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老家来人》

作者:陈耀宗 来源:原创

老家突然来了人。

这可打乱了段传林的计划。

本来,难得休一次年假的段传林,正坐在家中的书房里敲打着键盘,他打算好好利用这段时间赶写一部中篇小说,按他的设想,如无意外,初稿可望近期杀青。他是业余作家,供职于省直单位。

老家来的不是别人,是段传林的二叔两口子。二叔的儿子很争气,考上了省城广州的一间名牌大学。这次二叔和二叔母是专门到广州送儿子上大学的,顺便来看看在广州工作的侄子段传林。段传林想,二叔与父亲是亲兄弟,是自己的亲叔叔,他们千里迢迢进省城,自己再忙,也得搁下手上的活儿。他只好将手头上忙着的创作先放一放。不管怎么说,二叔两口子可是自己的亲人,一定得接待好招呼好,绝不能怠慢他们。这点人情世故段传林还是懂的。

二叔夫妻俩从没出过远门,一直待在乡下,最远的地方也只是到过县城。这次两口子是第一次进省城,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到处是现代化气派的高楼大厦,到处是人流车流,到处是立交桥,让他们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二叔兴奋极了:“到底是省城,到底是广州,就是不一样,州就是州,县就是县,连公鸡母鸭也大一半呀!这回我总算见了大蛇屙屎。”

在二叔夫妻俩眼中,大都市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富有诱惑力。当他们走进段传林所住的住宅小区,看见这里像花园一样处处风景美如画时,感到如入仙境。一进段传林的家门,二叔两口子不由两眼放光:“哇!好豪华,好漂亮!”二叔和二叔母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之后,二叔拍着段传林的肩膀说:“老侄,连卫生间都装修得这么讲究,你好有本事,这套房子值好多钱吧?”

段传林说:“一百六十万,这买的还是二手房,除了首付,每月还得按揭。”

“我的天!一百六十万?按揭?”二叔直吐舌头,与妻子对视着。

闲谈中,得知段传林在单位是个科长,二叔摇着大拇指说:“老侄当官了,这是咱们家族的荣耀和骄傲!”

段传林赶忙说:“二叔,快别笑话我了,我只是个小科长,纯粹是跑腿的。”

“老侄过于谦虚了。”二叔呵呵一笑,“这么后生就当上科长,这是祖宗积了德,前途无量。”

段传林知道二叔他们来一趟广州不容易,他开着新买才几个月的小车,载着二叔两口子兜风观光。

二叔很舒服地坐在小车里,不住地夸奖段传林:“老侄真有钱,是豪车呀,买的多少钱?”

“哪儿能算豪车,才十八万。”段传林实话实说,“除了首付,这车也是按揭的。没办法,每天上班挤公交车和地铁,挤怕了,只得硬着头皮买了。再说,有了车子,回老家也方便些。”

“是吗?”二叔瞪大着眼睛,“房子也按揭,小车也按揭?”

段传林点着头:“是呀,每月还贷是有些压力。”

“既要供房,又要供车,老侄能耐不小,有本事。”二叔说。

一连几天,段传林一直陪着二叔两口子,带着他们登人稱“小蛮腰”的广州电视塔,逛天河城,夜游珠江,观赏长隆欢乐世界……五光十色的世界,让二叔不知身置何处,大开眼界。

段传林不光带二叔两口子玩好,还让他们住好、吃好,住的是宾馆,还带二叔二口子上很有档次的酒家。望着满桌色香味俱佳的美味佳肴,二叔两口子哪里见过这个场面,这回他们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算是见了世面,不知如何下筷。“哇哇,这一桌子好菜,肯定很贵吧,得花多少钱呀?” 二叔边吃边问。段传林笑着说:“值不了几个钱,你们尽管吃。”二叔两口子认不出这些菜,段传林一一告诉他们:“这道菜是龙虾。”“这是石斑鱼。”

几天后,二叔两口子带着一大包段传林买的礼物回乡下去了。段传林终于松了口气。妻子细细和他算了一下账:这几天,家里为接待二叔两口子花了一大笔开支。妻子不由得心疼肉痛起来,嘴巴噘得老高。段传林安慰她:“二叔他们是头一回来省城,难得来一趟,招呼一下是应该的。”

再说二叔两口子回到村里后,二叔母没少在二叔面前念叨段传林的好:“这次我们去广州,传林对我们真是太热情,招呼这么周到,让他太破费了,我真过意不去。何况,他过日子也不容易,负担重,每月还得还贷。”

“你别听他胡扯!”二叔撇着嘴巴,“说什么房子、车子是按揭的,谁信呢?十有八九是装穷,还不是怕我们借他的钱。他都当科长了,会没钱?如果没有钱,他能那么爽快地请我们玩,让我们吃山珍海味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