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文波《梦境与现实之间》

作者: 来源:

梦境与现实之间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只身打马过草原。

草原之上,艳阳高照,鹰击长空;彩蝶翩翩,繁花正怒。我把太阳装进我的行囊,我立志跋山涉水、以苦为乐,我要奔向那太阳的终点。

忽然之间,狂风大作,卷起黑云如虎扑;电闪雷鸣,划破长空如斧劈。蔽了日、飞了鹰,惊了蝶、落了花。阴雨连绵愁煞人,路途泥泞熬苦心。阴雨连绵的尽头,还是阴雨连绵;路途泥泞的尽头,还是路途泥泞。

阳光与雷雨,隔着一个时空——下雨的天空没有艳阳高照,艳阳高照的天空不会下雨;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场景,草原之上极为罕见。我在大雨滂沱中行走了许久,疲惫不堪;我最终昏死在了草原的一角。苏醒之时,大雨依旧滂沱,我被大水冲到了一座孤岛。

自此以后,我生存在了一座孤岛;我与阴雨连绵共舞,我与孤独寂寞同眠。我的周围其实也有人,他们都是我的同类;寂寞陪着寂寞,孤独伴着孤独。这里的森林,长满了拐棍;这里的椅子,长出两个轮;这里的石头,劈开一粒一半喊痛苦一半喊煎熬!

我的对面,是一座大陆;我记得我来自那座大陆。我与大陆之间隔着一道弱水。我在大陆的日子里,有玫瑰花送得出,有康乃馨送得出,有时光可以雕刻。我望着大陆艳阳高照,我望着大陆百花争艳,我恍如望见我的隔世。

梦乍醒,床畔一只猫在戏弄一只奄奄一息的老鼠。我看着猫抛高老鼠的动作,我生怕它把它抛上我的床。带着梦境残留的汗水,我奋力挪动自己的身体,却怎么样也挪不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终于挪动了不到十公分!命运的魔爪,随时随地在肆意妄为,它轻易切换着你的人生模式——健康、抱恙,美满、凄惨!

秋月如钩,钩暗夜;现实如梦,梦烦忧。介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现实,我要把自己交给命运吗?我希望,命运能带点慈悲!危险来临的日子,我选择做一只毛毛虫;毛毛虫遇到危险就会装死!我选择活在自己内心的世界,世人最好都以为我已经死去;世人的正常正是我的缺憾!待到危险死亡,我就会重生;我会化作一只蝴蝶,肆意滑翔在花丛间。

临睡之时,母亲特意为我开了一扇窗。透过那扇大窗,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明月和星辰。几近凌晨三点,我与寂寞独享黑夜。窗台那盆君子兰,花开得正起劲。君子兰,花未眠;她正在幽静地盛放。君子兰陪我一起清醒。微光里的君子兰,坚毅中流露出自己的风格;她没有屈服于黑暗。我与君子兰独享黑夜。黑夜无法染色君子兰的花瓣,当白天来临时,她又是一片光彩照人。黑暗里的君子兰,自成一景——其叶如剑,守护着一位娇滴滴的富家小姐;其花艳丽,始终流露出幸福美满的微笑。叶子选择的职责是守护与供养,花理所当然的责任是开出一朵富贵吉祥。花与叶的配合默契,明艳了一片黑夜。

昔日一首诗,如今一坐牢,未来一亩田。你我需要面对的只有未来,经营好未来这亩田是你我存在的唯一理由!

未来,是月光里的新娘;她在哭泣、还是在微笑?你根本无从得知!黑夜,是我的心事;新娘,是未知的美好。只有让新娘发出声响,我才可以了解她的心事。月光浩浩荡荡,为我指明了方向;那对着月光吟诗的人,定能让新娘发出声响!但凡是一个人,就一定会有一个未来,纵使你的身体被病魔所囚捆。失意的人儿,请你一定要相信——未来总是一片美好,痛苦的只是现在,无关未来!

日子越过越平淡,寄望于正常人的幸福,只会让自己陷入痛苦!白天,睁眼日上三竿,日光伴我坐一天,时光快若闪电;黑夜,闭眼次日凌晨,半月勾起思万千,时光慢如蜗牛。我深深陷入了黑白颠倒——白天变成黑夜,黑夜变成了白天!我不是鬼,我不相信世上有鬼,但我却过着传说中鬼的生活。长此以往,我定会真的成为一个鬼——我的生活作息,较正常人截然相反,我必然会加速死去!

窗外月光如霜雪,冰封了一个世界;脑海思绪如网结,捆死了一个世界。同样被称作为“世界”,两者却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恍惚之间,我仿佛恢复了往日的正常——三两下,穿好了衣服;一两步,跨下了炕头。我随意切换脚步,轻松又自在。蹲在地上,不到几秒钟便系好了鞋带,毫不费力便站起了身,然后大踏步跨出了房门。整个动作是一气呵成,较正常人毫无差异。

外面的世界,明月如镜、高悬当空,月光依旧如霜雪;冰封只是一个表象,偶尔会有一只猫追着老鼠跑过。夜风自由、夜景自在,思绪带着星光,飘向无垠的苍穹。两个世界,融为了一体——黑夜的黑、白天的白,都只是自然现象,无关心情、无关风月。

忽然之间,一束强光掰开了我的眼睛。那是母亲特意来查看我被子的手电筒。母亲极为谨慎于手电筒之光,但她还是惊醒了我的梦境。自我生病,母亲几乎夜夜来查看我的被子,她很怕我无意中踢开被子,让自己因为受凉而感冒。睡眼朦胧中,我揉一揉眼睛。母亲看了看我的被子,依旧盖得整整齐齐。她低声道:“吵醒你了吧?你继续睡,我这就走了!”说罢她就转身离开了,留给我一片黑夜。

我心想:“原来,又是一个梦;我并没有恢复正常人!”一阵酸楚袭上心头。介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现实,痛苦淹没了我的残躯。窗外月光依旧如霜雪,冰封着一个世界;脑海思绪依旧如网结,捆死着一个世界。我的心主宰着我的喜怒哀乐,我要主宰自己的快乐、主宰自己的生活。

夜来久久不能入睡,入睡又是梦境连连。很显然,这种生活非我所愿!我不能再这样放纵自己下去,我必须远离“鬼”的生活。我给自己定了一个作息时间,以规正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就能造就出什么样的人!漫步人生路,三分看造化,七分靠自己。

次日,母亲起床时,我便也就起了床。我给自己规划了一个“人”的生活——早睡早起,好好生活。首先,我必须找出一样自己喜欢的事——史蒂芬·霍金思考宇宙,他最终写出了一本《时间简史》的巨著;其次,我必须有正常人一样的作息时间——早晨七点必须起床,晚上十点必须睡觉;第三,我必须做到坚持锻炼身体——纵使肢体变得越来越虚弱,但我却必须持之以恒坚持锻炼。生命在于运动,幸福在于心态,开心在于成就感。

我喜欢做什么呢?我喜欢品读诗词;品读诗词,如果入境,可开辟一个世界。我或许还可以写一本书,不奢望拥有史蒂芬·霍金的知名,只渴望带病活得半世纪。不需要半世纪,人类定能让霍金重新走路、说话,正如他往昔突然之间的患病一样;如果他还健在。

马入夹道的生活,你只能勇往直前,没有别的选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