏合好,既平整,又美观,看不出黏合的痕迹,前后才用了半小时。

龚叔终于露出笑容,长长地舒了口气。

转眼一个月过去,当他散步到文化广场人行道上时,发现这里又有两块地砖松动脱落了。他很纠结,拿不定主意:这回要不要向城管局报告?要不,请来兴再帮忙修复修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