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小青《母校》经典散文全集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母校

小时候,我住在同德里,从深深的同德里走出来,横穿过五卅路,斜对面,又有一条弄堂,叫草桥弄。草桥弄也是深深的,在深深的草桥弄的中段,有一座小学,叫草桥小学,这就是我的母校。

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我每天往返数趟,来往于家与学校之间,对一个孩子来说,这段路程,是那么漫长,漫长得甚至有些遥远、有些模糊。我每天需要穿越的那条五卅路的路面是那么宽阔,我在那宽阔的石子路上摔过一跤,摔破了脑袋,哇哇大哭起来。

以后的许多年中,我离开苏州,又回来,离开苏州,又回来,终于有一天,我又来到了这个地方,放眼一看,惊讶得不敢相信。曾经宽宽的五卅路,曾经深深的同德里和深深的草桥弄,现在是多么狭窄,多么近切,狭窄到几乎双手一伸就能撑住两边街墙,近切到几乎一步就能跨越而去。这才知道记忆中的那个漫漫的征程,中间只有几个门洞相隔而已。

所幸的是,除了距离上的“变化”,其他的一切基本依旧,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亲切,弄堂还是那个弄堂,梧桐树还是那一排梧桐树,从前朝南的母校大门,依旧朝南,儿时的乐园苏州大公园的北门依旧正对着我们的学校。

这应该是最值得庆幸的,我还能在从前的地方找到我的母校、找到我的童年里最珍贵的六年记忆。不像我曾经在苏州住过的其他一些地方,比如干将路103号等等,后来都不复存在,永远找不到它们的身影,也找不到自己的脚印。

所以我庆幸,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有机会,我都会经过五卅路或者公园路,往左或者往右折一下,穿过草桥弄,就从母校的门口走过去了。如果有人与我同行,我会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的母校。有时候,明明走不到五卅路,走不到草桥弄,我哪怕舍近而求远地绕一点路,也要到那里去走一走,听一听母校的声音,感受一下母校的温暖的气氛。

六年的时光,留在记忆中的内容已经不多了,但有一件事情却是至今还记得很清楚。那是小学二年级,第一批加入少先队的名单里没有我,我很伤心,班主任蔡老师特意到我家来安慰我,并让我代表第一批没有入队的同学上台发言。时光流去了四十多年,当年走上台去发言的情形却依然在眼前。只是不知道如今蔡老师又在何方,一切可都安好。

还记得我上的那个班叫“文”班,这是草桥小学的一个特殊的传统,每一个班级都有自己的班号,比如我哥哥的班,就叫作“强”班。同班的同学从一年级一直同到六年级的,如今大多已经记不得了,后来和我有联系的两个同学,一个叫曹小燕,一个叫李萍,但是李萍现在也不再来往了,只剩下一个曹小燕。其实我和她的来往也不算十分密切,但是每到节假日时,都会收到她的祝福短信,内心倍感温馨。短信多的时候,来不及一一回复,但是曹小燕的我却是必定会回复的,毕竟,我和她,已经有了近半个世纪的缘分了啊。

这个缘分,是母校草桥小学赠给我们的。

听说最近母校设立了名人馆,四月底的庆典活动,我因为另有工作,没能赶上,但是在那一天,我的心绪却回到了母校,草桥小学,这座一百多年来始终稳健淡定地坐立在草桥弄的小学校。是我,也是许许多多学子的人生的起点,虽然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懂得什么叫人生,但是我们的人生之路,却是从草桥小学开始的。

昨天晚上,我在灯下写这篇文章,回想母校,思路竟是那么顺畅,完全可以一气呵成写完它,但是行文至此,我忽然停下来,因为心里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愿望。

今天中午,为了这个愿望,我特意绕道经过草桥弄,从草桥小学的大门口经过,我朝里张望时,又忽然想到,今天正是母亲节,母校也和母亲一样,一辈子呵护着我们,也是我们一辈子的永远的惦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