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静《父亲的字条》

作者:王培静 来源:原创

这次出门,妈妈好好给他打扮了一番,给他穿上了一身笔挺的浅蓝色西服,打了一条红色领带,皮鞋亮得晃人眼睛。

记忆中,爸爸身上穿的衣服只有黑白两色,裤子从来没有看到过裤线。就连我结婚时,好不容易穿了件西服,里边穿的还是件短袖衬衫。

每到春节,妈妈张罗着过年,说到添置衣服时,爸爸总是第一个表态,我的衣服够穿,我什么衣服也不要。妈妈不理他的话茬,去逛商场时便主动给他买回新衣服来,他还总是抱怨,不是说我不要吗?你们买你们的就行了。

不讲究穿就算了,吃上他更不讲究。妈妈做什么饭,就吃什么饭,就是米饭做夹生了,人家一样能吃下去。

他上班背的那包,是我多年前就不用了的,接口处都破了。他脚上的运动鞋,是他徒弟不穿了的。

妈妈有时取笑我爸,你爸这辈子,没本事挣大钱回来,人家也不乱花钱。

有一年过节出去吃饭,那时候我媳妇还没进门。吃完饭结了账出门后等我爸,等了好一会他才出来,手里提着打包的饭盒。我和妈妈都说,我们不是都吃干净了吗?你打的什么?爸爸说,鱼汤,还有鱼刺,我看鱼刺上还有些肉。弄得我和妈妈哭笑不得。

还有一次,有几天姥姥病了,妈妈去了姥姥家。我出差了也不在家。

我们回来后,妈妈问爸爸,你这几天都吃的什么饭?

包子。

天天?

天天。

每顿?

每顿。

你真够可以的,给你的钱花光了吧,向别人借没借钱?

没花钱,更没借钱。

谁天天请你吃包子?

爸爸得意地说,嘿嘿,是这样,我那天去包子铺吃包子,刚进门,看到几个人站起来结账走了,他们吃饭的桌子上剩了多半盘包子,我看服务员要过来收拾,就坐那儿了。服务员回去了,我开始吃包子。不但有包子,还有一碗没动口的小米粥。吃饱走时,我给服务员要了个袋,从别的桌子上三三两两地打了一大袋子包子回来。回来一连吃了两整天。吃完后我又去了一次……

我和妈听后,感觉既好气又好笑。

有天晚上,媳婦加班回来得晚。

进家后,她问,爸呢?

我说,出去遛弯了。

她进卧室后,小声对我说,今天由于风大,我从西边小区里穿过来的,我看到一个人,在垃圾桶跟前捡废品,特像咱爸。

我说,不可能。

第二天晚上,爸爸出去溜达,我跟在后边。他在小区转了一会,就去了西边的小区。果然发现他在垃圾站捡废品。等他捡了好大一会,我思想斗争了好一阵子,才走了上去。开始他只顾埋头捡东西,当我从他手里夺过破纸板时,他才抬头发现是我。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出来溜达,闲得没事,看人家都捡那么多,手也痒痒了。不过,一天捡的能卖个三块五块的,够我一天抽烟的钱了。

我本想发火,叫人家知道了,这多丢人。

看着昏黄的路灯下,又黑又瘦、几乎已是满头白发的爸爸,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我又不忍心说他了。他才五十多岁的人呀,已经苍老成了这样。

我眼睛里含着泪说,爸爸,是不是妈妈每个月给你的烟钱不够花,今后别这么辛苦了,我每个月偷偷给你两百块钱行不行?

爸爸求我说,我出来遛弯儿捡废品的事,千万别告诉你妈,她是个要脸面的人。要她知道了,还不把她气坏了。

那你答应我,今后不出来捡废品了,我就不告诉妈妈。

从那之后,我兑现承诺,每月都悄悄塞给爸爸两百块钱。

直到他昏倒在下班的路上,被120送进医院,全家才知道他得了肺癌,已是晚期。他两年前自己就知道了病情,可他瞒着全家人,自己扛着。

妈妈在爸爸的小柜子里找到了一包东西,打开一看,是一包钱,有百元大票,也有一块的硬币。一家人数了好几遍,一共是一万零伍十一块钱。

里边还有一张爸爸写得歪歪扭扭的字条:老伴,你没有养老金,这是我的小金库,是我所有的私房钱,我攒了二十年才攒下这点钱,我要走在你的前面,这点钱留着给你养老用吧……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