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浩《雨从屋檐滑落》

作者:黄浩 来源:原创

一想起你

一想起你,秋雨便落了下来

想得深一些,秋雨更响了

秋雨中的情节,无非是

黄昏后,有个书生站在屋檐下

念及一场离别书,读几句断肠词

他每诵一句,痛便深一点

梧桐叶飘一枚,黄昏更深一层

后来,心痛沦陷在黄昏里

颜色越来越深

一幅画作中的局外人

一个老者在长时间地沉思

仿佛棋子一落,生死立判

人生如棋,此时体现得尤为深刻

落子无悔,另一位老者难掩窃笑

局外人苦思不得其解

黑白子里,有他们的一生

做局者和局外人一样费解

这局棋从早上开始黄昏也未能结束

从春天一下子就到了秋天

从少年一会儿工夫就白了头

旁边的梧桐树有些恍惚

晃了晃身子,飘下了几片叶子

叶子遮住了几片棋子

好像人生需要留白

井冈夜话

井冈山的翠竹

听讲解员讲了太多的故事

早已身如菩提,心如明镜

对人们的窃窃私语习以为常

世间的悲欢,已司空见惯

她只能默不作声

对于从凡尘来取经的人们来说

似乎真的不解风情

在八月的夜晚,围炉夜话

其时桂花飘香,湖水荡漾

一轮圆月高挂夜空

月光不时飘进水里

河水声响,不时又带走了月光

时光倒流,仿佛我们又到了民国

谈起袁文才和王佐时

这对同年同月同日生同日死的山大王

不免唏嘘不已;有人润了润喉咙

提醒别惊动了故人

这天上的事我们弄不懂

人间的热爱却伴随着伤感

看啊,今晚的月亮已拨开云雾

直上云霄,犹如清教徒的面容

革命山上的月亮竟然也有江湖味道

暮春傍晚

多年以前,暮春傍晚

我和一位红颜在山里行走

樹木葳蕤,麦粒饱满,香气扑鼻

有风缓慢穿越山谷

松树拉着长长的阴影

布谷鸟浅一声深一声地叫着我们

一切恰恰好,我们像武侠小说中的男女

轻柔地谈论,时而有着争执

她的眼睛闪着灼热的目光

后来,说到了天上流动的云彩

人生的无常。想起多少年以后的世界

我们长时间沉默不语

此时,落日熔金,彩霞满天,倦鸟归林

我忽然感觉到背后风大起来,转身看时

磨盘大的月亮已经爬到了山顶

马上就要滚落下来。我们吓得

手拉着手,落荒而逃

飞鸿惊梦

纷纷扬扬的杨絮,我称之为飞鸿

爱掀裙摆的春风,我笑它多情

此时的北京城成了婉约的北平

是谁让三里屯的街头成了天涯孤旅

又是谁让步履匆匆的羁客有了愁思

独独少一把宝剑,缺一匹快马哟

我在京城四月的十字路口惘然失措

一个失意人偶然抖落了民国的春光

傻子说话

A

布谷鸟跟玉兰花是一对情人

布谷鸟叫一声,玉兰花就掉一朵

俩人爱过了,有了心灵感应

B

村庄里的土地,种啥有啥

春天有麦子,秋天收玉米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土地

种上我们的亲人后怎么也长不出来

C

春天的夜晚,有人在床上咬月光

月光碎了一身,洒了一屋

D

山谷里一棵桃树在恋爱,跟一场春雨苟且

春风却是个破嘴

山里的桃花个个怀了春心,一夜绽放

分手

一场秋雨就是武侠小说中分手的情节

我一只手握住你刺来的剑

侧身看你扭曲的面容

风陵渡口厚厚的梧桐落叶,写着凄苦的情意

雨从屋檐滑落,是深秋了

你走得太快,我没有抓住你的衣袖

当年离别时有些话没来得及说

忘了告诉你分手即天涯,一生只爱一个人

秋夜里的雨是刺向大地胸口的剑

其实,我的伤口已渐渐结痂康复

不知君之心口疼痛之症

是不是当年分手后每一场秋雨所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