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炳成《重大事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天还不到晌午,李镇长应一家企业老板之约,早早去了镇子上的芙蓉王大酒店。宾主喝得正欢,镇政府秘书小王匆匆走了进来,他伏在李镇长耳边小声说:“镇长,不好了,出大事了!”

李镇长咽下口中的白酒,将手中的酒杯往酒桌上一顿,白一眼小王,不耐烦地说:“啥事啊?小王,一惊一乍的,天不是还没塌下来嘛。”

小王焦急地说:“镇长,小柳庄的铁矿塌了。”

李镇长夹了一口菜送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慌什么?有没有人员伤亡?”

小王说:“目前还不清楚,但能确定,当时,有五名矿工正在井下作业。”

李镇长咽下一口菜,咂了几下嘴,做出指示,让小王通知矿上务必采取一切措施全力营救,另外,要严格封锁消息,谁走漏了风声,就一定严肃处理谁。

小王领命后,急忙跑出房间去打电话,酒桌上的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李镇长还即兴讲起了段子,引得一桌子人大笑不止。

过了没多久,秘书小王又匆匆走了进来,他伏在李镇长耳边小声说:“镇长,王县长来咱们乡检查安全生产,已经在半路上了。”

李镇长咯噔一下,他急忙放下酒杯,慌乱地站起身说:“是谁走漏了风声?这么快领导就知道塌矿了?随便透风撒气,还有没有组织原则!”

小王说:“镇长,没有走漏消息,是年底县上组织的例行检查。”

李镇长听后,一屁股重又坐到椅子上,他用手捂着胸口,埋怨小王说:“怎么搞的?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白白虛惊了一场。”

秘书小王弓着身,低声说,他也是刚刚接到县里的通知。李镇长知道,县长紧赶慢赶,到乡里还有一段时间,他安排秘书小王,通知乡办公室下通知,让有关部门抓紧做好迎查准备,他一会儿就去接县长。

这时候,秘书小王又吞吞吐吐地冒出了一句:“镇长,还有一件事,王县长刚进咱们镇地界,看见路边老张那家大理石加工厂,就想进去了解一下情况,谁知道,王县长刚下车,就刮来了一阵风……”

没容小王把话说完,李镇长不耐烦地打断说:“怎么?难道王县长有特异功能,闻风就能察觉矿塌的消息?”

小王说:“那倒没有,但那阵风把树上的一根枯树枝吹下来了。”

李镇长听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他说:“小王,你今天怎么婆婆妈妈的,那又怎样?难道树上掉根树枝我们也管得着?天要刮风,树要掉枝,那都是自然现象嘛。”

一桌人跟着李镇长起哄,都说秘书小王是少见多怪。

小王红了脸,说:“可是,可是树上掉下来的那根枯枝砸到了王县长头上。”

李镇长听后一下子跳了起来,他焦急地问小王:“你说啥?还有这种事儿?王县长伤得重不重?”

小王说:“打电话问了,他们说,王县长头上起了个包,没有什么大碍。”

李镇长白了一眼小王,不满地说:“你们怎么没有一点儿政治敏锐性,啥叫没大碍?都起包了,还能没事儿?要知道,县长一天要用脑思考多少问题,这可事关全县人民的福祉啊!对了,务必要让人查清楚,这根树枝是从哪儿掉下来的。”

小王说:“镇长,已经查清了,那根树枝是从大理石厂院子里的那棵杨树上掉下来的。”

李镇长涨红了脸,显然是真生气了,他冲小王大声吼道:“什么?这个老张是怎么搞的!这可是重大安全责任事故,一定要严肃追究责任!”

秘书小王还是头一次见李镇长发这么大火,他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李镇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李镇长急了,冲还在愣神的小王吼道:“还傻站着干啥?马上通知镇医院派最好的医生立刻赶赴现场,告诉县长随行人员,我马上赶过去,还有,马上通知全镇各单位,抓紧组织人员集中清理路上、厂区和办公场所所有树上的枯枝,以后谁要再发生类似事故,将一律严惩不贷!”

说着,李镇长麻利地钻进早已备好的轿车,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车子喷出一股呛人的烟雾,箭一般向着大理石厂的方向驶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