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蓝蓝的诗(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黄昏圆舞曲

绿萝的叶子从窗台垂下来

屋里人一个在画画

一个在写东西。另一个

读着《幸福》

狗狗在它的窝里睡着了

马群从屋顶上带着烟尘奔跑而过

屋里是安静的

战列舰从地板下驶过

屋里也是安静的

黄昏来了,音乐响起

有人唱着——“一阵疾风

不期而至将我带走

蓝色的天空,蓝色的我”

和女儿们坐下来,开始吃我们的晚餐

大滩的雪

这是我的清晨

一队沉默的马匹从窗外的雪地走过

这是我的马

它远远站在路口

等着它的小马驹,一步一步

朝这边走过来

远远的路口,站着我的牛

一动不动等着它的小牛犊

一步一步,它们走过来

那是在大滩的修理厂旁边

那是黄昏时的道路

那是清晨的马匹带走我的道路

车里放着田园交响曲

马和牛的蹄声多寂静

音乐。音乐是对它们羞愧的歌颂

一群羊来了。我的羊群滚滚

是一群黑蛋蛋在雪地的发蓝里

放羊人背着干粮,风吹着他的破围巾

我的马和牛,我的小羊羔

我是那脏兮兮的羊。带着小崽子的马和牛

在大雪中一步一步地走

雪,拉开了生命的大幕

牲口们缓缓地来,缓缓地消失在风雪中

那样大的草滩。那样大的雪

今生再也不会有

诗人的工作

一整夜,铁匠铺里的火

呼呼燃烧着

影子抡圆胳膊,把那人

一寸一寸砸进

铁砧的沉默

远与近

人们奔向奇异之处,那指示着

现代生活的路标

我爱我的老式电脑。我混乱的桌子

我划着密密麻麻符号的破书

我爱我失眠的床。那里有一个泵

启动一颗生锈的心脏,当它因为

破碎而差点儿松开抓紧世界的手

它重新擦出电闪——我旋转

再次你来

带着春天给我的允诺

我爱你老式的爱,你的勇气那沉甸甸的

椅子。坐下——开始第一口呼吸

三八节,在里昂旅馆里想到

先生,您的掩体里全是

荷枪实弹的匪徒

这不是因为人们抱怨下雨

而是因为一声被打碎了头的

女人的惨叫

若是这些话激怒了您,我能看到

这也是一个警察的反应

事实上,我在远离中国的一个小旅馆中

窗外是卡尔诺广场,站在夜色中的青铜女神

一手举着橄榄枝

另一只手牵着一头狮子

难以入眠

在一个时间里你挖着它的煤

死人们把它运到可见的地面

你听到敲墙声

一下,两下

那些失去手指的残掌

这漫长的巷道走成一种

不属于你的语言

黑夜将它翻译成血泊中的果园

枝頭成熟着累累的石头

啊,你曾吃过世上最甜的苹果

在赞美的舌尖——

那是你的苦役,你永远的

不安

时间的声音

有时候我想着但知道

这一刻没有你……我不确定

你还在 在我的怀疑中

高大槐树间阳光的回旋曲

一簇簇卵形的叶子演奏

莫名的凉意。草开始发黄

老人拄着拐杖走着最后的路

我在阴影中做白日梦。有时候

我想着并试图感到你

当我的心在泥地里打滚

又一次到来的秋天,星辰坠落

被痛苦撞醒的时刻——那是你

在我的听觉所能触摸到的

死亡的光头上

罪恶

——你疯了?哪有这样的东西!

黄昏的美妙要求漫步,享受

钱币购买下的悠闲。树荫适合恋爱

统计数字适合罗列带花园的别墅

波尔多葡萄酒,学者西装的纽扣

所有的裂口适合遗忘缝补

必须有一道铁栅栏,隔开虫子

在我们幸福生活的一朵玫瑰上

必须有压轧机,碾平漆皮鞋要走的路

啊,滑向音乐厅合唱的夜晚!

“或许。而我的血要求

流淌的哀痛。要求不被承认的活着的时刻

它围绕监狱、下水道

墓地和道德的黑洞抽搐

它们的胸膛有一把刀子深深搅动

当一颗心随刀刃的形状长成。”

艺术道德之辩证

好吧,我确认我就在我的手艺里

我的脸在词和字的工程学中

被一砖一瓦砌出

我确认我不同于木匠

藏身于在箱柜木楔巧妙的咬合

也不同于庄稼汉和他铁犁的闪亮

尽管我们有一样的身高

一样健壮的身体,以及

在长年的劳作中变得粗糙的手

公民们的艺术相似又相异

一个古希腊人以死作了证明——

当一个人埋头在书桌前

一碗毒芹汁就静静地放在

墨水瓶旁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