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溪《我的鲁院,文学的黄埔》

作者:兰溪 来源:原创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许多瑰丽的梦,我也有许多美丽的梦。其中一个最大的梦想,是到鲁迅文学院深造。2015年仲夏,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踏进了鲁院大门,梦想成真了。

铁凝主席的微笑

两个月的鲁院学习,收获了累累硕果,留下许多难忘美好的回忆,尤其是铁凝主席的微笑、柔和、谦卑,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像瑰丽的珍珠镶嵌在我记忆的长廊中,闪耀着魅人的光彩。

6月3日下午3点,我们二十七届高研班举行开学典礼。同学们提前各就各位,等待领导们到来,整个一楼大厅寂静无声。我望着大门的方向,心中充满期待,盼望着那一隆重、庄严的时刻到来。一会儿,随着脚步声与交谈声,教室的大门开了,铁凝主席第一个走进来。刚进大门,先是温文尔雅地一笑,然后轻盈地款款地走上主席台。虽然她已近60岁,但还是那么美丽、高雅,身材依然苗条,大眼睛黑艳艳,尤其是笑容,依然迷人……

开学典礼结束后,全体合影。

按照惯例,学员们陆续站好,等待领导们就座。铁凝主席走到前排中间,没有马上落座,突然转身,微笑着说:“我们坐着,你们站着,先向你们行个礼。”说着,弯下腰,向大家鞠了个躬。因为始料未及,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心中一阵波澜。一个部级领导干部,丝毫没有大架子、严肃、趾高气扬,却是如此谦卑、柔和,让我想起两句经典话语:“降卑的必要升高,自高的必要降卑”“尊荣以前,必有谦卑。”柔和谦卑,多么宝贵的美好品德。

拍完照,我走到前排,与铁凝主席打招呼,她微笑着与我攀谈起来,就像好姐妹一般,亲切自然随和。

6月13至14日,“第三届中韩日文学论坛”在北京国际大饭店隆重举行。铁凝主席与韩国、日本作协负责人分别发表演讲。铁凝主席以《幽灵之船》为题,发表了精彩的演讲。她的演讲,从荷兰的一部歌剧谈起,生动活泼、深入浅出、字字珠玑、激情澎湃又不失深刻内涵,体现了一个大作家深厚的文化底蕴、良好的学养及作为领导的高屋建瓴。

开幕式后,与会三国作家围绕《如何寻找文学创作灵感》进行主题演讲。来自中日韩三国的作家、评论家、媒体记者、使节、学者、教授等百余人参加活动。中国作家莫言、张炜等著名作家发表演讲。我们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七届高研班的学员荣幸参会。

会间,莫言只要一出场,即刻就被包围,拍照、签名。莫言成了“明星”,自然有了许多追星族。我没有往前挤,也不追星,有时还帮别人拍拍照。

会议间隙,我到大厅打水,恰好,铁凝主席也在大厅,机会难得,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您好!铁主席。”她微笑着对我说:“你是鲁二七文学编辑班的。”我们亲切交谈并合影。那天,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上衣、深蓝色的筒裙,更加衬托出她的美丽大方、温文尔雅;那微笑,那双黑艳艳的大眼睛,透出柔和、谦卑。

7月8日,在中国作协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文学展”开幕式上,再一次见到铁凝主席。她还是那么柔和地微笑着,走上台致辞时,先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用女性柔和清晰的标准普通话致辞。开幕式后,她与大家一起参观文献展,边走边谈,始终微笑着。那微笑是发自心灵的,给人带来美的享受。

一个没有超脱的人,很难有那种柔和的微笑。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一帆风顺,欢乐与痛苦交织循环,构成壮丽的人生。我想,铁凝主席的人生不会总是风和日丽、阳光普照,也会有风霜雨雪、电闪雷鸣。但她笑对人生,用笑声化解苦难,把苦难升华为美与爱,在苦难中微笑、飞翔,彰显了柔和谦卑的美德。

难忘铁凝主席的微笑与柔和谦卑,美德的芬芳历久弥香……

真实产生高贵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鲁迅文学院请来了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著名散文作家彭学明与我们对话。

他对当下的散文创作态势有自己的真知灼见。他强调散文创作贵在真实、真诚。他说,真诚产生美感,真实产生高贵。同时,任何作品都应有诗意、诗情、诗心。

是的,真诚与真实,不仅是创作的根本,也是做人的根本。真善美中,真是第一位的。只有真诚才能打动人;只有真实,方显高贵品质。

我曾读过彭主任的纪实散文《娘》,被作者饱满的真情实感,字字见真,句句见情而深深感动。这部书在他老家湖南签售时,据说是万人空巷,在全国销售突破百万册。这在人们热衷于网络文学、快餐文学、手机阅读的当下,销售如此数量,可以说,是创历史纪录了吧。这说明,好作品就会有市场,就会受读者欢迎。如,《悲惨世界》《复活》,经久不衰的魅力在于它们是有信仰的人创作的,作品内容是反映灵魂救赎、悲悯与爱这一主题。

正如彭主任所说:如果没有信仰,人类就像一群低级动物。人格也是破损的,是废墟。

信仰使人尊贵、荣耀。真实产生高贵,好作品永远闪耀着光芒!

漫步文学殿堂

6月的北京,天气开始热起来了。中午吃过饭,习惯散步的我,为了避开灼热的紫外线,选择在一楼大厅活动。

端午节放假,一些同学或回家,或走亲戚去了,剩下的人寥寥无几。我留在学校。

看书、写作疲劳时,我便来到大厅散步。常常是大厅里只有我一个人,一边听音乐,一边漫步。

中外古今文学大师的肖像与作品介绍,琳琅满目挂满了大厅长廊上。漫步在这文学的殿堂里,我一点儿不觉孤单寂寞。往昔,若是一个人在家过节,备感孤单。而今,在文学的“黄埔军校”,我在艺术的殿堂漫步,在精神的世界畅游,充实而愉悦,宁静而温馨。

一会儿,我与雨果巨匠对视;一会儿,我与丁玲相视而笑;一会儿,我向李清照投去深情的一瞥……我用心灵与大师们对话。这是灵魂的联盟,心灵的相通,穿越时空。这是文学的魅力,经久不衰,精神的传承,经典的芬芳,历久弥新,如同活水的江河,涌流不息……

恋上文学花园

在鲁院的时光,每天清晨或晚饭后,我都要到小花园里漫步,天天如此,风雨无阻。

小花园不大,一片树林,一片草地,一个小荷塘,是一个袖珍小花园。

漫步在小花园里,每天与名家相遇,茅盾、巴金、冰心、沈从文、丁玲、朱自清等人的身影随处可见。他们或站或坐,或三人促膝交谈。郭沫若双臂高举,生动逼真地刻画了诗人与作家的他,火热与激动的特质。

沿着林间小径漫步,有时一抬头,就与茅盾相遇;拐个弯,又与巴金撞个满怀。尽管有时,林中只有我一个人,但一点儿不觉得孤单。一个个伟大的作家,雕塑像真人一样,在丛林中出没,尤其在暮色苍茫中,雕像更是栩栩如生。

这里不仅有大师陪伴,还有小鸟、喜鹊与我一起歌唱,常常是此唱彼和。我伴着音乐做操,它们在地上,一边觅食,一边跳舞,与我做伴。还有梅花、玉兰等各种花树,馥馥吐露馨香,与我心灵契合。

在鲁院的两个月时光,正赶上盛夏的季节,桑树下雪一般掉下果实,满满落了一地。下课的时候,同学们常常去采摘,品尝一番。

夏季,也是梅子成熟的季节。满地飘落的梅子果,黄澄澄的,更让我喜爱。每次来小院散步,我都要拣几个带回宿舍。同学们都说,梅子太酸,不愿吃,但听说没打药,我总是隔三岔五吃几个。梅子果酷似杏,最初来到小花园,我还以为是杏子,后来看到树上的标签“丰厚梅花”,才知是梅花树结出的果子。

这个小花园,最多的树是梅花树,有十几种,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梅花树。美人梅、白蝴蝶梅、人面桃花梅、燕杏梅、早红霞梅、江南台阁梅、垂梅、玫瑰粉梅花等等,每一种都有一个浪漫文雅的名字。还有粉红白玉兰,这两种花树皆为我钟爱,似乎为我预备。我与鲁院有缘,我与文学有缘。

梅花是风骨的象征,与作家的个性品格极为相似。我想,当时,栽种了这么多梅花,是否寄寓了一种精神、一种厚望,希望作家们拥有梅花一样高贵的品格?

这里寂静,安谧,还有些许神秘,成为众多作家记忆中最深的庭院。不同时期的作家走进这里,步入这座小花园,尽情呼吸文学的气息,聆听大师的教诲,潜心创作。在这里,我对文学有了更深的理解。这里的一草一木,甚至天空飘过的花絮,都沉淀在记忆的深处,一经拨动,便会化作一段段令人动容的故事。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