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器赋》高翔散文赏析

作者:高翔 来源:原创

【尊】

四羊方尊,站在商朝的威严里,仰望天意。吉祥的愿望,在尊的腹部四角,庄重地昂起,凝眸天下四季,祝愿安宁。

尊,站在心理的某一高度,仰起一张阔阔的口,把呐喊的最高境界,无声地痉挛在天下视觉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醉酒般的美好,如何不是苍生们的梦境?

祭祀从愿望深处萌芽,愿望从美酒深处浮出。尊就与美酒婚姻了一生。包容和被包容,在悠长的岁月里,相依相存。

尊,在君王的手中,常常被举起,一枚寓意,就被举到了一个国家的神殿高度,威严地图腾至尊。

【觥】

青铜爬上商代的船,一不留神就成就了一批酒器。龙纹觥,就卧在商代大船里,头颅昂着威严和激进。

坚挺龙角,鼓凸眸子,森森龙牙,狰狞里,退却着某些张狂的欲望。用于罚酒的觥,守护的是规则,守护的是善意。觥挞的传说,在人心里拔节。只是隔世的目光,模糊了觥的一怀酒般深蕴的醇香。

欲望里的脏,在觥的清冷里,如同黄叶遇秋风,片片凋零。

【爵】

酒杯的祖先,从陶器里爬出,如鸟的形体,飞跃新石器的光阴。

夏代的火炉里,历练出爵的青铜品格。三足而立,定义乾坤般的稳健,缕缕威严,在铜的光泽里流淌。结盟、出师、凯旋、庆功,国计大事,所有的细节,都被爵的光泽照亮。

爵,那鸟喙样的“流”,摆着一世鸣叫的姿势,它的天籁,飞翔在高寒处,飞翔在孤独里。大地上的草芥们,又怎能享受得了那悠远的天音?

【角】

爵,处在高寒处,目光却在大地上逡巡,一不小心,私生出平民化的角。三脚还在遗传,“流”却退化,成就一对爵尾,振翅的姿势,叛逆着先辈独尊高寒地带的局促。蓝天阔地的梦想,是它们一生飞翔的思想。

角的三脚,这粗壮的根须,扎根在大地上,将一肚酒,发芽在民间,发芽在大众的胃囊,让醇香的感觉袅袅升腾。

银银月光下,庄严祭祀场,角,倾倒出一滴滴的敬畏,倾倒出一粒粒的愿望。这一批批的种子,在角的护送下,在角的媒引下,一路萌芽。

商后的角,不再孤独,慈祥地將一张平凡的脸,在大众的心里静静盖章。

【觚】

天觚,冲天拉长着喉管,权贵们的呼喊,在无声地张扬。

一爵一觚,一斟一饮,这天衣无缝的默契,在商的礼仪中,伙同醇香,勾引权位的魂。

张扬的侈口,将一觚酒的涟漪心思,一览无遗。而觚的所有重心,却凝固在腹部的实心处,凝固在觚的隐秘内部,谁的目光又能够透析得清楚?

觚,在权的掌心,庄严地生活着别人的岁月星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