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民俗》贾文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我曾经在朝鲜族地区工作过八年。期间学会了部分常用的朝鲜族语言。然而,我深谙的还是他们的民俗,每每想来,始终念念不忘。其实,他们与我们汉族人在衣食住行等方面有着许多迥然不同的地方。

先说说朝鲜族人的为人吧,他们大都温柔善良、正直坦荡,而且勤劳能干、热情好客。妻子对待丈夫皆特别好。据我所知,朝鲜族信奉男尊女卑。在通常情况下,朝鲜族人大都由丈夫来当家,家里有了大事小情的都由丈夫说了算。日常生活中,操持家务洗衣做饭都是妻子的事。当丈夫的主要抓大事,干外边的活计。

朝鲜族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能歌善舞。通常,每当节假日以及朋友相聚、老人过寿时,男女老少都会随着委婉动听的舞曲翩翩起舞唱跳起来。有时,即使没有什么音响,他们也会自娱自乐地敲打自家的各种器皿,在很有节奏的声响里跳舞。每个人都跳得那样潇洒飘逸,欢快流畅,豪迈激昂,如痴如醉,直至跳得大汗淋漓。可谓,每次相聚都是那样缠绵开心,甚至通宵达旦,也不愿散去。

他们还有一个特长,不管男女都能饮酒。他们边饮酒边说笑,待喝到情不自禁时,就得意忘形地肩膀一端,屁股一扭,脑袋一耷拉,眼睛一眯,蹦唱起来。于是,就反复饮酒,反复蹦唱。他们不管屋子多大,在炕上或地上,伴着忽明忽暗柔和的灯光,掩映着斑驳的色彩,伴着“啌——嚓嚓!”“啌——嚓嚓”的鼓乐声,欢快地跳舞。那笑声、喊声、“呼哈”“呼哈”拍打着的掌声、敲碟敲碗声,汇成了一曲曲驱逐疲劳、酿造快乐的交响乐。

通过日常接触,我还深谙朝鲜族人的衣着特色。他们在穿衣上很考究。因为他们一般情况下都不愿攒钱,有了钱就花、就用来购置新衣。因此,他们衣服的面料、花色品种等等都不断地更新。特别是到了节日时,妇女儿童们,穿得更是花枝招展、缤纷灿烂。在节日如此,在劳动中也是如此。记得,我在下乡时,走在蜿蜒阡陌的乡间小路上,每每举目远眺,在那畦畦的稻田里,男男女女们在劳动中穿的都是五颜六色的,煞是美丽旖旎。在那璀璨明亮的阳光照耀下,在那逶迤连绵的畦田映衬中,他们恍若是翻飞的蝴蝶,在上下飞舞着、跳跃着,在比着美丽妩媚……

更令我记忆犹新的是,他们的饮食特点。他们嗜辣,从小就开始吃辣椒,不管吃什么菜,一般都要放辣椒。另外,他们爱吃米饭,他们用平底带盖的铁锅焖出的油汪汪的米饭特别好吃。每当掀开锅盖时,米饭的香味弥漫满屋,直沁心脾,着实令人垂涎欲滴。另外,他们做的各种辣菜和辣椒酱,是我们汉族人颇爱吃的食物。单说他们做的辣椒酱吧,吃的时候,拌上点白糖,那真是黏糊糊、红扑扑、亮晶晶的,宛如果酱;吃到嘴里,辣酥酥、甜丝丝的,可谓百吃不厌。

曾记得,我到朝鲜族朋友家做客时,往炕上一坐腿一盘,俄顷,主妇就会立马端上六七种小辣菜,接着再炒几个小菜。等你喝完了酒,要吃饭时,又给你端来了一碗香味喷鼻的大酱汤。同时,主妇还给你斟满了用糯米做的、朝鲜特有的、香醇的米酒。最后再给端上来一碗嘎渣儿水(焖饭时锅底被烤焦部分兑的水,能治胃疼)。就这样,这顿饭就算招待完了。

另外,朝鲜族人还有个爱好,他们都爱吃狗肉和打糕。每当家人过生日或乔迁、平时请客、招待挚友,都要用狗肉和打糕等来款待。他们把狗肉烀得又烂又香,每当吃的时候,就着用狗油和辣椒面等调料制作成的狗肉酱,你“吧嗒”“吧嗒”地嚼吧,真可谓越嚼越香。同时,你还要喝着油汪汪、香喷喷的狗肉汤(狗肉汤可解酒了)。当喝罢酒,须臾,又端上来一盘又白又黏又香的打糕(用黄豆面和白糖蘸着吃)。这时,你就“吧唧”“吧唧”地嚼吧,着实回味无穷。就这样,他们连吃带喝、连说带唠,唧唧嘎嘎、说说笑笑,气氛异常热闹。

让我萦绕脑际的还有,朝鲜族人的住宅也委实有特色。他们以前住的都是茅草房,室内还没有火墙子。然而,在冬天,屋子里却也非常暖和。平时他们取暖全靠砌满屋子的大火炕,同时,灶台上做饭菜用的铁锅,也能为屋里增添温暖。另外,不管住砖房还是草房,室内外都特别洁净。他们大都以白为洁,他们的房屋、仓房、厕所、猪圈、栅栏通常都要用白灰刷得洁白。

朝鲜族人还有好多民俗让我欣喜,比如他们村村通道路多年来保持着平坦干净,他们待人很有礼貌,他们办丧事特别简单……

朝鲜族人,可爱可亲的朝鲜族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