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叔河《狗咬人》随笔

作者:钟叔河 来源:原创

狗咬人

常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但讲狗咬人讲得好的,也可以有些意思。《战国策·魏策四》所述白圭对新城君讲的话,便属于这样的,其大意是:

新城君在魏国位高权重,怕遭忌刻,对于别人在魏王面前议论自己非常敏感。因为白圭常见魏王,身边人提醒他,得防着白圭一点。

白圭知道以后,便对新城君说:

“夜里在外面走的人,不一定非奸即盗;他能够保证自己没做坏事,却不能保证人家的狗不对着他叫。同样的,我能够保证自己不在大王面前说你,却不能保证别的人不在您面前说我啊!”

现在养狗看家的比较少了。五十多年前,不要说在乡下,就是在城里到陌生人家去,或走其旁经过,总得提防被狗咬。抗战时期疏散到山村中的学生,对此尤其印象深刻。其实真正被咬的也不多,不过那露出白牙咆哮着猛冲上来的恶形恶气,胆小如我者确实有些害怕。

据说狗对你咆哮时,最好的办法是朝它作揖。荷马史诗写英雄俄底修斯回家,牧场的狗狂吠奔来,他立即蹲下身子,放下行杖,狗便走开了。亚里士多德说得好,对于卑屈的人怒气自息,狗也不咬屈身的人,这可以作为作揖之说的注解。但也有人说,狗停止进攻是怕人弯腰捡石头,未知孰是。

如今的狗都成了宠物,见生人就狂吠的很少了。咬自家人的倒是见到过一两回,此盖是狗的变性,谁遇上了只能自认倒霉。

(二零零二年二月)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