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袁敏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人的一生是不是都在藏?藏缺点,藏短处,藏忧伤,藏苦痛,藏自己的短板……可总有一些是藏不住的。

有一位文友,发了一个链接给我,是一位残疾诗人的作品。这位残疾诗人的作品,是旧体诗,我原来也看过,在我经常投稿的一家网络平台上。说实话,我非常敬佩他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我也会写一些旧体诗词。虽然起步晚,但从一开始我就按格律检测的标准要求自己,规范地去写每一首作品。所以看别人的作品,不由自主地,也会用这种规范标准去看待。看到不太规范的作品,都不会去仔细阅读。但我还是把链接转发朋友圈了,是因为他的精神感动人,而且用心写的文字也会打动人心,有一种人格魅力超出“格律”之外了。我对文友说,链接已转发朋友圈了,但阅读和点赞的人并不多。他马上回道,这是一种品格的缺失。我说,不对吧,您这是一种道德绑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况且文字和是否残疾也没关系,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然后辩论,然后……心情就不好了。

因为我在藏自己心里的痛。看到残疾人的字眼,我会想到大弟,想到他失明的右眼。他的眼睛是因为车祸造成的。诊断书上的文字叫人心颤:右眼球破裂鼻梁断裂塌陷,上颌骨粉碎性骨折,肺挫伤……每一个字都是滴血的疼。从此他那耷拉下的右眼,再也撑不起双眼皮的重,再也看不见光亮。肇事方全责,但至今官司还没结束,还没有得到对方的任何赔偿。在重症监护室,肇事方没有露面,住院期间,他们也没有露面,至今,连一句暖人心的话都没有说过,冷漠得叫人心寒。只有各种推脱,逃避,耍赖。外加使尽各种心机招数,转移,蒙蔽,躲藏……在不知道的人面前我从不会提及这件事,你的痛不相关的人没必要为你分担。相反,如果像祥林嫂那样,那得到的就不是同情,只能是反感了。谁没有生活的艰辛?但不必要都展示给大家看,适当的藏也是对自己和别人的尊重。戏台上的生、旦、净、末、丑,每个角色都带着自己的面具,演绎着藏在面具背后的人生。面具不是伪装,只是一种身份的定位,这样每个角色才能唱出各自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才能汇演出一场精彩纷呈的大戏。而生活是我们人生的舞台,是真实的、没有排练的演绎,也要求每个人都要找准自己的位置。

只有藏起不足和负能量,不让一颗心负重,才能轻松前行,才能展露出灵魂的真善美,这样的人生才是积极的。努力做好自己。对别人的看法过多的注意,会累,心过于敏感,会痛。最简单的就像我们发在朋友圈中的照片,总是选自己满意的。但有时你也会在别人的朋友圈里,不经意地发现自己尴尬的丑照,你不必费心费力地去揣度那些是善意恶意还是有意无意,因为那样心会很累。

而我们的藏,是否也表露了内心深处的软弱?因为不够强大,渺小无力,才会害怕受伤害,才会过多地在意自己的荣辱得失?把一颗心磨砺得坚韧些,胸襟变得开阔些,目光放得长远些,才能把弱小变成足够的强大。如果能把藏在内心深处的烦恼苦痛都打包丢弃掉,那么我们的生活一定会变得更淡定,更坦然,更从容,更轻松。大弟的官司,法律會有一个公正的宣判。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