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星《向往美好的事物》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诗歌里的故乡

我常常在诗歌里看见故乡

长满意象的田野 与时光一起奔跑的

小溪 被鸟鸣压弯了腰的杨柳

以及炊烟托起的云朵和

满山花开的生活

在诗歌的意象里 母亲是我

最敬重的词汇 她的呼唤

总是像一首无法分行的长调 喊醒了

我沉睡的黑夜 冬天的阳光

和走失的青春与灵感

父亲过逝得早 离开时已顺道把

全家人的疼痛都打包带走了

包括故乡忧伤的血 所以坟头上

的每一棵青草 都是我

从稿笺上移栽过去的怀念

姐姐早已远嫁 喜庆的电话和短信

省略了我所有的祝福和牵挂

那些儿时伙伴 或许不再记得

倚水而立的月光和浑身

水声的歌唱 其实早已悄悄

潜入我肥美的诗行

我从灯红酒绿的都市

一着笔 就停泊在故乡温暖的村口

诗歌的涟漪里 故乡的倒影

象一缕缕葱茏的目光

深深地洞穿了我甜蜜的乡愁……

孤独的鸟

一只鸟站在芦苇上

它孤独的背影总是纠结于

扭曲的黄昏和被星星

走失的远方

月光象一张疗伤的网

风的指尖划破疼痛的河水

一个女人柔和的歌声

把芦花唱得很白

行走在秋天的花朵

在秋天 我看见丰满的阳光

深入花朵的体内 那些挂满枝头的歌声

和洁白的羽毛 紧贴在爱情的水面

与淡妆的蝴蝶一起 在风中行走

视线很宽 花开的手指

翻晒出八月茂盛的钟声和所有的生活

象一面铜镜 照亮一生的梦想

浮躁的心事和忧伤被酒撂欢

安静的呼吸听得见泥土摆渡的号子

却始终无法丈量出 一片月光的

醇香和厚度 在岁月的转弯处

一树槐花和手搭凉棚的女人

把自己站成春天的雨水和江南最美的嫁娘

她熟透的目光和隆起的腹部

比黄昏更灿烂更温柔

守在门外的男人

守在门外的男人一脸愁苦

他瘦弱的身体象风象雨开满了雪花

在他的屋内 怀胎十月的女人

与他一样 倍受爱情的煎熬

那个女人很疼的叫声

让他想起自己许多难产的故事

在东南的某个小镇 疯狂的

车床 咬断了他三根手指也破碎了家乡

与他青梅竹马长达十年的梦想

投海未遂 他认识了这个

同样被移情别恋的女人 后来

成了他的妻子 带着同一个忧伤

他们回到早已面目全非的家

用川普和吴侬软语

一起营造泥土的生活

守在门外的男人象一堵墙

他坚硬的血比太阳和月光更灿烂

他要用一生的情怀 挡住所有的冬天

为自己钟爱的女人取暖……

种子致

在春天 花的羽毛随阳光流动

低低的眠歌在风的手指徐徐绽放

我躺在花的翅膀之上

粗野的性格成为花的叶脉

山影在水中扭动着美丽和疯狂

而我的鞭子则猛烈地抽打着

一个个多情的黄昏

我是耕耘者

我好锋利的铧口在花的芬芳上播种

并垦荒出一段又一段

关于情爱的诗句以及

且喜且悲的命运

然而这一切我却全然不知

只有当我在雨中行走时

才偶尔想起太阳是多么的残忍

或者下辈子我是不是该变女人

在一片花海的黑夜中

我灵敏的嗅觉

总看到甜蜜的罪孽

从脚趾间泥泞而出

甚至呻吟的候鸟和忧伤的女人海呵

在春天 我从失物招领处

取回了我的良知与一个男人的灵魂

然后重新生活……

许星

媒体记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北京文学》《四川文学》《星星》《Prosopisia》《Eastlit》等国内外130余家报刊发表并多次获奖,著有诗集《虚掩的村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