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薇《疼(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扎彩店

陵园门口的扎彩店里

摆满了冰箱、空调、轿车

楼房、四合院、花园、童男童女

手机、电脑、航母、飞机

说白了,应有尽有

对过世的人

想祈福,想表达一种心愿

在一间小小的扎彩店里

都能得到满足

比活着的人,想要什么

容易多了

陵园里的路上

小雪节气的风

将枝头的叶子掀翻、打落

满地的憔悴堆积

一场夜雨让天地荒凉

地上的水洼是镜子

我看见想见的人

顶着风,踏着雨

我的内心火热

我想一直往前走,往前走

赶到时间的前面

守墓的那个人

嗅着风雨,慢慢来回踱步

似乎風雨中,有某种想要的味道

他深色的雨衣上,落满从前的风尘

陵园

来过几次陵园

看见不少车辆,停在路边

来来往往的人群穿梭着

进门就是一座桥

那是奈何桥吧

车停在外面,带上各样贡品,各种扎彩

带上悲伤的心情

步履沉重地走进去

为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送行

在通往另一个世界的路上

也许像这个世界一样,都是拥挤的

天使

墓碑的旁边

有一个长着翅膀的天使

他洁白,生动

天天守护、陪伴着母亲

母亲正对着春风梳妆

母亲正在灶间忙碌,那里飘起饭香

母亲穿着隔离衣,接受患者问诊

她身后有长长的队伍

……

冬天了,陵园的地上依然绿草如茵

像母亲给我的温暖

我把一个开满花、长满叶的花环

搭在天使的肩上,搭在墓碑的肩上

从此相信,天堂高高在上

那里的天空白云飘扬

母亲的床单、被子、手机

我买的听歌播放器

从云南带来没吃完的人参

安静地各就各位

我满屋里转悠

每一件物品都默不作声

都不理会我的到来

都新长出锐利的尖角

让我扎心的疼痛

阳光从窗口进来

还想像从前一样缠绵

却没有找到,母亲的肩膀

传承

窗外还是乌黑的天幕

一切都在沉睡

黑,就是遮盖万物的寝被

天地无痕链接

合起来是一个完整的寂静

我家厨房飘荡雪白的蒸汽

灯光闪耀温馨

将暗夜打开一个缺口

我起身给孩子准备早餐

怕刚出锅的饭菜太烫

将米粥轻轻摇荡,直到刚好入口的温度

这一幕在记忆里是如此清晰

多年前的清晨

也是这样,窗外的天空还在沉睡

早起的母亲披着灯光

她系着围裙站在桌边

为我轻轻扬着米粥

人类元初的母爱

使我们有着固执的传承

我与母亲裹满花香

九月重阳有人组团出游

去寻找更远的天空

摘取瑰丽的秋天

我不出远门

陪着母亲锁定一院子秋色

重阳节是母亲的生日

我双节同庆,连指尖都戴满花环

五角枫给母亲织就一顶金黄的桂冠

葡萄架上挂满玲珑

其实是喜悦着我们的喜悦

白天的星星悬浮天空

金菊是重阳的面颊,和我们一样

荣耀且饱满

我与母亲裹满花香

被整个秋天踮起来脚尖,亲吻

那一年,午后

耀眼的柿子在枝头微笑

灿烂的丝瓜花,想伸手挽住我们

那一年的一个午后,您蹬着助力车

我跟在身后

围绕鑫安公寓的外墙散步

有个土坡我就推一把

秋风乖巧,像顽皮的孩子

叶子金红的爬山虎是恬静的背景

柔软的夕阳给我们拍照

我推着您

我们慢慢走,时光跟在身后

那一刻

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明亮的人

阳光将母亲和白玉兰同时照亮

天气转暖

玉兰的水晶杯盛大,装满香气

我用轮椅推母亲下楼

看灿烂的迎春、海棠、连翘

蝴蝶翩跹,蜜蜂飞翔的路径隐约

冬青茂密,修剪成球形的小叶杨淡黄清新

经过一株垂柳,两株皂角,一丛丁香

我们置身花丛,身边缭绕草木之香

树上的花瓣飘入小塘的流水

太阳转过前边楼角

晒得我们的衣服有微微暖意

此时阳光正好将母亲的慈祥微笑

和攀着她肩头的一朵白玉兰同时照亮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