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瓦尔《金字塔》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金 字 塔

◆ 奈瓦尔

罗达和吉萨之间的尼罗河支流非常宽阔,过渡一次竟用了近半个小时。

我们在吉萨无暇参观骑兵学校和烤鸡炉,也无暇研究建筑遗址上的瓦砾。因为当地有一种独特的建筑术,墙壁是用土缸堆砌而成的,这样的房屋虽然不甚坚固,但轻巧而通风。大金字塔位于利比亚大沙漠的边缘,那儿是一片贫瘠的高原。出城后,我们还要走二里路,才能到达金字塔。

我们越走近,这些庞然大物越变小。这大概是由于金字塔的宽度和高度相等造成的错觉。然而,当我们来到金字塔脚下,伫立在人类所建造的这些山陵的阴影中抬头仰望时,我们赞叹,我们悚然。要爬上这座最大的金字塔的顶端,必须沿着石砌的阶梯攀登,每个梯级高约一公尺。

一个阿拉伯部族承担保护旅行者的责任,而且充当参观金字塔的向导。他们一旦发现旅行者接近他们的领地,就跃马飞奔迎上去,一路表演这种骑术,同时举枪对空射击,表明他们竭诚为客人效劳,并且随时准备保护他们,使他们免受可能出现的抢掠成性的贝督因人的袭击。

今天,旅行者事先就得到保证,不会有遭受匪徒袭击的危险,那种假想的危险只能引起他们的哂笑;可是,上个世纪,游客确实受到一帮假强盗的骚扰。那帮人先把游客抢掠一空,然后向负责保护的部族缴械投降,而后者由于在这场虚假的战斗中出生入死而受到优厚的报偿。

我攀登金字塔时,人们派四个汉子给我带路并且搀扶我。最初,我对如何攀登感到困惑,因为我面前的台阶和我齐胸高。可是,转瞬间,两名阿拉伯人朝宏伟的塔基冲去,每人抓住我的一只胳膊。另外两名汉子用手在我腋下托着往上举,而每次动作时四个人齐唱一首以“艾莱松”结尾的古老的阿拉伯号子。

我如此这般攀登了二百零七级,不用一刻钟就到达塔顶的平台。如果你中途停下来歇口气,马上就有穿蓝布褂子的小姑娘跑到你面前,从你所在位置的上一级台阶把一个泰贝陶缸伸到你嘴边,用冰冷的水使你得到片刻的清凉。

没有什么比这些贝督因小姑娘更古怪的:她们赤着脚,像猴子一般轻捷;她们熟稔每一块石头。到达塔顶平台后,游客赏赐她们酒钱,吻她们,然后四个阿拉伯汉子把游客托起,朝四方轮番欢庆胜利。顶部平台面积约为一百平方公尺。平台上不规则的石块表明,这座金字塔从前可能同邻近那座金字塔一样,上端是一个尖顶,全身披盖着花岗石,如今尖顶已经不复存在,遗下这坎坷的平台。在希罗多德时代,胡夫、胡夫任、米塞里尼等三座金字塔都装饰着这种淡红的外壳。为了在开罗替哈里法和苏丹建筑宫殿,这一层覆盖物逐渐被撤除搬走了。

不难想象,从金字塔举目眺望,景色是美丽的。往东,尼罗河从三角洲的岬角伸延到比萨卡拉更远的地方,那儿有一座规模较小的金字塔。往西,灰色的天空映衬着蜿蜒起伏的利比亚山脉。在梅非斯古城遗址上生长的棕榈林像一片暗绿的阴影往南伸展。开罗位于叙利亚沙漠入口处,背后是荒脊的蒙卡唐山脉,城内高耸的圆屋顶和清真寺的尖塔历历在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