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吊脚楼》卢策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下放的地方是一个偏远的山村,平地稀少,村寨依山而建,于是,家家都建有吊脚楼。代代沿袭,这已成为山村建筑的一种独特风景。

吊脚楼,其实就是我们城市里的阳台,不过,它建得更加别致、考究、美观罢了。材质也不一样,大都用木材和竹料建成。讲究的人家会在吊脚楼上描栏画栋,雕龙画凤,一般的人家也会装饰打扮一番。因为,从某个方面来说,吊脚楼也是代表了一个家庭的“面子” 。

譬如,灵芝家的吊脚楼画了龙凤的形象,表示龙凤呈祥,吉祥如意;彩凤家的吊脚楼画了六畜的图案,表示祈求六畜兴旺;翠翠家的吊脚楼刻了竹子的图案,表现得优雅、恬淡;玲玲家的吊脚楼镂成花瓶的模型,表现得很是别致、独特;云朵家的吊脚楼描的是朵朵白云,显得清新、高洁。

吊脚楼一般离主卧室或女孩的闺房较近,更能够充分发挥它的功用和职能。

平日里,闺女媳妇们喜欢在吊脚楼上晾晒花衫花裤,长裙丝巾;阿婆大嫂喜欢在吊脚楼上晾晒干果食物,土特产品……

雨天里,闺女媳妇喜欢在吊脚楼上纳鞋绣花,缝补衣裳;阿婆大嫂喜欢在吊脚楼上挑拣食物,制作食品……

最令人感兴趣的是,聚集在吊脚楼上的姑娘们与楼下的后生们“对歌”,这是最令人兴奋和激动的事。

每当“七巧节”的时候,山里人都知道这是天上的牛郎与织女相会的时间,也是人间男女之间有情人相会的时候。于是,这天晚上,男的和女的约了自己的相好,去“钻林子”。没有相好的男女,便会聚集在某个人家的吊脚楼前“对歌”。这时候,通常女的几个闺蜜聚集在吊脚楼上,男的在吊脚楼下的茶树林子里,互相“对歌”,表达爱意。这种具有诗情画意的“对歌”,既是男女双方互相倾诉衷肠的表达方式,也是一种恋爱的形式,成了村寨里的一种乡俗。

那天,我亲历了在灵芝家的一场“对歌”活动。灵芝家的屋宇依山傍水,屋前是一条涓涓的小溪,她家的吊脚楼正对着后山的油茶林。

这天吃过晚饭后,彩凤、翠翠、玲玲、云朵、痂妹先后来到灵芝家中的吊脚楼上,她们几个都是闺蜜,聚在一起后,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她们与村寨中的几个小伙子早已约好了,晚上就在灵芝家的吊脚楼下“对歌”。

其实,“对歌”的对象也各自早已物色好了,双方都是早已心中有点“意思”的人,不会随便乱对。

不久,油茶林里响起了一阵嘻笑与推搡的声音,小伙子们应约来了。他们经过一番笑闹后,忽然响起了一阵嘹亮的歌声:

呃——

天上飞雁一行行,

林中归鸟一双双,

敢问楼上俏阿妹,

何时归家入洞房?

这是灵芝的心上人岩松唱的山歌,岩松是村里的会计,能写会算,与灵芝相好已有一年多了,虽然能经常碰面,但歇下来讲个人的私情,还从来没有过。今天,趁这个好机缘,他便用山歌形式试问灵芝。

山歌传到吊脚楼上,闺蜜们都知道这是岩松唱给灵芝的,嘻笑了一阵后,推搡着让灵芝快回答。

呃——

枫叶霜打色更红,

酒酿越陈味越浓,

年终岁末丰收时,

阿妹单等哥来迎!

这是灵芝回复岩松的山歌,灵芝是镇里中学的毕业生,在村小当代课教师,听了岩松的山歌,当即回了他一首,歌声一出,顿时楼上楼下都有哄动。

正在大家笑闹时,油茶林里又响起一阵歌声:

呃——

稻谷不收容易掉,

竹笋不采容易老,

妹子错过又一春,

哥哥心里也难熬。

这是石牛唱给彩凤的山歌。石牛是队里的保管兼记分员,他早与当妇女队副队长的彩凤相好,两人早有意思,已经拖了好几年了,就是彩凤的父母不很同意。觉得石牛父母早死,光棍一人,女儿彩凤嫁过去无依无靠会吃亏,一直犹豫不决。彩凤本人的意志很坚决,听了石牛的山歌后,当即回了一首:

呃——

水滴石穿靠恒心,

铁杆磨针靠决心,

哥哥只要有真心,

冰雪过后总是春!

“哟——嗬!哟——嗬!”小伙子们在吊脚楼下的油茶林里打起了“哟嗬”,表示赞叹,就在大家吆喝的时候,猛听得又响起了一个小伙子的声音:

呃——

黄连熬汁苦涟涟,

妹子家境赛黄连,

哥哥有心来恋妹,

哥妹同心铲苦根!

这是山狗唱给云朵的山歌。云朵是村中一个俊俏能干的姑娘,只是家境不好,父亲早死,母亲患病,家中还有一个残疾弟弟。她与山狗早已相恋,只是担心母亲和弟弟,一直放心不下,不敢大胆地向山狗说明。山狗其实早知云朵家的窘境,有心迎娶云朵,并将她的母亲和弟弟一起接过家来。于是,便鼓励她,唱了上面这首山歌。不想,山狗的山歌一停 ,立马,吊脚楼上便响起了云朵的歌声:

呃——

苍鹰折翅难飞高,

田中没水难栽苗,

白云纵然高空飞,

无依无靠枉自飘!

山狗听了,鼻子发酸,忙又打了一首山歌安慰云朵道:

呃——

一个篱笆三个桩,

一人有難众人帮,

阿妹只管放心恋,

天塌下来哥能扛!

“嗬——哟!嗬——哟!”人们为他们真情所感动,又大声地“嗬哟”了起来。

吊脚楼上的姑娘们生怕小伙子们口渴了,又忙拿来橘子,一个个掷向他们说:“喂,怕你们口渴了,送几个橘子给你们吃吧!”

月光下,只见姑娘们向吊脚楼下的小伙子们抛掷橘子,小伙子们东瞅西找,嘻嘻哈哈乱成一团。找到了的大大咧咧地剥着橘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连连说:“好吃!好吃!”

稍停,吊脚楼上又响起了一个清脆嘹亮的歌声,这是玲玲的歌喉,她是唱给楼下小伙子憨仔的。玲玲与憨仔相好已有一年多时间了,玲玲大胆活泼、热热辣辣,可这个憨仔却木讷、憨厚,木鼓一样,不主动表态,让玲玲干着急:

呃——

春去春来又一年,

不要今天推明年,

哥哥若是真恋妹,

早抬花轿到门前!

歌声响过,半天没有回音。

“憨仔,回一个!回一个!”小伙子们催促道。

“我……我不会唱……”憨仔腼腆地说。

“打个吆喝,回句话也行!”有人嚷道。

“喂,明——年——娶你!——哟……嗬!”憨仔红着脸,朝吊脚楼上用粗犷、沙哑的喉音大声说道。说完,打了个长长的“哟嗬”。

“哈哈哈……”吊脚楼上的姑娘们笑了。

“哈哈哈……”吊脚楼下的小伙子们乐了。

就在大家嘻嘻哈哈的时候,吊脚楼下的小伙子里又响了一个人的声音,大家一看,这是长锁的声音。长锁是生产队的副队长,他与翠翠相好日密,已到谈婚论嫁的时候。翠翠是村里的卫生员,性格温婉、和善。村里人都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大家竖起耳朵听他唱道:

呃——

向日葵花向阳开,

高山流水奔东海,

万事齐全哥问妹,

几时派来花轿抬?

翠翠听了,在吊脚楼上接唱道:

呃——

鲜花绽放迎蜜蜂,

阿妹梳妆等情人,

只要阿哥真有情,

花轿随时抬新人。

“哟——嗬!哟——嗬!”人们听了又大声吆喝起来,欢乐的声音响彻了山野。

就在大家欢乐声刚止,忽然,吊脚楼上传来一阵嘤嘤的哭声。顿时大家感到惊愕。顷刻静了下来,仔细一听,原来是痂妹的声音。她哭得很悲切,很伤心,几乎是在哽咽。原来痂妹是个残疾女,个头矮小,行走不便,很是自悲。虽然村中小伙蛮牯不嫌弃她、愿意娶她,但她仍缺乏信心,因此,有时不免触景生情,悲悯自怜,痛哭流泪。楼上的灵芝、彩凤、玲玲、云朵、翠翠忙安慰她。劝她把满腹心思唱出来。让蛮牯知道,也得到大家的同情与支持。劝了半天,痂妹终于哽着喉唱开了:

呃——

要想上山遇山崩,

要想下河遇山洪,

阿妹是个苦命人,

冤枉生个残废身!

她的声音打颤,显得很悲切。可以听出来,内心相当痛苦、无奈。就在她的声音刚停,小伙子这边响起了一个粗重的声音。大家熟悉,这是蛮牯的声音。只听他深情地唱道:

鱼儿无腿会游泳,

蛤蟆不走会跳动,

打个山歌劝声妹,

天塌下来哥会顶!

听得出来,歌声里充满勇敢、坚定、自信,很明显是对痂妹的鼓勵和安慰。大家听了,都齐声高喊:“好啊!好啊!”,这既是对他们爱情坚贞的赞美,也是对他们的一种声援。

就这样,歌来歌去,互相对答,传递感情,直到深夜。

如今,村寨里的人们都建起了一栋栋的小康楼,当年的吊脚楼已不复存在了。但“对歌”的形式依然存在,不过,“阵地”已转到新建的脐橙果园里了,果园里的“对歌”将又是另一番特有的风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