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宗夫《农历九月(组诗)》

作者:韩宗夫 来源:原创

九月,正被娴熟的裁缝裁剪

大地的绿,正被一架老马车运走

秋天的虫鸣,秋天的氛围

可以缫成丝,可以用木梳来梳

场院里,桑葚汁染好的布匹

招惹着风,也背叛着风

可以做成红薯女儿的嫁衣。九月

美丽而清高,洁净而孤僻

你突然的笑声,像风中响起的银铃

九月,白露已降,萝卜潜藏

勤劳的农人,收获柴草与口粮

皈依严肃而活泼的生活

面对丰收的喜悦,展开布匹与茶叶

马匹与明水早已远行。九月

马踏芦苇,明水匍匐于宽大的河床

我独在异乡为异客

清风不必相送,只需清风

把满坡的牛羊拂成回家的诗行

内心的积雪

内心的积雪太高,降低了与天空的距离

裹在风衣中的男人,被风雪甩出窗外

晒在身上的暗淡日光,晒不进他的内心

这来自心中的积雪,早已超越了他的

青年时代。雪花倾倒、倾泻

封锁了一个人返乡的念头,心中垒砌的雪山顷刻坍塌

雪地狂奔,我愿意被更多的雪花绊倒

这样,家乡的椿树樟树才能追上我

年迈的母亲才能追上我,如同小时候

玉米带着他在飞

飘满落叶的黄昏,灯的影子

从水塘边升起来,远处的草木次第隐退

灯盏凝视着灯盏

组成一条光的道路,蜿蜒上升

从水塘边走出一个泥人

朴素如土,他怀抱一捆玉米棵子

飞一般地奔跑

赤脚、绾裤管、迷彩背心……

这是一刹那間,留给我的影像

我要么是一个喜欢提问的人,要么是一个

无所事事的人

他怀抱一捆玉米棵子,飞一般地奔跑

不!在令人目眩的光中

是玉米带着他在飞

一个泥人,成为一段影像的始作俑者

消失在晚霞深处,无法用手触摸

老马

夹杂干草屑的月光,把它清晰地

勾勒出来。今夜的月光有些凄凉

老马暗含隐喻,撷取了大地足够的灵气

今夜的老马有些忧伤,不说你也知道

月光有足够的能力把自己的一生清洗

却不知道老马为何忧伤

在乡村熟悉的土路上,父亲甩出的鞭花

在老马的头顶炸响

老马驮着十岁的村庄,父亲甩出的鞭花

炸碎了昔日的忧伤

它就是少年梦见的那匹神马

甩动神奇的尾巴,奔赴在运送粮草的路上

被月光清洗的血香,溅湿了

村庄的粗布衣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