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瑞芳《家书抵万金》

作者:吴瑞芳 来源:原创

郑皓轩正在种一棵竹子,忽听有人敲门。

他问:“谁呀?”

“我,老同学李邦富。”郑皓轩听了,连忙去开门。

一张富态而讨好的胖脸堆满笑:“郑局长,久违了。”

郑皓轩一笑:“什么局长呀,咱同学间可不兴这么称呼。”

“局长就是局长嘛,你可给咱同学们争大脸呢。”

“哎,我可不如你个大老板活得自在。”两人说笑着进了屋。

李邦富打量着干净整洁但略显狭窄的房子说:“皓轩,你这都是局长了,还住这六七十平方米的房子,也太小了吧?”

“不小了,前面还有一个小院呢,没事打理一下花草,再听听鸟叫,挺好的。”郑皓轩一笑。

“嫂子和咱閨女小兰呢?”

“这不周末,回娘家了。”

“哦。小兰今年该高考了吧?”

“是啊,今年高考。这几天正在选报学校呢。你儿子也高考了吧?”

“他比小兰小两岁,整天就知道捣蛋,不学习,我挣的那点钱全都给他填窟窿了。”

郑皓轩刚要接话,李邦富却话锋一转,“对了,老同学,听说你们局办公楼要扩建是吧?”

“是啊,你消息挺灵通啊。”

“那是,那是。皓轩啊,把你们局扩建的工程给我吧,我保证给你完成得妥妥的。

“老同学,扩建的事儿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不过,你要是通过竞标争取到该项目,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嗨,你就甭跟我谦虚了,竞标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

“我真没那个权力,你有资质的话,下周来竞标吧。”

看着郑皓轩认真的样子,李邦富又换了话题,什么市场上刚上市了一款豪车,什么小区的房子又涨价不少,杂七杂八的聊个不停。

临中午,李邦富提出去吃饭。郑皓轩说:“小兰娘俩还在岳母家等着我呢,我们改天再聚吧。”

“也好,那竞标的时候,你可记得多照顾我啊!”

“没问题。”郑皓轩拍了拍老同学的肩头。

送走老同学,郑皓轩收拾茶具时,竟发现李邦富用过的茶杯下压着一张小纸片,纸片下是一张卡。他拿起来,看了看,纸片上写着10万元和一组数字。看来,数字应该是这张卡的密码。郑皓轩在心里笑了一下,真没想到老同学会跟他来这一套。

大学毕业后,郑皓轩从一个普通的科员一直干到今天的局长,是一步一个脚印过来的。他所在的单位是个有权势的大局,期间给他送礼送红包的不在少数,他都原封不动地给人家退了回去。为这,他没少挨妻子的数落。人家当官不仅自己风光,亲戚朋友也都跟着沾光,可郑皓轩却一根筋,自己两袖清风不说,就连丈母娘去医院看个病也得挂号排队,从不给当医生的同学打招呼。

最近,岳母高额的透析费用已让他捉襟见肘,再过几个月,女儿如果考上大学,又有一大笔开销等着他,这10万元对他来说还真是及时雨。

郑皓轩拿着这张卡,竟有点恍惚。凭他手中的权力,凭他和老同学的关系,这10万元完全可以收得滴水不漏。岳母苍白的面容、妻子的埋怨、女儿的大学生活,都一股脑儿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弄得他心里乱糟糟的。混混沌沌中,他想,就收这一次吧,老同学又不是外人,就当是互相帮忙吧!

他拿着卡一边想一边走到写字桌前,拉开抽屉时,却突然看到了母亲多年前写给他的那封信。他打了一个激灵,郑重地捧起信来打开。

皓轩:

来信收到。

知道你竞争上岗,成了一名科级干部,我为你高兴。

今天,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当年你爸爸当乡中学校长时,收了承建学生宿舍的包工头的1000元钱,后被人告发,你爸爸受了处分被辞退。他后悔莫及,但已无法挽回,整天闷闷不乐,几年后竟抑郁而死。那年,你才七岁。他死前紧紧拉着我的手,嘱咐我,一定要把你抚养成人,让你做一个正直、对社会有用的人,千万不要学他,丢尽了几辈人的脸。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妈妈相信你会走好每一步,你爸爸的在天之灵也会时刻看着你的。

最后希望你注意身体,照顾好小兰母女。我一切都好。

妈妈

2006年6月6日

十年了,母亲也与父亲团聚去了,但她信中的一字一句还是针扎般刺痛了郑皓轩的心,他禁不住哽咽起来。

郑皓轩轻轻把信放回原处,掏出手机拨起来。他说:“老同学,你有东西落在这儿了,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