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静芝《乡村恋歌》

作者:胡静芝 来源:原创

车站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走着要回家去的田六娃,田六娃的眼里流淌着十分的喜悦。能不高兴吗?18年不回家了。今天终于回来了!

田六娃是儿子和老婆请回来的,一次又一次,特意去请的,要不然田六娃是不回来的。在大善人的授意下,硬叫六娃的老婆和孩子请了3次田六娃才回来。田六娃这次回来腰里缠着十来万呢。

田六娃拉着的行李箱,咣咣地在水泥地上响着,像唱着歌一样好听。每向家靠近一步,田六娃心中的幸福感觉就像涨潮一样高一层,宛若一条暖和和的河在流淌。就是这个车站上,就是18年前,他走了。那次,他决定一辈子都不回来了。可就在前几天,大善人骂他,你个没本事的。人怎么能把家撂了?回!大善人说,叶落归根。田六娃也觉得大善人说得对。一个男人怎么能叫女人想揉圆就揉圆,想捏扁就捏扁,一个男人应该叫女人怎么就怎么。于是田六娃又回心转意了,决定回家试一试。以前年年人虽没有回去,但年年过年,他都给家里寄1000元钱。田六娃是个汉子,过门时写保证,保证中田六娃写的明白,要养活岳父岳母一辈子。田六娃说到做到。所以年年不铆地寄,寄了18年。

不能令人如愿倒插门的田六娃,王进的小姑娘王小露却看不上他。这让村书记这个大善人操碎了心。书记真是个大善人,知书达礼,什么事都懂,谁家的忙都帮。大善人骂着不要六娃的钱,但六娃比驴还倔,不听,年年过年,也给他寄200元。善人一直把六娃挂在嘴个,说六娃是个好人,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善人不要,200元钱寄来了,不花一个边儿,全给王小露的儿子交了学费。

六娃的结婚证是大善人跑后门给他办的。可王小露即使证办了,还是不同意。岳父王进看着田六娃在家整整干了4年活,急了。王小露一年年大了,出脱得像花儿一样了,可在一个家一个锅里搅稀稠都4年了,王小露却连正眼也不看父母相中的快婿田六娃。

王小露是很漂亮,漂亮的王小露想考上大学到城里去。田六娃到她们家来的时候,王小露飞翔的梦就被田六娃掐灭了。王小露的朋友张芳芳成绩不如她,考上了,可王小露就不行。上不成学,这都不是田六娃整得吗?小小的王小露要嫁人,她似乎连人也见不得了。恨得她常常咬牙切齿。恨不能见了田六娃就一口咬死。识字不多的田六娃不这样想,你王小露再漂亮,再有知识,我在你家干了4年活,我看你怎么办?村书记大善人也对田六娃说,你怕啥,说话有说话人挡着哩,你怕啥?岳母杨桂桂是个高高的老婆子,她的腿缝中能钻过一条狗。生了七个丫头也没有生出一个儿子来,但她却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王小露是个老六,父母说小露露这丫头心肠不坏,遇事想得开。七个丫头选来选去招女婿就选中了她。为此,父母的后半生也就靠她了。田六娃家兄弟六个,父母早去了,一窝光棍汉。大善人一提让田六娃插门做女婿,这女娃又是王小露。哥儿六个就高兴得要跳起来。别的不说,有这么一个仙女做妻子,一辈子也没有白活。哥儿六个,就把王小露一家人当神仙一样敬着。进也想得分明,田六娃没父母,没人支持,不像其余人,想飞就能飞了。现在他把丫头嫁给他,他得感谢八辈子。不但地里的活儿全包了,还四时八节的送孝顺礼。直高兴的王进夫妻乐得合不拢嘴。田六娃是苦水水泡大的孩子,自然也懂得知恩图报,什么事儿都想得开,做得好。叫所有庄户人家没有不佩服的。

眼看4年过了,可王小露却一天只能照着镜子自己欣赏自己。王小露哭,哭有什么用?父母不同意退这门婚。锁住门,看住她。就这样,王小露想跑了,可父母天天恨不能把她拴在裤腰带上。田六娃也明白,这个仙女看不好就飞了。田六娃留心把着门。王小露见了田六娃就气。田六娃叫化子不嫌干粮黑,何况是这样一个楚楚动人的美女呢。田六娃想,无论如何要弄到王小露。田六娃的5个哥哥也明白。挨个儿给田六娃的岳母和岳父干活,把二位老人腾出来看着王小露,看她王小露还能长了翅膀飞了。王小露出不了门,只能在家做家务,刺绣。父母铁了心,一门心思地让王小露嫁给六娃做女人。王小露会画画,那一块一块的布,清格得很,几天不见,偶尔见了,那白生生的布上就长出了花,生出了鸟,漂亮极了。田六娃看得眼都直了。

大善人也知道女大不能留,要求订婚。王小露急了,谁乐意谁订!王小露就再也没有出过门。和她的布过日子,和她的画过日子,和她的鸟儿过日子。不见太阳,王小露的脸白得叫人发怵。但她的头发黑油油的,那衣服不生一点儿尘。王进家的小土屋到处是尘土,可她一尘不染。田六娃一直猜想,王小露是不是出门之前就把自己淘洗了一遍。实在王小露是太超凡脱俗了,简直像仙子。王小露不说话,一年四季不说一句话。王小露不出门,一年四季不出一次门。只是绣啊画啊,一声不响地绣,一声不响地画着。在田六娃来说,这一切都像无声的电影一样。王小露这样,父母就紧张。这样下去,女婿不和丫头恋爱,请人家来家里干什么?为这事,岳父岳母都急得眼睛发绿。

一天,这婚还是在父母的张罗下订了。可王小露把自己锁在了屋里,面也没有闪。面也没有闪,有什么了不起。大家知道就行了。大善人对田六娃说,她乐意不乐意都已经是你的女人。

你还是人不是?岳父骂田六娃。因为王小露太看不起田六娃了,田六娃给她端洗脚水,竟被她泼了一头。岳父想:女婿为何不扑上去,打一顿王小露呢?

你还是个人了!岳母讥笑田六娃。因为王小露一个人住,他们发现田六娃只是偷偷看着,并没有动作。应该时时去坏王小露,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田六娃说,爹妈我不敢。你的媳妇你不敢谁敢?岳母岳父真是恨铁不成钢。你的媳妇,你想咋就咋。我们不是早把人给你了!早晚的事,如何怂恿,田六娃都不敢到王小露门口去,不好意思。况且王小露的手里有针,有剪刀,还有锥子。

囊胞怂,囊胞怂。岳父的一口痰飞出去,射到了田六娃的眼窝里。直接把田六娃那充满了怯意的眼睛给填实了。田六娃心里恶心,手艰难地举起来,把那口痰挖了出来。哭得鼻涕横流。田六娃从来还没有人这样对待他。他是一个公认的实在的好娃娃。

村子里很少放电影,那天电影队来了。村子里的人都去看电影了。田六娃没去。是岳父岳母不让去。

针我偷出来了,剪刀我也偷出来了。今天不成,明天你就走人。

田六娃的脸变得像锅底。这是最后的通碟,如果这次不行。你一个男人家还呆在人家干什么?田六娃最后被岳父岳母推进了王小露的屋里,田六娃眼里充满了血。兄弟六个,唯有他有可能找上一个女人,倘若自己也失去了,那哥儿六个不就都完了。田六娃不能让人看不起。人把人叫色狼,遇色,并且是绝色美女,田六娃真如狼,进去就按住了王小露。王小露拼命挣扎,可人狼怎能共舞?最终田六娃打败了王小露。18岁的王小露,在父母的眼皮下被狼吃了。

那天不能算夜,天上的月亮,满盈盈的,亮得不能再亮,圆得不能再圆,映得天空像块发着亮光的丝绸柔滑而美丽。村里什字里放电影的大喇叭响得震天动地,看电影的人们的笑声灌满了村子的每一个角落。灌满了田六娃兄弟和岳父母的骨缝缝。田六娃被王小露扎了好几锥子,血像几只小虫子在身上飞速地爬。岳父岳母听着女儿撕心裂肺地与狼共舞,她们的手也舞蹈起来,攥着一把花又一把花,把院子里的花全都撕扯完了,踢踏完了。最后他们把自己的衣服也撕成了一片片。

田六娃出来的时候,月亮正亮,迎接他的是他5个光棍汉哥哥。他们像簇拥着一名伟大的英雄,把弟弟抬了起来,抛向天空。

天空无边无际,月亮亮得如白天一般,山山谷谷都变成了银山银洼。

王小露昏了过去。她醒过来的时候,父母跪在她的身边,母亲给他喂着牛奶。王小露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只是流泪。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人面值千金,父亲说,胡子拉茬的人了,不能说话不算话。王小露不吃,他们也不吃,女儿不喝,他们也不喝。王小露下定决心要死,父母说,娃你是爹妈心上的肉,你死我们一起死。

孩子受苦了,这他们知道,一夜……狼吃的。

一天,二天,三天,四天,母亲先栽倒在王小露面前了。父亲跪下来,娃娃啊!你说吧,让我们活,还是让我们死,人啊,在这世上来一糟不容易,得说话算话!我们得保住良心,我们绝不能误了人家。六娃不错,勤勤快快的,身体又好,人又老实。几年来,我们的家当自己的家,又没歪心,养个儿子,又怎么?

王小露泪流干了,大眼里没有光泽。父母都给女儿下跪了,王小露还有啥话说?

田六娃趴在王小露的面前也磕头,露露,你说,你叫我干啥,我干啥。别难为爹妈。

王小露不说话。

父亲拿来一根绳,对女人说,露露她妈,女儿不让我们活,我先去!说着就要上吊。女人撕破喉咙哭起来,抱着丈夫。你不能死,老头子我先死。我对不起露露,我没给露露生个哥哥。

我先死。是我的错!田六娃抢着说,并且把绳子抢到了手上,就往房梁上扔。

不管谁去死,王小露都不说话。因为王小露觉得她已经死了,死人没有必要管人的事了。

大善人来了。怎么?怎么了?不就是迟早的事吗?女人,哪个女人不是这样,死活不行,行了,不一样都行了。死,没出息的,老没出息,小没出息。天不绝自绝,活在世上这怕哪也怕,还投个人胎干啥?死,你们都死了算了!猪狗不如的些东西。

王小露的眼睛里泪仍在喷涌不息,说,我不死,我要死,我也要死个明白。我要告你田六娃。你个强奸犯。我要叫枪子儿崩了你的脑瓜子。王小露咬着的唇出了血。

书记呆了。大家都呆了。王小露要告田六娃了。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传说强奸幼女可是挨枪子儿的。田六娃吓得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连呼吸也似乎没了。王小露还没满18呢。

田六娃怕了。哪个男人像他这样?羞耻啊!田六娃见人低三分。王小露说死也不能饶田六娃。田六娃说,我不能再养活你们了——爹妈,田六娃哭着,给王进夫妻磕了头,跑了。

田六娃消失了。一天,二天。有人说那夜田六娃向黑河边去了;有人说过河了;有人说在黑河的下游发现了田六娃的尸首。大善人将计就计,找了几个吹鼓手,装模作样地吹了半天,做了送葬的假象让王小露听。人们在送田六娃时王小露上吊了,但她却没有死成,做人工呼吸救活了。岳父母不劝女儿了,哭六娃,好个命苦的六娃啊,又老实,又能干,又有良心,全让我这不孝顺的丫头给害了。

田六娃用命赔罪了,你还要你父母命吗?大善人跺着脚骂。王小露安静了下来。泪还是照旧流着。仍旧画她的画,绣她的布。只不过画画得再也不像画,绣出的东西再也没人爱。不出门。三月过后,王小露肚子大了。那是田六娃的骨血啊!你得留下!岳父岳母心中流着血可喜得没法说。求求你!我们做牛做马都行!我的奶奶!田六娃是个好后生,又老实,又能干。说着说着二位老人就哭起来。六娃啊,你个命苦得像黄莲的六娃。我们对不起你啊!六娃啊,下辈子你投胎千万不可投在我们家。求求佛爷保保,娃娃你可怜可怜我们,让我们对得起六娃吧。王小露的爹妈知道田六娃没死,但哭得比死了还伤心,是他们叫人家无家可归地啊。人不能说话不算话,不算话还能是人吗?

人留子孙,草留续根。是田六娃的根,王小露不能留。岳父母请来了一个送子观音,上了香天天磕头。孩子,你就能忍心让你爹你妈白来这个世上一趟吗?

合着的双手不向观音,却向着王小露,王小露成了菩萨,父母是跪在菩萨面前的信徒。

求求你。父母眼里蓄满了可以流几河的泪。

求求你,求求了。六娃啊,苦啊,哥儿6个完了。

人家死都死了,还恨个啥呀丫头?想开点儿,后退一步天广地阔,如花似玉的年龄,怕啥?大善人说。

留就留吧!王小露嘴上没有说,可哭是哭,再没有胡来。田六娃死了,王小露觉得她也快要入土了。

大善人知道田六娃去哪了。就是大善人那天对田六娃说,你去。等着。事稍凉一下就好办了!这方面有我,你放心。大善人没想到,王小露会寻死,这个臭娘们,不就那么点事吗?还值得搭条命?大善人说,六娃啊,我看这娘们狠着呢!你就在外面多混几年吧!我想信机会会有的。

一年眨眼就到了年底,田六娃说,书记,我想给我岳父母寄些钱。

大善人说,田六娃你个愣头青。人家丫头恨死你了。你还汇钱干什么?

书记,我不是当大家面说要养活我岳父母一辈子吗?人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啊?不算话,还活着干嘛。

大善人打个激灵,心想他还比我善良。一会儿又说,你真个愣头青不是,人家不要你当女婿了,你还给钱啊!你个傻比。你懂个啥,听我的话,挣几年,外头领个婆娘回来。

田六娃不听大善人的话,他得不到王小露,心里更想王小露,天天想。只要能和王小露做夫妻,这一辈子他做牛做马都行。田六娃年年汇钱给岳父。钱不多,年年都是一千元。钱寄来了,大善人就像开大会一样,一路喊着,让村里的人都知道田六娃这个愣头青汇钱来了,还是一千元呢。多么善良的小伙子啊,哎哎,人家看不上啊,真是瞎了眼了!大善人每在这种时候,都想哭泣,倒像是冤枉了自己。

钱让田六娃的岳父无所适从,这个冤家啊。王小露自从有了身孕,再没有出门。父母也不给她说田六娃的事。

王小露死了吗?王小露心真死了。她没有想过再去谈一个,而是精心的抚养着孩子。一天大善人听人说王小露要找了一个男人,大善人扑进门就骂:你们这些没有良心的狼,认钱不认人的东西。大家都知道田六娃年年汇钱来的。你个没良心的,人家在外面风里雨里挣一个铜板板容易吗?你个没有良心的,你们一家良心都叫狗吃了!大善人的唾沫简直要淹死王小露一家人了。王小露傻眼了。泪在那一刻又流了出来。王小露没有想到田六娃竟没有死。

回!回来。你再弄她一下子看她咋办?大善人打电话叫六娃。

不,我不能回。六娃知道,他如果回来了,王小露要闹将起来,不就是害了孩子吗?

多好的六娃啊,多么有良心啊,人家不要他了,他还年年汇钱来。多好的六娃啊。恨只恨没有遇上个好女人。天底下,哪去找这么好的人啊!开大会,这成了书记必讲的话。

王小露眼窝窝里窝满泪,她不能死,孩子才刚刚会走,没有娘,谁能保证,他的路会走得好吗?

王小露再无动静,大善人笑了。熬,六娃,我就不相信西瓜还创不出仁仁儿来。看她有一天人老珠黄了,没心气了,还能闹腾个啥?另一想:山区里没有养老院,六娃愿意这样做,也好,就让他做下去。

大善人老谋深算,读过《三国》,属于有计有谋的人,一个村里的人都拿捏在手里,从来不会错的。可他没拿捏准六娃。书记对六娃说。我保证女人将来还是你的女人,儿子将来还是你的儿子。

六娃年年还是汇钱来,大善人年年都把钱硬塞给王进。王进不收,可六娃那颗心不能不收下啊。六娃说他要养活二位老人一辈子,不是嘴上说说。山里人家谁家一年能得一千元的票子。这一家,没有六娃的支持怎么能行?不就成了村书记大善人的累赘吗?有了六娃,既解决了无儿户的养老,又解决掉了一个光棍汉,一石二鸟,多美。钱,岳父一分一分花在孩子的抚养上。书记向六娃汇报时笑得朗朗的。六娃,你好好挣,你那个鬼子儿聪明得很,刚刚上一年级什么都知道。天天喊着要爹爹,我看她王小露有本事给变个爹出来。我相信娃娃喊上个二三年,她不要你要谁?这里的事,我替你把眼儿,可汇钱的事,你要遵守诺言,年年汇。大善人一边向六娃要钱,一边把他的五个哥哥使唤着给王进干活去。

六娃说,男子汉说话如拨牙,我一定说话算话。五个哥哥也说弟弟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一年又一年,大善人老了,头发白了。王小露也一年年老了,她始终没跳不出书记的掌心。书记敲两面鼓把两头都糊弄住。对王小露说,你要嫁,除非我六娃死了,不死我杀你个家破人亡。对六娃说,你岳父母说有你六娃在,就有你的王小露在。就这样,哄着骗着,竟然一眨眼过了十几年。孩子像庄稼地的粮食慢慢地成熟了。上学,田六娃给学费,穿衣田六娃给寄。书记忙着也高兴,毕竟他解决了两家人的大事。一天,王进死了,他的老婆杨桂桂四年后也去世了。王小露的田地收入供不了孩子上学,养殖又不行。生活用度,两个老人的埋葬费,借了不少钱。欠下了许多人情。真是债台高筑。书记对六娃又说,三十年等它个闰腊月。我就不信,黄河会干了?祁连山能平了。田六娃,海可枯,石可烂,心不能变。我看机会就要来了。

田六娃说,海不会枯,石头也不会烂,你可不能让我等一辈子等个空区梁,图啥?

大善人说,等,谁说是个空区梁?有家有儿的,人活着就是为了儿女,你图个啥?你想一想,像你这样的人,一个母猪生上一窝仔,谁个的丫头让你们兄弟糟蹋?说到这田六娃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心上捅上刀子,什么话也不说了,羞愧地低下了头。真的,田六娃兄弟6个,5个打光棍了。他还能咋的?照这样说,等就等吧!再说王小露啥人,花儿一样的女人,哪里找?田六娃想到王小露就美得像怀里揣了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

早晨的县城冷清清的。但田六娃还是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王小露。王小露怕羞似地,看见了田六娃便一把推过来了儿子说:叫爹。儿子就向田六娃走来了。而王小露却倒背了身子。那一刻,田六娃心跳得像要出壳了,他竟然有能飞升到什么地方就飞升到什么地方去的想法。可恨,望望天,望望地,天上不去,地又是硬硬的水泥路。他也倒过了身子,不是自己愿意的,倒像是什么力量让他转了一下子。反正,他们的儿子来到他面前的时候,身子本来正正的就歪了,就反向了儿子。儿子是一个很英俊的后生,脸没有随他,而是随了王小露,白生生的。两条眉毛粗粗的,短短的,随了他。一张嘴也像极了王小露,小小的像含着一颗红豆儿一样,水晶晶的,那鼻子又是他的,棱在脸上,很挺拔。田六娃心里啊真像打开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百味俱全。在这18年里苦了孩子,苦了王小露。他一直恨王小露不能容他,现在却忽然间恨起自己没良心,苦了妻子和儿子。

田六娃有点羞愧,王小露原先不答应他,现在人家似乎答应了,田六娃却又觉得自己真不适合了。他的眼光无法从脚前抬起去看王小露。王小露却面带微笑,一眼一眼的看着黑不溜秋的田六娃。王小露的行动让田六娃心里彻头彻尾地否定了:原来爱并不是都是爱积累成的,恨在一定的时候也可转化成爱。王小露,原先恨得他要死,想一口吞掉他的王小露,现在却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这天翻地覆的变化,叫他怎么能受得了?美人王小露不是在向他笑吗?田六娃完全不是好人,是个强奸犯。此时,王小露仍旧笑着,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的羞答答的光儿罩着田六娃。

田六娃一闪,看到了王小露的白发了。这白发叫他忽地就想到了自己。昨天,他也看了镜子,镜子中的自己也有了白发。那一丝丝白发骄傲地直立着。现在站在他面前微笑的王小露,瘦弱得厉害,病歪歪的身子,一看就是为了孩子累的,禁不住田六娃竟流了泪。男人是一堵遮风挡雨的墙,没有了男人的女人多苦啊!

都老了。王小露似乎在对自己说,她苍白的脸上带足了微笑,并且迅速跑了上去,接过了田六娃手中的包。

都老了。田六娃似乎自言自语。对42岁的田六娃来说,还有什么可想的呢?我其余都不想了,就想把儿子的学供出来,让他成人。

田六娃眼里的王小露虽然有了白发,清瘦,一幅病态,但仍然眉目含情,美若天仙。王小露刚刚流了点泪,眼皮就浮肿了起来,眼里如麻的血丝就扯不清那是头儿。田六娃原想今天可能像18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叫人痛心,可却是这样的美好……田六娃抹了一把泪,笑了,我先去书记家看看。田六娃把大包给了儿子,把手提包给了妻子。若不是大善人,他田六娃哪有今天。所以,他应该第一个感谢大善人才对。

王小露望着自己的男人,走不动;田六娃盯着自己的爱人挪不动步。就这样,他们两个一直看着对方,过了好大一回儿。儿子在这之间,知趣地先走了。

你天天喊着要爹爹,他就是你爹爹。王小露远远地喊着对儿子说。儿子回头一笑,跑了。像一匹俊美的小儿马。

18年了,一个没爹的孩子不好过。孩子没有爹,难啊!大善人也来迎接田六娃。见王小露能来接田六娃,心底里都高兴得冒泡泡。没有他18年稀泥抹光墙式的周旋,能有今天吗?

听了这些话,猛地田六娃心中就升腾起了一种男子气,立即鼓胀了他的头脑。去,你们先去。我逛逛就回去!田六娃变得大方,像个男人。一甩手,毅然转身,给王小露留下一个笑脸,摆摆手,随着村书记大善人走了。

田六娃好似猛地钻出了一个黑洞,像挖煤挖金子的时候,几天了不见太阳,见了便有一种扑过来,拥抱的冲动。这个不可一世的女人确确实实的如大善人说的一样,变了。能教儿子叫他爹了。他心里如填满了蜜,可他得压着,不能表现出来,得有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身上的山似乎猛地飞了,整个身子像一团云要升上山尖,飘到天空去。天空还是山区的天空蓝啊。清丽高远,是鸟儿的乐园,是雄鹰的天堂啊!那云白得耀眼,田六娃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只山鹰在天空飞翔了。

你凭啥对我这么好?田六娃拉住书记的手问。

我想离婚。田六娃的声音像一团棉花,叫大善人听来没有一点思路。

日你娘的。刚刚我说你是个人,原来你驴都不如。大善人猛地站了起来。我看你离一下子,你个忘恩负义的驴,驴啃了地边的田都记得拉堆粪给地增增力,你就没有一点良心。你离,今天离,明天我让你见阎王,让你们田家真正的绝后。你信不信?田家小子。大善人勾着头,脸气得红紫,眼睛像个两只牛卵子要憋出来。日你娘的。

书记,我,我觉得不离不对得劲!

什么不对?什么对。快一辈子了。

不对,书记。你说我是人家丈夫,没尽过丈夫的义务,是人家老子,没尽过老子的义务,我没脸当人家的男人,更没有脸当那么好个小伙子的老子。你说对吧!田六娃耍了一次心计,或许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心计。

你懂个屁。18年,不是你寄钱,她能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儿子拉扯大,还能把你请回来,认你爹?书记完全忽略了自己为这对小夫妻的付出。

打光棍,哈哈哈,光棍好,一人吃饱全家饱。你们家的人都爱打光棍是不是?你个驴日的。你想的是什么?你认为我不知道?田六娃你要认清楚,你是孩子的父亲,你得尽父亲的责任你知道吗?这是法律。老书记不能让田六娃怀里揣了10万元钱跑了。王小露欠乡亲们的要还,银行的要还,都得靠他田六娃。再说,王小露的儿子考上了大学,王小露没钱,得有人支撑,不然,娃娃不是白考了。他得找个人负责。这个人就是他田六娃,你田六娃不负责谁负?

不,书记我什么也没有想。

想了!

没想。

想了,你想你有钱了。你嫌弃这个女人老了有病了,穷得叮当响了,拖累你了,你想你的10万你一个人吃独食了。

不,书记。我不,儿子是我的我知道。钱我都给他。他考上了大学,我,我还得供养。

你说得可是掏心窝子的话?书记稍稍定了定心。

真的。书记。田六娃这一关子卖的,叫自己心里越发踏实了好多,似乎当王小露的男人,当那个漂亮小伙的老子更名正言顺了。

书记抬起了头,望着黑黑的屋顶,一大会又低下了头,把田六娃相看了一番。知道田六娃不跳套了,便说:你想过没有,娃盼爹盼了多少年,快盼死了。现在盼回来了,儿子认爹了,爹倒想做陈世美了,你说悲吗?那娃娃多命苦,没有人爱没有人管。喊爹叫娘地要爹,爹却是个没有人性的豺狼。书记打趣着,笑着,给田六娃倒了一杯水。

田六娃因为刚才这一番嘴皮子耍得开心,早把给书记买的手机给忘了,这时才记起来。

书记笑了,你认为我就值一部手机?书记怒了。你田六娃太小瞧人了。

书记值,值一万头猪,十万只牛,值好多好多东西。

不,书记,你说你给我打电话,花了多少钱,早超过一个手机了。这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我不掏钱,都是村上的电话。小子,我说了,你不会把我当贪官看吧?

田六娃笑了。怎么会把恩人当贪官呢?不会,不会,是人怎么会呢?我又不是猪。

拿去吧,把这手机给你的爱人,她得到了你的礼物肯定会高兴死的。把玩了半天,走时书记硬让田六娃把手机拿走了,并一再叮嘱田六娃一定要把手机送给王小露,让王小露实实在在地高兴高兴。

其实,王小露病虽是病,可美人的胚子还在,没变,因为清瘦还更见风骨。田六娃已经早等不到黑了。

记着,娃娃是你的种。田六娃走时书记嘿嘿地笑着说,真个愣头青。

田六娃回到了王进家,在岳父岳母的遗像前跪下去,实实在在地磕了3个响头。哭得没有人能把他拉起来,惹得王小露的亲朋也泪落不止。大家见田六娃来了,王小露也服贴,个个高兴。

王小露劝田六娃说,别哭了。死了的哭不活,丢了的找不着。大家都说,死了的哭不活,丢了的找不着。珍惜今后的日子就得了。

其实田六娃早准备不哭了,停了哭便傻呆呆地望着王小露。王小露的脸上出现的线儿将那平展展的皮肤分割成了无数的小块儿。王小露也看着田六娃,让六娃子看个够。

不,不哭了。当着那么多人面,田六娃觉得自己太有点失态,许久才如梦初醒一般。田六娃心里因了这情景早蓄了一股子劲没处用。王小露劝六娃不哭,泪却在自己脸上奔流起来。望望王小露瘦如骨柴的肩一抖一抖的,田六娃心里一下酸透了。18年了,都说醉人的婆娘实心的汉,望望门扇板大的儿子站在一边,他真十分惭愧,为什么自己心眼儿实到连个眼眼儿也寻不着呢?想想大善人的话,想想自己年年寄了钱,他才感到略略有点安慰。

吃饭吧!王小露说,泪在她的鼻头两侧流得肆无忌惮。迫使她回过头抹了好久。

行!田六娃好像隔了一天才说出了这个字。从来田六娃没有让这个女人这么尊敬过,就这一次田六娃就觉得全身的每一个小缝缝都塞满了幸福,饱足得要胀破身体的那种幸福。这种幸福叫田六娃觉得,就是肝脑涂地也值了。田六娃毫无顾及地把一包钱全拿出来,塞给了王小露。

饭桌上田六娃不声不响的。大家看着那钱唏嘘不已。一边吃,一边抽泣的田六娃,泪也掉到碗里了。

爹爹,儿子握住老爹的手,给爹爹擦泪。可却怎么也擦不完。吃得好难过。

洗个脚吧!饭后王小露又端来了热水。他还哭,儿子说:总哭,又不是小孩子。王小露说,孩子家你懂个啥?你爹没生下你就出去挣钱了,18年了才回来,才挣了这么多。现在回来了,亲人久别重逢,遇上你,你肯定哭得还凶,肯定拉也拉不起来了。田六娃也点头。心里想王小露真温柔,真晓理。18年了,是丈夫没有尽丈夫的责任,是父亲没有尽父亲的责任。田六娃觉得越发难过得厉害了。脚放在热水里也没有去搓,王小露过去蹲下来替他搓洗,只惊得田六娃六神无主。

冷吗?热吗?王小露问。终是忍不住,王小露抬头掩了嘴跑出去了。哭着哭着竟哭得昏了过去。硬是叫田六娃和儿子小心地抬进来,掐人中,灌姜汤,过了一大会才倒上气来。这一下倒把田六娃吓出了一身汗。可王小露红着脸说,没什么,没什么,今天反常,今天反常。六娃也想,是反常,18年了。田六娃很想抱抱妻子,像电影上的恋人一样,相拥二人哭个够。但亲朋好友那么多,真的不便。

18年了,你无论如何要答谢人家。多好的父亲啊,孩子,这是缘啊,人都说吉人自天相,娃子,你考上了大学,你爹就把钱给你背来了,多好,福人啊!大家都叹。王小露也喘着气,幸福得脸上红云密布。儿子呢,跑前跑后地给大家倒水,给他的母亲喂药片,给父亲倒茶水。

一个男人18年了,默默地挣钱,默默地将钱一年年的汇到家里来。18年了,没有一点怨言。人们觉得田六娃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一个女人18年了,给他养活儿子,供得儿子都考上大学了,他才回来,便宜死他了。

都是好人,都是好人。都不易啊。亲戚们七嘴八舌地说着。都感动得泪花闪闪。

田六娃真把手机按书记说的送给了王小露,王小露默默地点着头,闭上了眼睛,让脸上挂着露珠。田六娃见王小露越来越脸上有了颜色,也不再担心。张罗着买肉招待大家。大家说,久别重逢,等你都心安稳了,我们再来庆贺。这一张罗反倒把亲戚朋友都赶跑了。家里只剩他们一家三口人。王小露也挣着起来送了客人,她的脸上总挂着露珠一样浅浅的晶晶的笑。田六娃喜的,一个劲儿地缠住儿子,比高矮,比胖瘦,比手劲,含着泪的眼里盛满了笑。

睡吧!夜深了,别闹了。王小露的话十分低软,像一只小小的刚刚吹了一口气的气球。可田六娃却不敢动。他把头又抬了一抬,比原来高了一点儿,脸歪了一点儿,一种聆听的姿势。小心捕捉那个美人发出的点点声息。一种久盼不到的幸福,真的有一天忽然来了,田六娃像踩在浪尖上。看看炕上,两床被子一条双人枕头早候在那了。他本想说一些埋汰自己,对不起妻子,叫爱人孩子辛苦了的话,准备在喉头,可就是说不出来。

娃子他爹睡吧!王小露又催了一次,那个“爹”字一遍遍地撞击着他,他抚摸那个字,像梦中一直抚摸的那个不存在的女人一样,爹字又沉又实在,又柔滑又带劲,又……在这种时候他像飘上了云头。王小露铺好了炕,一切准备好了。田六娃的头仍是抬着的,并且比以前抬得更高了点儿,耳朵也像是伸长了点儿。他不相信这是这个漂亮女人说的。他梦中都没敢想和她完全可以睡在一炕上,还要行夫妻之事。

王小露先脱衣,田六娃看见那红艳艳的龙凤被,以及那绣着鸳鸯蝴蝶的双人枕头。这些都是女人姑娘时,一针一线绣下的。王小露脱得一丝不挂,瘦瘦的肋骨白花花地闪眼。书记说了,女人都一样,第一次后,她永远是你的。何况已经分别了18年,棉花遇上火,不烧个痛快才怪。田六娃觉得大善人说得真对。田六娃想到这,忽地就拉灭了灯,跳了上去。

你凭啥对我这么好?他做事如鱼得水。他不停地吻着妻子,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这句话。他恨不能将这个美人塞进自己的身子,完全变成身体的一部分,时时带着。他胜利了,好畅快,好惬意。儿子,我们的儿子,我一定一定要把他供出来,上完大学,城里给他娶媳妇,王小露你信不信?我们给他买楼房,买小车。我们再生一个丫儿。好不好?在王小露的身上,他做了一个又一个惊人的计划,要做就做一个伟大的父亲。

一个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就是这样,心中有家,有爱人,还有奔头,是一堵遮风挡雨的墙。真正的男人就是大善人说的,想叫女人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做到了,他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王小露不像那一次垂死地挣扎,而是一动不动,享受着他的爱抚。他不仅有了个漂亮的女人,以后还有个知识丰富的大学生儿子,谁也比不上他。这一生光鲜啊。

那夜照旧有月亮,满盈盈的。映得天空像块发着亮光的蓝缎子,柔滑而美丽。月亮从窗格里进去,是他们幸福的见证者,见证了田六娃翻上倒下的男人情景,折腾了一夜也不觉累的田六娃,人活一口气,树活一身皮,这才叫男人。

家,这就是家,有女人可以温存,有儿子可以长光。能够得到无穷无尽的力量的地方就是家啊。田六娃啊,有了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他恨不能一步就奔到大善人家去,向这位恩人捧出自己的一颗心来。

我妻子恁是没有逃出你的手掌心,田六娃真想给书记磕个头,可书记说,新社会了谁兴磕头?

不,她没有逃出人的心。关键是你的岳父母心好,不然,她们早把你扔了。

不,书记,我家都是好人。

书记笑了,笑得畅快极了。

田六娃知道,爱妻姐妹六个,最数他爱人俊,有心才。田六娃出去快18年了,大善人在这18年中不是给送钱,就是给送信。田六娃不会写信,书记代替写,里面尽写些,让爱人注意身体的话,鼓励娃娃好好学习的话。书记没有向自己的老婆说过一个爱字,这些爱字都跑到田六娃爱人王小露那里去了。书记没有操自己孩子多少心,那些心全放在田六娃儿子身上了。

田六娃说,我爱人说了,你像关心自己的儿子一样关心我们的儿子。你老了,我们养活你,我们将比你儿子媳妇还孝顺你,信吗?田六娃笑着,笑得醉了一样,白花花头发的脑袋乱晃。大善人也笑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真是个愣头青。

田六娃啊田六娃,18年了没有这么开心过。他几乎有一种功成名就的骄傲。

书记,能不能把你的《三国》借给我,让我儿子教我也读读。田六娃面腆地笑着,脸上盛开着鲜花朵朵。他多么盼望书记能把《三国》借给他一读。

哈哈哈,书记笑了。真是个愣头青,你认为读了《三国》就能当男子汉,要做男子得像个真男子汉。男子汉是啥?男子汉是天不怕,地不怕,刀枪堆里滚打,顶天立地的人。

田六娃想学下书记的话,思谋了半天,也没能说全,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又笑了。

太阳高高了,田六娃说,我应该回去了。我去看我爱人起来了没有。田六娃说到这脸上波浪般地漾出一道幸福的浪来,那些城里的人把女人叫老婆、爱人、爱妻等,六娃也学会了,但在书记面前说,他就感到有点羞怯,更重要的是他想起了昨夜自己的放纵来。她如果没有起,我给她做饭吃。书记,这十几年,我没白跑哩,我学会了做菜。过几天,我做给你,做给我爱人和我儿子一块吃。吃个肚皮磨门槛。田六娃憨憨地笑了。这笑如美酒一般叫大善人沉醉。18年了,等的可不就是这圆圆满满的一天吗!

田六娃一会儿把王小露叫妻子,一会儿叫爱人,说得颠三倒四的,醉乎乎的。说得书记也心里暖和和的。看着田六娃抱着一本线装本的《三国》,屁颠颠的像阵风走得轻快。山路上田六娃的影子越来越小,书记轻喘了一口气,他终于完成了他人生最值得得意的一件大事,真是杰作哩。书记如释重负地笑了。这件大事足以让夹山村人世世代代铭记。田六娃终于有女人了,终于有家了,终于如愿了。田六娃一家人终于没有灭绝。还出了一个大学生,奇迹啊!山顶上的太阳已经老高老高,太阳仿佛不在天空,倒像是被书记抱在怀里一样,浑身都暖暖的,就连自己也变成了发光体了,喷射出万道光芒来。

一段山路,在田六娃飞快的脚下变没了,他发现自家的街门前围满了人。继尔他发现了,他的儿子抱着他的爱人哭喊: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儿子哭得声嘶力竭。爱人一嘴血,软得像面条,田六娃看到爱人吐血了。田六娃管不住自己软了腿脚,被几个人搀了过去。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

儿子拼命地哭喊着。

田六娃的脑里,满天空满地满山川都是儿子的喊声: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王小露在田六娃的哭喊声中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田六娃紧紧地抱着她,王小露的眼睛越来越暗,最后把儿子的手塞到了田六娃的手中,气息微弱地对田六娃说:亲爱的,亲亲我好吗?

田六娃眼泪涟涟,低下头深情地吻,吻了一次又一次。

李兴泉

甘肃省张掖市作协会员。临泽县作家协会秘书长。曾在《青年作家》《短篇小说》《北京文学》《北方作家》《飞天》《百花园》《微型小说选刊》《语文导刊》《天津文学》《鸭绿江》《黄河文学》等4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各类文学作品200多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