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海之诗》

作者:蓝蓝 来源:原创

大海麦田

我在两座岛之间长大

每到晨昏之时

它们就把自己划向对方

我的爱,大海上一垄垄麦田

是你播种的吧

那脱了硬壳的籽粒,深知磨盘

沉静的欢喜

波浪

起风了

大海开始拉它起伏的

蓝色手风琴

海之书

没有人读出眼泪

云低垂,没有人读出哀号

正如那被称之为生活的词,涌出潮水的诗行

星星的标点,浪花的题注

他是一座大陆的沉静

波浪永不休止地爱着岸,一次次

绝望地扑向沙滩——

呵,我尝过你的苦涩

涛声一边赞美,一边洗干净

你眼眶里的靛蓝

哥特兰岛的黄昏

“啊!一切都完美无缺!”

我在草地坐下,辛酸如脚下的潮水

涌进眼眶

远处是年迈的波浪,近处是年轻的波浪

海鸥站在礁石上就像

脚下是教堂的尖顶

当它们在暮色里消失,星星便出现在

我们的头顶

什么都不缺

微风,草地,夕阳和大海

什么都不缺

和平与富足,宁静和教堂的晚钟

“完美”即是拒绝。当我震惊于

没有父母、孩子和亲人

没有往常我家楼下杂乱的街道

在身边——这样不洁的幸福

扩大了我视野的阴影……

仿佛是无意的羞辱——

对于你,波罗的海圆满而坚硬的落日

我是个外人,一个来自中国

内心阴郁的陌生人

哥特兰的黄昏把一切都变成噩梦

是的,没有比这更寒冷的风景

给一座海岛

传说和歌

一个寻找的地址

你石头的绿脸在水波中浮现

——为了使人看到海

仿佛琴声拧紧了你

仿佛修辞中美得不夠

一个不真实的地方

就要被海风吹走——

倘若没有在馥郁灌木深处

出入的野猫

没有破败的老屋潮湿墙上的青苔

但在这首诗中,一个外乡人

将隔着遗忘被你

第一次看见

坐在海边的女子

坐在海边的少女,甜蜜的双唇

山野闪开一条小路,赤裸的少年来了

坐在海边的女子,发烫的双唇

金色的胸膛。金色的大腿

刮起了一阵晨风

坐在岩石上悲伤的女人,熄灭的双唇

念诵佛号的僧人来了

摘扁桃的老妇挎着篮子来了

带走了他们

精卫填海

我知道这没用。大海无边无际

也没有底

但生命用于无用之用

原是世界的道理

况且编故事的人是个道德家

赠予我不谙人事的少女身份

但凡有点儿常识的人都会明白

一个人死了,而我活着

否则不能解释这填海的荒谬

所以我必须脱下人的形体

就像一个死人脱下她的活

现在你们都知道了,我是一只鸟

然后会是一块石头

在荒谬和自由中继续活下去

美的

庄稼是美的,树是美的

一只啄虫子的鸟是美的

贫瘠的村落在贫瘠中也是美的

新春联贴在旧门框上,是美的

结冰的水洼是美的

美就是那些事物最单纯的存在

赋予人的希望——我已为此

支付痛苦和双眼的凝视

——人活着,这出于它们的慷慨

风在旷野上呼号,风抽打着

松树的枝条,万物坚定的表达

如一场暴风雪——是美的

听写

他说

来吧

让我们听写这世界

就在这里

深深垂下头

你看到荒寂无边的野草

它们是牵牛、灰灰菜、泽漆

是车前草、苍耳

是马齿苋、飞蓬和白茅

是蓬勃杂乱又俨然有序的生命

这其中的任何一棵都能拯救你

尤其是无怨老去的那一棵

尤其是被虫子咬得千疮百孔的那一棵

夙愿

愿我是那个八岁的女孩儿

愿我用刚从地下冒出的清水的眼睛看你

愿清晨的雾气在柿子树上凝成露珠

密密的绿麻地里有草虫嘤嘤飞过

愿担柴人放下柴捆,擦了汗继续往村子里走

愿你能看到我褪下花裤衩后小雨的哗哗声

愿杨树苗圃继续做它寂静的梦

愿我这首小诗无邪地躺在泥土的芬芳中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