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善《马局长的妹妹》

作者:李秋善 来源:原创

我有过一段在采油厂宣传科当通讯报道员的短暂经历。那时候局领导经常来下面的采油厂视察,我们这些搞通讯报道的自然要跟上。其间,我认识了那时的南方石油管理局的马局长。澄清一下,马局长并不认识我,这不矛盾。马局长是从我所在的这家采油厂出去的,来这家采油厂的次数自然要多一些。况且马局长的父母和妹妹都还在这家采油厂的大院里生活、工作着。

宣传科有个大学生,安徽人,姓檀,据说是马局长的妹夫。小檀的爱人也就是马局长的妹妹来宣传科找过小檀。一来二去和马局长的妹妹也算比较熟了。我了解到,马局长只有这一个妹妹,再无其他兄弟姐妹。

我在油田工作的这段经历其实很短暂。我们被称为农民轮换工,合同到期后我就被油田辞退了。

离开油田后我去了一家生产石油装备的企业做业务员,被派往东北的北方石油管理局所在城市的办事处工作。这座因石油而生的城市有许多天然湖,于是这座城市就有了湖城这个名字。

我到湖城做业务员不久,从电视新闻里得知,马局长从南方石油管理局调到北京总部担任副总经理,同时兼任北方石油管理局局长。马局长在湖城的口碑不错,都说他是一个勤政清廉的好官。

我们老板嫌原来的办事处驻地距离管理局较远,亲自出马在管理局附近找了一套房子。我们的新房东马大姐是一名油田买断工龄的职工。

马大姐有四十五六岁的样子,脸圆圆的,皮肤比较白,人很热情。按说房东和租客只要不欠房租,应该是很少见面的。我们这位房东马大姐却不然,自从我们租了她的房子,她隔三岔五地会和爱人来我们租住的她的房子里来看看,特别是我们老板在的时候。那一年我们老板经常驻在湖城办事处,一是重视湖城的市场开发,再就是为了躲清净,公司总部那边要债的太多,他蹲在湖城,就说出来要账来了。

每次见到房东马大姐,她都会巧舌如簧地和我们客套着,她的爱人,一个比马大姐矮一头的男人,跟在她身后谦卑地笑着,不断点头迎合着马大姐。这两口子的表演很像是两个说相声的,马大姐是逗哏,她丈夫是捧哏。到了该吃饭的时候,马大姐会很慷慨地说,我请你们去吃涮锅子,我请客。于是我们所有人就跟着马大姐去吃涮锅子。买单的时候我们老板会在吧台和马大姐有个抢着买单的过程,最后的结果往往是马大姐没争过我们老板。马大姐就有些嗔怪地说,说好了是我请客的,又让你们买单。她的爱人就在旁边不无遗憾地说,那就下次吧,下次。马大姐和我们一起吃过许多次饭,买没买过单我记不清了。那年的春节前,我们要回山东过年时,马大姐曾给我们这些业务员一人买过一件步森衬衣,这我是记得的。

后来我从这家公司辞职了,但没离开湖城,跳槽到了另外一家公司继续做销售。毕竟在湖城有些人脉关系,离开太可惜了。在此期间,马局长卸任北方石油管理局局长,升任北京石油系统高层领导职务。

几年后,一个冬天的下午,我在油田物资科一位姓吕的科长办公室谈业务。我和吕科长相识多年,算是不错的朋友。快下班了,我正准备起身告辞。吕科长接了个电话,对我说,今晚别走了,我这儿有个饭局,都是老朋友,一块去吧。我推辞说有事。像我们这种做销售的,始终处在乙方的位置上,跟着领导去吃白食,会让买单的人不高兴,如果我抢着买单又抢了请客人的风头。吕科长看出了我的意思,补充了一句,你放心,这个饭局是我们科买单,我做东,叫你去你就去吧,给你介绍一个大人物,马局长的妹妹,她现在给你过去供职的那家公司担任湖城办事处的销售经理了。我问,哪个马局长?吕科长说,还有几个马局长啊?我说,马局长不是调到北京后不久就因为开县的天然气事故引咎辞职了吗?吕科长说,是啊!所以说马局长的妹妹来找我们办事大家更得高看一眼,不能人走茶凉啊!

我有些纳闷,马局长的妹妹,也就是小檀的媳妇真的做销售了?

见我不言语,吕科长拍拍我的肩膀,说,走吧。

到了酒店房间,已经有五个油田领导先来了。有两个我认识,其他三个不认识。吕科长把我介绍给我不认识的那三位。在我们寒暄的时候,门外进来了一男一女,我一看真认识,是马大姐两口子。几年不见,这两口子好像没什么变化。马大姐的眼神在我脸上扫过又迅速离开了,看得出她有些不自然。马大姐被吕科长让到了主宾的位置上。我忽然明白了,原来马大姐就是吕科长要请的马局长的妹妹啊。

吕科长挨个给马局长的妹妹介绍在座的人,当介绍到我时,我笑着站起来,说,幸会幸会!

介绍完我们,吕科长神秘地压低声音说,这位马经理,是咱们老领导马局长的妹妹,以后大家多关照关照。我看见,马局长的妹妹脸红了,有些不知所措。

席间我去了趟厕所,马局长的妹妹看了丈夫一眼,马局长的妹夫也跟着我走出包间。进了卫生间,我撒出了一泡热尿,舒服了许多。马局长的妹夫站在我旁边,用了半天力,好像没挤出几滴尿。

马局长的妹夫面露尴尬地对我说,这都是你过去那个老板的主意,和领导们到处说她是马局长的妹妹,我们也是为了赚点钱,买断工龄后,没有收入……

我打断他说,你放心,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们过去不认识。我心里想,这马大姐也太胆大了,你在湖城上班多年,家人朋友这么多,很容易被戳穿的。可转念又一想,马大姐上班时接触的也就是一个几十人的小单位里的工人,现在她接触的可都是官员,和原来的圈子不冲突。

席散的时候,马局长的妹妹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请多关照,请多关照。又抬手擦了擦眼角,她的眼角有晶亮的东西在闪。

过了段时间,我又去吕科长办公室,吕科长主动提到马局长的妹妹,说,那天我看出来了,你和那个女人认识。其实我们都不傻,我知道她不是马局长的妹妹,马局长是南方人,可这个女人一口大馇子味。大家都拿了她的好处,再有这么个托词,面子上都好看一些。

我无语了。原以为这些官员太容易上当了,这么小儿科的骗局也能得逞。现在我才明白,其实傻的只有我自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