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黎平《水工厂》

作者:詹黎平 来源:原创

1

从二十世纪开始的水工厂

延续到二十一世纪

其间没有战争,但有口诛笔伐

失去理想,但又重新描画了宏图愿景

饮水的人开始复苏

饮水的人在水边建造了一家

水工厂

以水做原料,以水制造水

以清澈、遼阔和幽深制造出巨大的市场需求

获得成功,但周边仍埋伏着无数陷阱

梦想开始在湖滨逐渐清晰

如我站在水之巅

2

工厂密封

工厂里的岁月密封

你在外面如何探究工厂内部的秘密

只有走近了才会听到一些隆隆声

试图冲破高墙和折射湖光的幕墙玻璃传到尘世

一家水工厂就是一个独立王国

雨淋不到,水泼不进——

但水可以从隐秘的管道流进水工厂

流动的过程你永远看不见

3

铁轨一直伸进厂区

工厂里面就是铁轨的尽头

或起点

高耸的人字形厂房下面

停泊着一列黑乎乎的货运火车

另有一半暴露在旷野

工人们

把一箱一箱的成品水

努力装进一节一节的钢铁车皮

一声高亢的鸣叫

百年老火车就哐当哐当在铁轨上滚动起来

远方像水一样顺着铁轨倒流进工厂

全球各地的商店纷纷摆上

工厂制造的水产品

距离在铁轨下奇迹般消失

4

深入工厂内部

挺进旋转的时光中心

价值昂贵的机器流水线

有的仍在运转

有的已开始休整

现在是淡季

淡季和旺季的景象是不一样的

高峰和低谷的光景是不一样的

这台机器和那台机器的流水作业是不一样的

一个工人和另一个作业工人

想法与技能是不一样的

甚至那些貌似毫无区别的螺丝和螺帽

年轮也是不一样的

工厂内部始终保持着一贯的庞大和精密

以保证必要的时段发出激情的尖叫

5

在产品陈列室

其中有一款水产品

名字就叫尖叫

尖叫的水

仍然是水

眼下,它被装在一个瓶子里

陈列在货架上

待价而沽的样子

无比安静

6

一瓶水从湖底来到工厂

既偶然又不简单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它?

凭什么留住了这一滴而不是那一滴?

似乎每一滴水

都那么充满戏剧元素

为了提炼出一瓶水的纯净度

须经过蒸馏、去氧、除菌等多道工序

等到一瓶水检验合格走出工厂

这一瓶水早已出道成仙

正如道家所言

山不是山

水不是水

7

再没有比水更简单的东西了

再没有比水更清澈的东西了

再没有比水更轻灵的东西了

老子说:上善若水

可是制造一瓶水的深奥复杂却让一双肉眼怎么也看不透彻

从一只装水的瓶子开始:

要经过注塑机、瓶坯机、瓶盖机、吹瓶机、提袋机

灌装机、码垛机、包装机、标签机和装箱机的层层过手

在繁杂的机器流水线上滚上一千米

才能完成从水到水的形式蜕变

你从中看见了什么?

8

在水工厂内部,还有无法绕过的管道

它们盘根错节弯弯绕绕迷宫一样

仿佛后工业时代的巨大盲肠

遗落在工厂的中枢

令人震撼

这使我在管道前的驻足显得那样自然水到渠成

这些庞杂错综的金属管道

作为工厂的神经元

让我第一次亲眼看见

大工业制造的恢宏气势

无所不往无所不利的水啊最终促成凤凰涅槃

9

水在工厂的流水线上流动

水在工人的手中流动

水在年代的斜坡上流动

水从低处向高处流动

水从传统向新经济流动

水从喉咙向身体内部流动

水始终在我的意识深处流动

那灌制成一小瓶一小瓶的工业水啊

那已经脱胎换骨再生的水啊

它占领市场,左右时代潮流

它随取随予,耗费一方水土

水工厂,我碧波万顷的铅灰色理想

在其中撷取一泓清水

就足够我饮用一生

而水始终万变不离其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