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江南《慈悲人间》

作者:惠江南 来源:原创

二○一五年冬天,济南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落了几日,还未曾停歇。我站在窗前,远远望去,满目山河皆是素白的模样。

约了友人一同去寻访千年古刹灵岩寺,日子是两周前便定好的,而这场雪,却在意料之外,不过倒也暗合了我与友人的心境。我想,本就是掩映在山林间,古朴灵秀,端然大气的灵岩寺,因了这场雪更添了诗情与画意,因而我与友人便冒着纷纷大雪去了灵岩寺。

灵岩寺始建于东晋,位于泰山北麓,是中國四大古刹之一,但是并不怎么出名,我去过很多古刹,但是来济南之前,从未听说过灵岩寺。或许是因为它在交通不便经济也并不发达的长清,更何况它还在深山里。寒山寺虽然文化底蕴厚重,但到底处在闹市,每日里来往的游客过多,烟火太盛,灵隐寺、栖霞寺也都过于热闹,到底不是清宁寂静的佛家模样。游客越多,香火越盛,反让我觉得韵味越淡,生出一种疏离之感,这也让我对灵岩寺肃然起敬。不是不可以改善交通,也不是不可以大力发展旅游,凭着中国四大古刹之一的名号,灵岩寺可以像李清照或是辛弃疾一样成为济南的一张文化名片,但是它没有。灵岩寺守在这片深林里,不争,不抢,不怨,不悔,像个静心禅修、不问世事的僧人,我喜欢这样的古寺,喜欢这样深山里藏着的古寺。

山清水秀,岩幽壁峭;柏檀叠秀,泉甘茶香;古迹荟萃,佛音袅绕,这就是千年古刹灵岩寺。我以为在这样隔尘离世的山水圣境里,一定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客,至少不会像先前见过的那些疲于奔命的人一般,清晨起来就开始为生计奔波。

我与友人很早就抵达了灵岩寺,因为雪大,寺内游人并不多,屈指可数,有些冷清,甚至是冷寂。也因为冷,寺内的人大多都在室内,零下十几度,又是大雪纷飞,走出屋外确实需要勇气。

买好了票我与友人就进了灵岩寺,走到入口的时候,看到一位老人在扫雪。我惊讶了,以为是寺里的僧人,走近了才看清是一位老爷爷,看得出来已经很年迈了,他弯着腰扫雪,更显得佝偻,虽然穿着厚厚的棉大衣,可是依然掩盖不了那骨瘦如柴的身体。

没有想象中的仙风道骨,拂尘白须。只有一个平凡的老爷爷,却也似乎并不平凡。

我问:“老爷爷,您怎么在这里扫雪啊?”

他笑了笑,满脸尽是沧桑,说:“扫了雪你们好走一些,免得摔跤。”说完又继续扫着,手中的活儿并没有停止。

我又问:“怎么这么大的雪,您还在这里扫啊?就您一个人扫吗?”

这次他抬起了头,停住了手中的活儿,但是我也看得出来,他站不直,背依旧是弯的。他说:“没下雪的时候我在这里扫垃圾,下雪了就在这里扫雪啊,闲着也是闲着,何况这是我一直都做着的事情。”

我这才稍稍明白,心想也许这就是他的工作,或者称之为生计。

“扫扫好啊,”他又说,“扫了雪你们走的时候方便,不容易摔跤,他们进进出出也方便了许多。”说着他指了指售票厅所在的那所房子里的人,然后笑着又说:“也方便我这老头子嘛,人老了,可禁不起摔啊。”

看着漫天的大雪我又问了一句:“老爷爷,您看,雪这么大,即使您扫了,可地上还是会有一层雪的,雪总归是扫不完的。”

这次老爷爷听了我的话反而叹了一口气说:“雪是一直都在下啊,可是如果我不扫,雪就会一直堆积着,还不知道会堆积多久呢,可是我扫扫就不一样了啊,扫扫雪就少了,雪一直下,我不也一直都在扫吗?”

望着老爷爷继续扫雪的背影我竟然无言以对。是啊,就因为雪一直都在下就不扫了吗?何况这还是他一直要做的事情。我有理由相信,无论刮风下雨,他都一定在这里清扫垃圾。

寺里,每个佛殿都供奉着很多菩萨,佛法慈悲,那些低着眉头,看着苦难人间的菩萨,眼中该是含着无尽的慈悲,可是我看着他们眼中的慈悲,却未抵达心底。我并不质疑菩萨的慈悲,可是那含在眼中的慈悲,是属于这座大殿的慈悲,是属于这座千年古刹的慈悲,那么,人间的慈悲是什么模样呢?也是这样,在眼中,在缥缈的佛境中,在氤氲着墨香的经书里吗?

去灵岩寺,是一定要爬后山的,尽管后山很陡,那日更是落满了厚厚的一层雪,一定很滑,但是因为后山有甘露泉,一线天,可公床,巢鹤亭,以及一座一千六百多年的弥勒大佛。当年金兵入侵,寺里御书阁中宋徽宗等各位皇帝的真迹都被洗劫一空,可是山上的这些风景几乎都保存完好,大概山真的很陡,很险,很高,金兵的铁蹄也难以踏上,所以才幸免于难。这后山,我和友人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哪怕多大风,多大雪。

在后山走了两个小时,爬过的阶梯早就数不清了,抵达一线天的时候接近下午一点半,我和友人早已筋疲力尽。早晨六点半的时候吃的早饭,而后便匆匆上车赶赴灵岩寺了,到现在,一口水也不曾喝过。灵岩寺倒也真的是深山里的寺庙,甚至不像是旅游区,也许是因为雪大,游客少,总之我们一路走来根本连商店都没有遇见一个,没有地方买水喝,也没有地方买吃的。济南是一座著名的旅游城市,我虽来到这里不久,但也去过几个地方,如今的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哪一个地方不是商铺林立?大明湖中,整个河堤旁都是各种摊铺以及游乐场,湖中驾着小船捞垃圾的清洁工人忙得不亦乐乎,趵突泉内李清照纪念馆的旁边可以有一个烧烤摊,可是灵岩寺真的太“清贫”了,什么卖的都没有。我和友人提前不知,连一杯水也没有带。打电话问了同学才知道,去灵岩寺是要自己带吃食的,即便是晴空日好的时候,灵岩寺内最多也只有几个卖泡面,煮鸡蛋,煮鸭蛋以及煎饼卷大葱的老人。

因为有胃病,我平时就不能饿,一饿就会胃痛、眩晕。无奈之中,我与友人打算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下去,看看山下能不能找到吃的东西。其实,此时我们的要求真的不高,哪怕一碗泡面,一个馒头也行。

就在我们打算离去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挑着吃食的老大娘。我和友人喜出望外,深感遇到了救星,她看见我们要买她的吃食也很开心,沟壑纵横的脸上露出了支离破碎的笑容。她把篮子放下,我和朋友开始挑拣吃食,除了三个泡面,几个不知是鸡蛋还是鸭蛋的东西之外,她篮子里的东西我都不认识。她笑了笑跟我们说,这个是柿干,这个是红薯干,这个是山楂干,这个是野菊花,这个是鸡蛋和鸭蛋,自己家里的鸡鸭下的……她津津有味地介绍,我却只拿了一个泡面。

她拿出另一个篮子里的开水瓶给我们泡面,我看到那个开水瓶也很破旧,甚至怀疑那是不是当年三毛拾捡回来的垃圾,开水瓶外面很脏,我不愿意去想里面会怎样,心一横,仿佛下定了决心,都这样了还瞎讲究些什么,任她把开水倒进泡面里。我看她见我们只买了泡面有些失望,于是我又买了两个鸡蛋,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笑嘻嘻地将鸡蛋递给我。我正在吃泡面,腾不开手,她沒有问我愿不愿意就给我剥鸡蛋壳,想到她的手应该挺脏,我下意识地去阻止,可是看到她的笑脸时我却说不出任何阻止的话,最终还是没有阻止。她给我剥的鸡蛋并不白,但是我吃了,她是早已习惯并不觉得脏,但那一刻,面对她的真诚,我无声地将鸡蛋吃完了。在这样的境地里她像是救了我的命一样,我又怎么能用自己的迂腐去拒绝她的热情与善意呢?

吃完了面和鸡蛋该付钱了,我拿出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问她一共多少钱,她说九块钱,泡面七块,鸡蛋两块。我霎时惊住了,她看着我的表情连忙说你要是觉得贵了那就八块吧。

我更是愣住了,这样的情境里她不是应该漫天要价吗?我深刻地明白在这样的境地里有吃食的不容易,我对她的感激也似乎是救命般的感激,所以并没有问价钱就吃了,早已做好了被宰一顿的准备,却并没有被宰。我也记得,景区的东西是一般超市里的好几倍,曾经在嵩山顶上,一瓶矿泉水十五元,去泰山看日出,穿了羽绒服还是冷,去租一件很多人穿过的大棉衣要两百元,坐私人包车,司机专门让在脏乱差的服务区里吃饭,一碗泡面二十元——可是此刻,她在风雪里为饥肠辘辘的我带来的温暖的泡面和鸡蛋只要九块钱,泡面七块钱,而超市里买也至少要五块,她那一块钱一个的鸡蛋,比学校里的更便宜!我愣了好半天才说不贵不贵,付了她十元钱,她没有一元的零钞找给我,我挥挥手说不用了,她却塞给我一个鸡蛋,然后挑起竹篮走了。

这是我生平吃得最狼狈的一顿饭,就在窄小的山路上,蹲在风雪里吃。我看到她那微微裂开的扁担横在她的肩上,她挑起的东西应该很重,扁担磨着她的肩膀应该很疼,尽管她早已经习惯了。我的心,也微微有些疼。

这是缘分,下山的时候我又遇到了她。

她在几级台阶处扫开了一片雪,将篮子里的东西摆出来,应该是打算就在这里卖东西。

我跟她打了一声招呼,她认出我来,依旧笑着。

攀谈了一会儿,才知道她家住在一线天的那边,要翻越几座山头,去一线天的时候我去看过,那边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底,很难想象那里还住着人家。

她说她几乎每天都会挑着这些东西来这里卖,可以给她钱,也可以用东西换。我问她这样的雪天,几乎没有什么游客,为何她还是要来,这么冷,一路走来又这么孤寂。

她说,什么样的天气她都会来,刮风下雨都不怕,也早已习惯,反正总是会遇到买她的东西的人,哪怕挣一毛钱也行啊,今天不就是遇到了你们嘛?她说话总是带着笑容,这让我这个冰山脸也禁不住微微笑了。

她说话的语气里丝毫没有对苦难生活的抱怨,她真的很满足,每天卖掉一些自己竹篮里的东西就很知足了,这让我这个丰衣足食,吃穿不愁却还时常自怨自艾,埋怨生活煎熬的人自觉羞愧。

与她告别,我和友人继续往山下走去,由于去山上各个景点的路线与上山顶的主路线是树枝状的,上山的时候一路来来回回耽误了很多时间。遇见一对情侣,他们问我们去过一线天了吗。我点头。他们又问,来回要多久。我说四十分钟。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问一线天的风景好看吗?来回四十分钟去看那个不知道好不好看的一线天值得吗?

我和友人都笑了,说:“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其实我们在心里说的是,若是每一件事情都要去问值不值得,有没有回报,那我们还可以做什么事情?就像那位阿姨,这样的雪天里,压根就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东西,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挑着她的竹篮走在山间的小路上。

走到山脚下的时候,一位老爷爷搭起一个棚子卖泡面和煎饼卷大葱,他看到我和友人走来的时候,眼中有明显的期待与希冀,看到我们走过棚子的时候,他的眼中是明显的失落。我和友人最终折回去在那里吃了一碗泡面,老爷爷沧桑的脸庞上绽开了一朵菊花,他手忙脚乱地为我们泡面,我知道,那是因为高兴。

吃完泡面,他送我们一人一个煎饼卷大葱。我是南方人,煎饼卷大葱对我来说是听名字就没有胃口的东西,但是,这个煎饼卷大葱,我吃了,一口不剩。

离开灵岩寺的时候,大门外面,也是一些老奶奶披着塑料的蓑衣,坐在风雪里,卖她们自己的农产品。

那次去灵岩寺,我以为灵岩寺里的风景都是我在热闹的人间所不曾见过的,去过之后才明白,那里也不过是另一个人间。寂静的菩提道场,所容纳的,也是生活最真实的模样。所谓佛法,所谓禅意,所谓慈悲,都是来自烟火纷飞,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每次去寺庙,都喜欢静静地跪在蒲团上,目光沉静,望着眼前慈悲的菩萨,心中也是一片宁静。我以为,人间慈悲,不过就是我走进寺庙时被廊檐间的清风洗去一身风尘,然后内心素洁清淡,在那一盏油灯的温暖中看到了佛祖拈花一笑的了然。

后来,才明白,人间慈悲是在寻常平凡的烟火俗世里抵达了内心的柔软与清澈。原来最深沉的慈悲,是生活的慈悲,是人性的慈悲,是众生的人间的慈悲。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