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永臣《我是心有洞窟的人(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小野菊

小野菊的心里,秋风像经书

需要不停地翻动

山下的村庄。有人逝去

送葬的队伍,长过小野菊的小心思

在这段山坡,备好墓穴的

小野菊

她的高贵与仁慈

在一场秋风里,用晃动超度

白云太低了。它们要慢慢地抬高自己

从坡底上来

路途漫长。焦急的秋风

一遍遍,通过落叶铺就

一条黄金的道路

哎,小野菊,两颊的热泪

已经湿透了

一座深陷下去的房子

白霜的白

白霜在加重。枯萎的草木背负着

沉重的债务

它们都是些低微的事物

它们都有一颗脆弱的小心脏

我不能替每一棵草木

清理掉身上的白霜

我愧疚,我的能力太有限了

我还不能拥有整片旷野

我知道,虫蚁们早已香消玉殒

此刻,我站在这里

不会听到它们的合唱,只有

这一片一片的白

覆盖了目之所及

谁能说,我是一个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我喜欢这样的白

干净的白,往往会让我忘掉自己的黑

寒 暄

秋風里,我站在一群苇草的身边

顺着风看过去

都是白了头的苇草

无论站多么长的时间

我都相信,我不会等同于它们

尽管中年的我,华发早生

透过密密匝匝的苇草,我不会看到

一个少年,口吹芦笛

走过来,走向我,离开我

然后与暮年的我

握手寒暄

描 摹

荒草漫野。荒草的嗓音里

有人披上了羊绒衣衫

寂静,暂时掌控着这里的一切

偶尔的牛羊,像一座座移动的家园

从低处向高处,依次是

枯草。灌木。落叶林。一只孤悬的鹰

一些石头,被荒草遗弃

一些石头从风里抬头。坐在石头上的那人

手握经卷,目视远方

鹰的天空,适合稼穑

谁在描摹夕光黄金的造像?

谁在默念心中的神祗?

草叶上的敦煌,此路迢遥

暂且歇息于此的

不是背负故乡的流浪者

就是心有洞窟的人

他要等,赶回牛羊的牧人

一起支起牢房。一起静候

明月升起

洗白草原之夜,两个人

默默的念诵

春日辞

河水半推半就

初春的荒草

从根部慢慢活了过来

你看,一群麻鸭追逐着落日

一尾鱼的命运

在此刻那么显而易见

是赞美它身怀的闪电,还是

诋毁它的胆怯?

草地上,当看到这一幕时

我这个远离家乡的人

“还有什么,是我没有想起的呢?”

感 受

昨天经过柿园

只有一枚红柿子挂在枝头

像没有被秋风吹灭的灯盏

火焰晃动。揪心呀

秋风搜遍果园每个角落,连脚印

也很少留下。夜里,风声好紧

一遍遍拍打我的窗户

没有人半夜起来观察风向

也没有人走出去

看看大街上,恍惚着

没有人照料的路灯

而我,就着微弱的灯火

在一首失败的诗里

替那枚柿子和这座城市

担心

天一放亮,就急不可待地

跑到园子里

又一次去感受

一枚被遗弃的柿子的温暖

白银西的沙漠里

白银西的沙漠里

月光如银

如银的月光里,黄水汤汤

一只疲倦的羊皮筏子

深似暗夜

娶亲的人,终于安静下来

婚房的窗户上,那一串串

偷窥的目光

泛着火星

白银西的沙漠里

寂静蔓延

“羚羊的弯角”

正挂在天上

相 见

我们互不相认。时光成了

遗弃之物

“雨后的草地,新鲜的植物上晃动的昨日”

模糊,慵懒而有生动

没有谁愿意

认领这份清凉

寂静。持续消磨着两个人的耐心

一切都变得如此可疑

一只鸟雀,与另一只,衔着落霞

我们不在相视

一条路的两个方向,都能

通往深秋

停下来,回头一望,多么难啊!

曾经的爱,如清灰

被晚风吹散

其实,我们都是

被生活涂改的面目全非的人

......但谁愿意承认?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