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阿多天梯》杨海蒂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在遥远的滇东南,在奔腾不息的红河两岸,在巍峨绵亘的哀牢山中,有一片仿佛被施了魔法的神奇土地,那就是红河哈尼梯田。

哈尼梯田,是华夏神州最雄伟壮丽的梯田,是国家湿地公园,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迄今为止,是世界上唯一的活态文化遗产,是唯一以民族命名的世界文化遗产,是唯一以农耕文化为内容的世界文化遗产。

哈尼梯田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使得中国超越西班牙,成为第二大世界遗产国,仅次于意大利。

远古的哈尼梯田,既出自造物主之手,也出自哈尼族人之手。

古老而神奇的元阳,为红河州哈尼族聚居大县,是哈尼梯田核心区和故乡。哈尼梯田充满高山河谷,布满原野大地。山重水复中,近二十万亩哈尼梯田,蔚为大观,被誉为“中华风度,世界奇观”。

经由天神的启示,经由灵感的引导,勤劳智慧的哈尼人民,依靠独特的地理优势,以朴拙而又巧妙的艺术形式,将民族精神表现于梯田之中。

哈尼人垦殖梯田的想象力无比丰富:小者如簸箕,大则数亩地;低者几十层,最高近四千级。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水有多高,梯田就有多高。哈尼梯田依山顺势,层层叠叠,连绵向上,直通云海。

无论登上元阳哪座山顶,眼前汹涌而来的都是梯田。绕着山路转一圈,每个角度都能见到不一样的梯田。

哈尼梯田是什么样子,更取决于你在什么季节看到它。春季,微风过处,梯田波光粼粼,像极了木刻的年画;夏季,禾苗生长,梯田青翠欲滴,自是清新的水彩画;秋季,稻浪起伏,梯田金黄灿烂,正是绚丽的版画;冬季,层林尽染,梯田五彩斑斓,便是浓墨重彩的油画。

固然四季如画,然而,初春是探访哈尼梯田的最好时节,也是游客和摄影家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时候。此时,梯田里一汪一汪的活水,闪烁着神秘的光芒;梯田间一级一级的田埂,集合成磅礴的曲线交响乐。云雾缭绕中,哈尼梯田,扑朔迷离,如梦如幻;当阳光穿过云层照耀下来,哈尼梯田,美轮美奂,如诗如画。

群山环抱的箐口村,是哈尼族聚居村寨,蘑菇房错落有致,梯田漫山遍野;安宁静谧的村子,民族特色鲜明,纯朴本真的村民,保持着对天地的敬畏。《中国国家地理》曾评选出六大“中国最美乡村古镇”,红河哈尼村落排名第二,评语是“万千明镜映炊烟”。箐口村,就是这样一个“万千明镜映炊烟”的美丽乡村。

箐口梯田以梯田、云海、日出三景合一而闻名。当旭日东升喷薄而出,当山顶放射出紫红霞光,当白茫茫的云海盈满山谷,当水波上面是云朵、云朵旁边是桃花,当天、地、人融为一体,恍入仙境的我想起一首古诗:“只有天在上,更无山與齐。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山势险峻气势恢宏的老虎嘴梯田,日落时分最为迷人,“看那青山荡漾水上,看那晚霞吻着夕阳”,令人心醉神迷;坝达梯田,能将天空分割成千万块,能把太阳分化成万千颗,千变万化,奇妙莫测,令人目瞪口呆。

隋唐以来,哀牢山上的哈尼人,挖筑了近五千条水沟,沟渠如一条条银色腰带,一道道将大山紧紧缠绕,被截入沟渠内的水流,从根本上解决了梯田稻作的命脉问题。绝美的哈尼梯田,既是举世瞩目的农耕景观,也是世所罕见的水利工程,自然风光与人类艺术,农耕传统与现代文明,在这儿对接得如此完美。哈尼梯田,以中华民族文化经典的方式,呈现出哈尼族人民顽强的意志,展现出哈尼族人民卓越的心灵。

哈尼族人,生命与信仰一致,劳作与艺术一致;动人的哈尼古歌,在这片生生不息的土地上,永恒传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