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散文百家》纠个错》胡翠君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深秋了,公园里,桂花飘香,荷塘枯影,一荣一衰,彰显了两字:自然。

逛了公园,去图书馆消磨时光。先到四楼藏书室,关注一下有没有本土作家新出版的书籍,是否新添了啥藏书,磨蹭了个把钟头。下来到三楼阅览室,找个位置,放好水杯,翻看文学书刊。随意抽了一本《散文百家》,封面的右下角注明了2017.10总第364期,还有巴金先生的手稿,巴金先生的字迹干净好认,好似一朵朵墨梅,而“散文百家”四个红色的字,犹如四朵红梅花儿开,这次我在封面上盯了好一会儿,觉得封面设计很耐看。

翻开封面,封二是《散文百家》创刊三十周年征文启事,我没有受到过《散文百家》的影响,偶尔看到了乐意翻翻,写征文从何说起呀?

继续翻页,看看有没有我喜欢的文章。有一篇《含泪祝福》吸引我读完,善良的作者把一次朋友相邀一起旅行的经过慢慢说来,内心的委屈在叙述里化作点滴祝福,作者是个实诚的人,不会多个心眼儿,这样的性格往往要被会来事的同伴难看,甚至在背后指责,作者用卑微的姿态对友谊的质疑令人忧伤和遗憾,这世上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有着微妙的变化,该作者看开后能放下,让人欣慰,聚散两依依,缘来缘尽总有时。突然想到羅曼·罗兰说过: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有一篇《叩问吴哥》,反思人类,反思历史,崇尚生命,有别于一般游记。咦,目录里有一组是全国各地散文作品联展,区域注明是江苏沭阳,翻到65页,第一篇是杨海蒂所写的《尼阿多天梯》,最近出版的杨海蒂的散文集《我去地坛,只为能与他相遇》收进了这篇散文。我在65页多瞧了几眼,发现有一个错误:作品联展的区域写的是江西回坑作家村,与目录里不是同一个地方,目录里写的是“江苏沭阳”,哪个是正确的?就去翻看2017.9总第363期,这期全国各地散文作品联展注明的也是江苏沭阳,原来如此,是杂志社校对时没把目录里的注明纠正过来,心里直犯嘀咕:《散文百家》发行量较大,是一份优秀期刊,咋出现这样的错误?实在不应该呀。

我在网上搜索一下《散文百家》杂志,口碑很好,想到这期封二的征文启事,实诚为之,写下这篇小文,支持《散文百家》创刊三十周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