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谅《书生有礼》

作者:安谅 来源:原创

这天春分。明人忽然想起了老师。十年前的这一天,明人就去老师家祝过寿,那时老师正届古稀。时光荏苒,当年的班主任老师今年应该是耄耋之年了,忙忙碌碌的,怎么差一点把这事给忘记了呢?

从在校念书开始,每逢老师大寿,明人都会偕几位同学一起去拜寿。老师温文尔雅,对他们视如自己的孩子,慈爱有加。那双镜片后的眼睛,眯缝着,亮亮的。永远对他们投射出充满怜爱的情意,让他们一想到那一抹目光,心里就格外温暖亮堂。

那一年即将毕业,丁伊勤悄悄告诉明人,老师明天过生日,听说是五十大寿。明人心里一动,就召唤伊勤等几个好伙伴,合计着登门拜寿。之后,虽世事更替,职场变迁,明人几次都去给老师拜寿。他是怀着对老师的一种感恩和崇敬之情,坚持这一行为的。

在老师八十大寿之时,毫无疑问,他应该做些准备。

虽居一定要职,时间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明人迟疑了,眉头也略微皱起了,是关于礼物的,他不知道自己应该送些什么礼物。

记得第一次去拜寿时,他们还是在校学生,囊中自然羞涩。伊勤和其他几位同学都目视着他,也一脸犯愁。后来,他建议大伙凑个份子,去街上花店里买了一束花香淡雅的茶花。那一晚,当他们出现在老师家门前,茶花也似乎笑容可掬,映入了老师和他妻子的眼帘时,明人注意到,老师眯缝着的眼睛闪亮,显然喜出望外。那一晚,老师拉着大家喝茶,拉呱,十分高兴。

老师花甲之年,明人前去祝寿,那时他已是一家小报主编,忝处级之列。作为一介书生,他带了他新近出版的一本作品集,就匆忙登门了。那一天,他发觉自己太寒酸了,心有羞愧。因为,伊勤也来了,好多年不见的伊勤发福了,听说也发了财,他给老师赠送了冬虫夏草等,一大摞礼物,在中间的茶几上,堆得像座小山似的。明人临走时掏出一千块钱,悄悄塞在老师的手里。老师却推脱了,这让明人自责了好多年。老师自然不会嫌弃什么,但自己如此出手,相比较伊勤,真是有些无地自容了。那天,伊勤胖乎乎的脸面上,油光闪亮的,把整个屋子都似乎照亮了。

老师古稀之年,明人也独自去了。明人刚从美国考察回来,带了两盒美国西洋参,似乎顺理成章。老师起先执意不收,但明人也不无相劝,老师的老伴也劝老师收下了。这一回,明人也才知道,当年老师把伊勤送的好多贵重礼品都退了。

老师说他受之有愧,你们能来,他就非常高兴了。这一次,伊勤没有出现。听说伊勤的生意做得不好。

耄耋之年,明人理当为老师祝寿的。他搜肠刮肚,明人仍然想不出什么更好的主意,再不去就耽搁了,他让司机赶紧送他过去。

叩门时,他手捧着自己这几年业余撰写的几本著作,还拎着一盒自己参加援疆工作带回的南疆干果,心里不无忐忑。

门开了,还是老师亲自开的门。虽然头发更显斑白,皱纹也在脸上深刻密布,但老师的笑是炽热的。

明人说,给您拜寿,不好意思,也没给您带什么礼物。

话还未说完,老师就说:“要什么礼物呀!你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老师的老伴也笑着说:“你来呀,他高兴,现在好几位同学都不来了。你这么忙,还来。”

老师接口说:“大家都忙,别去计较。明人呀就是一书生,书生有礼呀!”

老师此时眯缝着的眼睛闪亮了一下,明人发现,眼眶里隐约有泪。明人顿觉自己也眼窝一热,视线瞬间模糊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