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爱情的植物》田秀娟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梦里,我是一株植物,随性而妖娆,行走在《诗经》那平平仄仄的诗句里,倾听爱情。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我是一枝爱情的桃,在乡野里盛放。我看见,那粉面桃腮的新娘,一身红装,低眉浅笑,顾盼生姿。她的双眸里,荡漾着幸福的涟漪。她与他曾于桃园偶遇。嫣然出篱笑的桃花,犹如她那美丽又羞涩的脸颊。爱情的种子,在他和她的心里萌芽,生长,日益繁茂。

桃花再次盛开的季节,她出嫁了。她的心,也如这桃花般绽放。或许他们有过“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山盟海誓,亦或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浪漫宣言。我却唯愿,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爱情的一枝桃,永远开在他们的心中,唯美浪漫。

“终朝采蓝,不盈一襜”。我是一株思念的蓝草,在无垠的旷野中,摇曳生姿。我在等待,等待那双纤细温柔的手,带给我掌心的温暖。那个着蓝衫蓝裙的女子,挎着竹篮,采着蓝草。她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抬头凝望,眉山目水间有情意展延。从前时光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人。思念的味道是甜蜜的,美好的。因为思念,才有了久别重逢的欢畅,才有了意外邂逅的惊喜,才让平淡的生活多了缠绵缱绻的韵味。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化成一滴一滴的蓝,让她把思念,一寸寸,融进为夫君织染的衣衫。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我是一丛诗意的蒹葭,饱满葱茏,生机盎然。现代人叫我芦苇,我更喜欢从前的名字。秋露浸润,天气薄凉,那个忧郁的青年,一次次来到岸边,看芦花繁茂,霜露点点。他思绪万千,心事重重,一次次在心中勾勒心上人的形象。那个女子,定是肤白貌美、体态轻盈吧。可是,可是,她到底在哪?在水之湄,水之坻,亦或是水之涘?或许,她,永远是他心中的彼岸花吧?

任时光变换,沧海桑田,永远不变的是,他内心的那份柔软。不管怎樣,所谓的曾经,都将成为幸福的模样。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我是一团初夏的蔓草,清新美好。晨露,微风,草香氤氲,沁人心脾。她布衣荆钗,素面朝天,却清扬婉兮,说不出的清纯,与青草、蓝天、绿树、碧水,浑然一体。

他心如鹿撞,她情窦初开。最美的年华,遇见最美的你。如张爱玲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风儿、鸟儿、花儿,让我们静静地倾听,静静地……

梦里,我是葛,是唐,是绿,是薇,是卷耳……

在《诗经》里行走,倾听爱情,见证思念,收藏那些质朴清新的感情,以及远古时代那一颗颗粘着尘土与草香的初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