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跃军《诗歌中的拉萨(组诗)》

作者:陈跃军 来源:原创

大昭寺,清晨从这里开始

凌晨三点,空气是冰冷的

路上的行人很少,但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一点也不害怕,我摇着转经轮

走向大昭寺,开始我的一天

不知道佛醒了没有,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睡

面对着这块发亮的石板,我似乎

还能感受到残余的体温,向着东方

我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头,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像一颗表针一样,围着大昭寺

旋转在八廓街里

一圈接着一圈,人越来越多

老朋友们都来了,还有他们忠实的狗

我们边走边聊,像一艘艘小船

在人流中,在诵经声中

在桑烟中,在风中——

甘丹,高处的净土

我仰望云端的甘丹

山路崎岖,犹如通向幸福的路

虽然艰辛,但希望就在前方

汽车马达和我一样气喘吁吁

一头大象背着民族的信仰奔跑

繁华散去,这里恢复了安静

狗懒洋洋地爬在地上,云环绕着金顶不愿离去

几个僧人在阳光下窃窃私语

没有人知道我的到来

我点燃了一盏酥油灯,火苗伸了伸懒腰

然后虔诚地向佛行了个标准礼

转经筒吱吱扭扭地叫着,经幡在风中狂舞

站在最高处,雪山、河流、村庄、行人

以及刚修成的高速公路尽收眼底,我看不见

痛苦和悲伤,其实佛也高高地站着

淡然地看着我们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

哲蚌,雪白的米堆

遥望哲蚌,大山像一把椅子

而你是它怀里的米堆

空空的展佛台在孤独地守望

等待着下一个雪顿节的来临

它心底里喜欢万人敬仰的场面

那个白色的海螺,隐藏了

宇宙和地球的秘密,它和佛一起

只接受朝拜,而始终沉默不语

黑暗像大海里的波浪一样

轻抚着这个已经忘记了故乡的孩子

其实来不来哲蚌都一样,因为

它在我的心里,只要想起

我就会挂起无数的风马

一遍遍默念六字真言,讓幸福

和希望堆满拉萨

色拉,辩经声声

传说,那一天下起了冰雹

一座寺庙在拉萨的北方崛起

历史滚滚向前,那闪闪的金顶

却和我一样,沉迷在

五百年前那片野蔷薇怒放着的土地上

一次坦诚的交流,一次激烈的碰撞

一次棋逢对手的对决,一次满怀喜悦相逢

巧妙地提问,智慧地回答

穷追不舍,对答如流

理越辩越明,即使败了也不会迷失方向

我一直在等待这样的巅峰时刻

从少年到老年,格桑花开了又谢了

他却一直没有出现,没有对手

这里就是一个空空的舞台,我永远

只能是听众和观众

当雄,我在草原上奔跑

你的辽阔,只适合奔跑

火车在奔跑 汽车在奔跑

骏马在奔跑 牛羊在奔跑

雪花在奔跑 春风在奔跑

我和卓玛在奔跑

我们奔跑在你春天漫长焦急的等待里

我们奔跑在你夏天一望无际的绿色里

我们奔跑在你秋天金碧辉煌的收获里

我们奔跑在你冬天冰清玉洁的苍茫里

我们奔跑在你沉默不语波澜不惊的轮回中

我们奔向了神秘圣洁的布达拉

我们奔向了浩淼壮阔的纳木错

我们奔向了雄伟峻奇的念青唐古拉

我们奔向了温暖浪漫的帐篷

我们奔向了美好幸福的梦乡

布达拉之路

布达拉是灯塔,不灭的灯塔

希望的灯塔,黑暗中

这是一条充满梦想的大道

曲曲折折,谁也挡不住我前行的脚步

因为光明就在不远的地方

布达拉是寄托,温暖的寄托

最后的寄托,迷茫中

这是一条充满芳香的小路

安安静静,虽然昼夜兼程也无法到达

但我一直在朝圣的路上

布达拉很近,也很远

近得我可以触摸到他的呼吸

远得他听不见我撕心裂肺的呼唤

布达拉是一樽安静的佛,我是修炼的童子

用一生的仰望走完这最后的路

陈跃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9年生于山西芮城。曾在《诗刊》《飞天》《诗歌月刊》等报刊发表作品,著有诗集《飞翔的梦》《用心触摸天堂》《触摸玛吉阿米的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