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欧宜准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风,平地而起,借着雾幔的轮廓,逡巡而放纵;我仰起脸,被纤长而茫无边际的苇群包围;光色稀疏,折射在苇叶的芒上轻轻地呻吟,尖锐而锋利的芒,割断我的视线。

那一刻,我几近失明,几近失聪;我扬起牧鞭,轻轻唤我的牛;雾色苍茫,苇叶群无边无际,我的呼唤低沉而伤感。

苇叶分开,我触到牛的躯体,它低低唤着,用冰凉的鼻尖触我无力的手掌;我低下头看它失神的眼睛,心里的难过盘旋不止。

我坐上它的背,摊开手掌轻轻地抚摸;牛在苇叶深重而苍茫的掩埋里抬起头,雾色浓重,光色熹微;我的牛依地而行,我的鞭梢及雾而止;湿润而混沌的路际,指示未及言明的前程。

如果牧人失牛,就只有文字;而这片原始的迷梦里,我又何必再有身世;苇叶的芒突然倒戈,划破我的脚踝;血从伤口渗出,沿着脚尖,滑落在牛的身上;它回头看我,仿佛是看见早已逝去的记忆。

晕眩,如同晨雾挪开时无法抑制的幻觉,我从我的血进入我的前生;风止波平,雾气下降;我站在回忆的端口,任往事一遍一遍刷过全身;那年,暖色的余晖铺遍穹苍,清箫声缓缓而起,附着在风里,寂寞着四漾;越过晕眩的落日,我为我心爱的人吹最后一首歌;落日沉沦,天地苍茫。

一曲终了,我对着漫天飞絮难以自禁,風过无痕,我却泫然泪下;时年的伤如此之深;我攀到忘川的顶峰,对着忘泉失声;失去所有,我还需要什么身世;我趟过忘泉,记忆如潮水消退;我的鞭梢及地,牛儿踽踽而行,苍茫一片,何去何从。

这一刻,回忆的冲击叩响幻觉,我对着西面的天穹,潸然泪下;风过无痕,我是倚牛而生的牧者;牧人失牛是文字,而在这片原始的迷梦里,我又何必再有身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