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谢亨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倘要下起定义,散步是在熙熙攘攘生活的边缘处或空白处自我放逐一回。直白地说,散步好似自己给自己放风。

自以为,此解甚妙。

喜欢散步的人常常在被烦嚣搅得失去宁静时,自自然然地,心会把脚步牵到一条僻静的小径上,踽踽而行。寂寞如影,寂寞如随,正应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旷世孤独。所以散步无须有人相伴,不知不觉,烦乱的心绪自会一缕缕地化解开。于是,步子变得轻快起来,仿佛是在与清风白云的默然对话中作了一次暂时、诗意的逃避……

平静的日子里,散步又是另一番情致。走出屋子,在阳光底下一步一步踩着自己的影子,蓦然间顿悟:日子原来这般清澈!生命像小孩的脸,滋润,丰盈。惬意得让人不用去想。家庭、妻子、工作……这些拥挤的字眼远远地退去了,生命还原出许多空白的间隙,像音乐中的休止符,此时无声胜有声。

“飘潇我是孤飞雁,不共红尘结怨”,带着这样的心境,散步如同恣意的散文诗,脚步便是精妙的句子。悠然地走在小径上,最好是两旁有树、树上有数点红苞的那种小径。若是大路,最好是无人,让你从繁华中一进入这种境界,就有世界空旷、天地澄明之感。若在冬天,可将衣领子竖起来,让脸去红,让鼻子去红。走着走着,脚暖和了,瑟缩的心渐渐舒张开了,万物仿佛皆因你而生动起来,斑斓起来。冬日漫步,虽然风是萧瑟的,但孤寂的步履追寻的就是这种疏朗的枝条,青苍的天空。

散步的去处,有时也不妨选择一条小街小巷,一切只要随缘。漫步青石板上看人来人往,随时可感受到生命的原始张力。小孩儿骑着童车,飞快地跑,煞是神气!年轻的父亲在后面又骄傲又担心地喊:“慢点儿,毛毛,慢点儿……”买菜的家庭主妇提着菜篮子,在街口遇见了多日不见的老相识,惊喜地相互扯住了袖子,站在街中间,匆忙而愉快地笑着,说着。要是赶巧,还会不期然地碰上一对白发翁妪,满脸皱纹,安恬地笑着,好似晚秋的霜叶。他们相携相扶,如同年轻情人,走在小街的夕陽里。于是,祝福的目光直送他们蹒跚的身影,且行且远地消失在路的尽头……

经常散步的朋友爱把自己走过的小径、小巷、小街叫做“我的小路”。只因走在这路上,沉思也好,默想也好,自由得如同一朵飘荡的云儿。和自己作些交谈,和路旁的野花野草作些交谈,和房屋顶上的烟囱作些交谈,和那些不解语的小孩作些交谈,都有种心灵收获的快感。

散步是闲情,也是逸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