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合萍《蹚过村子那条河》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刚吃过早饭,嘉木就在奕凡家门口喊。喊了半天,奕凡还没出屋,他急了,大步向屋里走,走到堂屋门口停住了,大声说:“奕凡,你再不出来,我可不去了啊!”

奕凡正在屋里扎头发,两根小羊角辫再怎么扎也是一边高一边矮,听见嘉木这么说,索性把辫子上的玻璃丝一把捋下来,散着头发向外走。

娘放下筷子,甩了甩手上的水,看着散着头发的奕凡,摸起桌子上的梳子,说:“今天不是星期天吗?又不上学,要上哪里野去?”

“我们去……”嘉木刚要说,看见奕凡堵在嘴上的手指,硬生生把后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两天河水见涨,不要到大河里玩。”娘说的“大河”指的是潍河,潍河在村子北边,河面有几十米宽,到了夏天,河水泛滥,经常有人淹死在河里,所以娘一再嘱咐。

“知道了!”两个孩子一齐答道。奕凡还没等娘把梳子放下,抓起书包向外跑去。

村子中间还有条小河,叫向阳河,从西边蜿蜒过来,到了村子前边,拐弯向北流去。拐了弯的向阳河把村子分成东西两片。奕凡的家在河东边,这里住的多是外地流落到这里的杂姓人家。村子原来的老住户则住在向阳河的西边,学校、医疗室、小卖部,还有村支部都在河西边。每天奕凡要几次蹚过这条河,到村子西边去上学,帮娘买盐,帮爹打酒。

奕凡和嘉木蹚过向阳河,就往潍河北岸跑去。嘉木还不忘摸起他放在门口草垛后边刚从地里偷来的西瓜。自从班上来了个叫刘小玉的女孩,他俩就多了一份心事,确切地说,是奕凡多了一份心事。

那天,老师领着那个矮矮的、瘦小的女孩一进屋,奕凡的心就像被谁挠了一下,她看着小女孩怯怯地跟在老师身后,一双大眼睛偷偷地从老师身后向他们打量的样子,说不出的心疼。

老师环顾着教室,考虑着把刘小玉安排在哪里。教室里早已炸了锅,都不愿意跟她同桌。刘小玉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渐渐地蓄满了泪水,眼看就要掉下来。

这时,奕凡主动举手要求跟小玉坐一起。嘉木在身后用铅笔戳着她的后背说:“你傻了,她爷爷是个麻风病!”“我知道!”奕凡回头给了嘉木一个白眼。

下课后,同学们围着奕凡嘁嘁喳喳地说,说刘小玉的爷爷麻风病,这病会传染;还说刘小玉的爷爷样子怎样怎样吓人。奕凡听着同学们的议论,看着小玉委屈的样子,大声道:“好了,都别说了!”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着他们,说以后谁敢欺负小玉,就是欺负她!最后她把目光落在嘉木脸上:“都是三年级的学生了,竟然不知道治愈后的麻风病不传染。”

嘉木是村里会计的儿子,班里的调皮大王,除了学习不跟趟,其余啥事都落不下他。老师对他也无可奈何。可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嘉木唯有对奕凡畏惧三分。

奕凡学习好,长得也漂亮,又乐于助人,同学们都乐意跟她在一起。初來乍到的小玉不知道她在班里的威信,还怕因为自己给她带来麻烦,她悄悄地把凳子向外挪了挪,低头对奕凡说,我爷爷说过,麻风病治好了真的不传染。

“传染也不怕。”奕凡又把小玉的凳子使劲儿往里拉了拉,小玉的眼圈红了。

从奕凡说过那话之后,同学们没人敢明显地欺负小玉了。可嘉木一天到头心里老痒痒,好像不暗地里吓唬吓唬小玉,就没跟他同学过似的。他也做过往小玉桌洞里放毛毛虫、往她辫子上放蜘蛛一类的事,可这根本就吓不着小玉,她拿毛毛虫拿蜘蛛比他擤鼻涕还轻松自然,嘉木这才想起小玉的爷爷是放蜂的,对这些小虫子之类的东西根本不在乎。

嘉木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上周一上课前,奕凡还没进教室,就看见小玉浑身湿淋淋地站在门口。她看了一眼趴在课桌上坏笑着的嘉木,什么都明白了。她狠狠地瞪了嘉木一眼,咬着牙说:“孙嘉木,这件事如果你不告诉我是谁干的,我就告诉你爹你上次考试作弊的事。”

刚才还幸灾乐祸的嘉木,一听这话顿时像斗败的公鸡,蔫了。奕凡拉着小玉的手,跟老师匆匆打了个招呼,跟小玉一起回家换衣服去了。

四月末,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潍河两岸弥漫着甜丝丝的清香。

奕凡蹦蹦跳跳走在小玉前边,贪婪地吮吸着这新鲜的空气。平时,娘是不让她到这个地方来的。小玉跟在身后,嗫嚅着问她,是不是因为爷爷的病,嘉木才欺负她。奕凡瞪了她一眼,说那个嘉木一天不折腾人,就像这一天没过似的,然后她历数班里被嘉木欺负过的同学,一边说一边咯咯笑个不停。

奕凡说得最精彩的是他欺负郑新的事。老师进教室,班长喊了起立,全班同学都站了起来,可郑新就是坐着不动,还把脸埋在课桌上。原来郑新光着腚,没穿裤子,没法起立。老师感到奇怪,郑新往房梁上斜了一眼,郑新的裤子在房梁上挂着呢,还有条红腰带像一面旗帜摇摆着。

连问都没问,老师就知道这事肯定是嘉木撺掇着那些捣蛋鬼干的。

小玉脸上略略放晴了些,她问:“那后来呢?”“郑新穿上裤子上课呗。”郑新在男生群里是最瘦小的,平时经常被捉弄,他连生气都不敢。

关于郑新被欺负还不生气这事,小玉理解不了,她只希望这样的恶作剧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像今天,事先她什么都不知道,一推教室的门,兜头一盆凉水浇了下来,浑身水淋淋地站在教室里,她不知道有多尴尬。奕凡像看穿她心事似的,拍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心,说以后这样的事不会发生。话虽这么说,可她心里实在没底,不知道那个诡计多端的嘉木还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刘小玉的家在潍河岸边上。说是家,其实就是临时搭起来的两个草棚子。一边住着爷爷和他的蜜蜂,一边是厨房。小玉就睡在这个厨房里。小玉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不知是因为自己给奕凡添了麻烦,还是因为家里的简陋。

奕凡催她赶紧进屋换衣服。小玉进屋好半天,才穿着一件紧巴巴的蓝色印花小褂出来,这件衣服奕凡似曾见过。她觉得小玉穿着太小了。问小玉还有没有别的衣服,小玉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奕凡只好把小玉的衣服往下拽了拽,拉起小玉返回了学校。

小玉自上次被水淋过之后,已经三天没到校上课,她感冒了。为这事,奕凡没少数落嘉木,嘉木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没想到小玉会感冒,每次奕凡数落他,他都老老实实地接受。这不,昨天他们商量好了,今天一起去看小玉,奕凡还把自己过年的衣服藏在书包里准备送给小玉。

早晨的太阳虽然很毒,可风吹过来,还是有些凉意。河里的垫脚石不知被谁踩歪了,奕凡一脚踩过去,差一点掉到河里去,一只鞋子被打湿了。过了河的嘉木回头见状,就找了一块合适的石头垫上,又踩了踩,觉着实落了,这才让奕凡踩着过来。然后,嘉木又把每块石头都垫稳当了,才又返回岸上。奕凡望着嘉木一个劲儿地忙活,嫌他耽误时间,催他快走。嘉木嘿嘿笑两声,回来的时候你不是还要过河嘛,要是掉河里去,被水妖吃了可没人管。说得奕凡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两间简陋的草房子,掩映在茂盛的槐树从中,嗡嗡的蜜蜂飞来飞去。远远的,奕凡看到一个老人佝偻着身子在搬动着什么。嘉木想要打退堂鼓,被奕凡一把拽住,大声喊道:“爷爷,我们来看小玉了。”这一声喊把老人惊了一跳,他慌里慌张要躲起来,可是看到已经来到跟前他们俩,索性直起腰,不再躲藏,只是下意识地把手藏在身后。即使这样,奕凡还是被吓了一跳,她看到老人的左脸坑坑洼洼,左眼好像还有点斜。

“爷爷,你的……”奕凡刚要问,急忙用手捂住了嘴,改口问道,“爷爷,小玉在家吧?”老人朝草房子里嘴努了努嘴:“在着哩!你们过去吧。”说完就向另一间草房子走去。

小玉听见奕凡的声音,一边咳着从屋里跑了出来,一时间脸涨得通红,不知说什么好。奕凡把嘉木拉到小玉跟前说:“你保证,以后不许再欺负她。”

嘉木把怀里抱的西瓜往小玉怀里一放,一脸委屈地说:“我哪里欺负她了?我就是觉得好玩嘛。”“没有,嘉木没有欺负我,是我身体不好才病的。”小玉替嘉木辩驳着。“这时候的西瓜得多贵啊?”她望着怀里的西瓜问嘉木。“我偷的。”嘉木扭头看着奕凡,一脸得意地说。

奕凡白了嘉木一眼,低头从书包里把衣服翻出来,给小玉穿上,虽然稍微肥了点,可总比那件紧巴巴的衣服好得多。“得,这件衣服归你了,等冬天套棉袄穿。”奕凡轻松地说。小玉涨红着脸,推让着:“这怎么好意思?”嘉木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把弹弓,狠了狠心举到小玉跟前,说:“这个,也给你!”

小玉刚要推让,奕凡一把抢过:“这破烂玩意也好意思拿出来?”一边说一边塞到小玉的口袋里。“破烂玩意?这是我让铁匠大叔给我做的,为这事我给他拉了两天的风箱呢。”嘉木说完转过头来嘱咐小玉,说要教小玉打弹弓,这样到别的学校就不会有人欺负她了。

“谁像你?就知道欺负人!”奕凡还是饶不过嘉木。小玉叹了口气,从屋子里搬了两个凳子出来。嘉木还没等小玉把凳子放下,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草地:“这么好的地毯,坐凳子干吗?”

三个孩子坐了下来,小玉的爷爷钻进屋子里之后,再也没有露面,奕凡想问又不知怎么说好。奕凡不问,嘉木更不敢出声。过了好半天,小玉望着天边忽远忽近的云朵,自言自语地说:“是不是我就不应该上学?”奕凡聽小玉这么一说,瞪大眼睛惊奇地问:“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小玉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她说自从妈妈去世以后,原先住在麻风村的爷爷,本打算回村照顾她,可村子里的居民,因为爷爷的病,不让他进村。没办法,爷爷只能带着她四处放蜂四处讨生活。因为要赶花期,他们每年要跑好几个地方,每换一个地方小玉就得换一所学校。

奕凡知道小玉是插班来的,却从来没想过她为什么插班,插过多少个班,以后还要插多少班。面对这个问题,向来有主意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嘉木忽然从草地上坐起来,大声嚷嚷道:“这事多简单,就在我们学校里不走了呗。”

小玉眼睛一亮,随即暗了下来:“不走,我们怎么生活啊?”奕凡想要说什么,想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刚才还阳光灿烂,随着一阵风起,天突然就阴了起来,伴随着耀眼的闪电,响起一阵阵雷声。还没等几个孩子回过神来,雨点已经噼里啪啦地砸下来了。小玉的爷爷突然从屋里出来,对着几个孩子喊道:“你们快回家吧,这雨要下大了!”

奕凡和嘉木急忙向家跑去。雨越下越大,俩人的衣服一会儿全湿透了。向阳河的水眼瞅着向上涨,原来的垫脚石早就不见了踪影,奕凡站在河岸上傻了眼。嘉木两腿一蹲,对奕凡说:“快,我背你过去。”

奕凡推托着,让嘉木赶紧回家,她怕水涨得快,等嘉木把她送过去,他自己回不了家了。嘉木却不由分说,把奕凡拖上背,摸索着向河对岸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忘了,我会凫水了!”奕凡真把这茬给忘了,嘉木这么一说,她倒想起来了,去年嘉木为了学凫水,还被他爹好一顿揍。论说嘉木挨的这顿揍还跟她有关呢,想到这里,她更难为情了。

潍河两岸的家长是不允许孩子自己到河里去的,夏天雨水多,河里的水也大,不断有人淹死在河里。可在河边长大的孩子又有哪个不喜欢水?于是孩子们跟家长就玩起了捉迷藏,家长一眼瞅不见,就有孩子跑到河里去了。为了安全起见,学校也是三令五申禁止孩子单独到河里去玩;去年临放暑假时,老师还特别强调,让同学们互相监督,若发现谁到河里,第一时间告诉他们的家长。

奕凡也是无意发现这件事的。前一刻,她还看见嘉木的脑袋在水上浮着,可一转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她赶紧大声喊,可嘉木就是不回声,她吓得赶紧跑着把嘉木他爹叫来。

等嘉木他爹过来时,嘉木正没事人一般,四仰八叉地在河边晒太阳呢。不一会儿,河边就传来嘉木的吼声:“别打了,我都学会凫水了,淹不死的!”

想到这里,奕凡对嘉木说,当时她并不是想去告状,她以为嘉木淹死了,才去喊他爹,没想到嘉木什么事都没有,还害他挨了一顿揍。嘉木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知道我会凫水就行了,挨打的事,就别提了。在嘉木心目中,不管什么原因,挨打都是一件丢人的事。奕凡还要说什么,突然,嘉木脚底下一滑,差点摔倒,吓得奕凡赶紧搂着嘉木的脖子。

为什么不搬到向阳河的对岸去住呢?这个问题奕凡问过娘不止一次,尤其是上学之后,每天要几次蹚过这条河,湿衣服湿鞋的事经常发生。冬天结冰的时候还好,直接从冰面上走过去,如果不结冰,再一不小心把鞋子湿了,那一天下来脚冻得就跟猫咬似的。可娘说,向阳河西边住的都是原来的老住户,住在东边的都是搬来的外来户,只是年头久了,老住户不再排斥他们罢了。大人的世界奕凡不懂,她只知道,他们不是不往村子中心搬,而是不能搬,也搬不了。

终于到河边了,奕凡从嘉木背上滑下来,看着嘉木吁吁地喘着气,她抬起手,抹了一把前额上的雨水,大声问嘉木还回家不,如果不回家的话,就去她家里等雨停了再回。嘉木没等她说完,竖起耳朵说:“你听,河那边是不是郑新的声音?”俩人抬起头,往河对岸望去,透过密密的雨帘,看见河那边影影绰绰有一个瘦小的人影。“肯定是郑新!”嘉木大声说。

“郑新!郑新!”俩人一齐向河对岸喊道。对岸传来郑新的回应:“嘉木!奕凡!”嘉木瞅了一眼河里的水,把上衣和裤子快速脱了下来,塞到奕凡怀里,只穿着一条小裤衩,向对岸走去,此时的河水已经拦腰深了,郑新还在河边犹豫着。嘉木走了几步,索性游了起来,他快速游到郑新身边,一把拉过郑新的手说:“快走,越耗时间久了水越深!”

平时并不起眼的一条小河,此时仿佛漫无尽头似的。天越来越低,雨越来越急,两人手拉手在水里趔趔趄趄地往前摸索,奕凡几次看见河水漫过他们的脑袋,可不一会儿,又露了出来。奕凡的心随着他们起起伏伏、七上八下的,终于快到岸边了,奕凡伸手把郑新拉了上来,可一眨眼,嘉木却不见了。

“嘉木!嘉木!”奕凡撕心裂肺地喊道。雨声伴着雷声,把奕凡的喊声融进雨幕里。她眼睁睁看着平时温顺的河面,此时像怪兽般张着大嘴像要把整个世界全都吞噬掉。忽然空中划过一道闪电,她看见一只手向她伸过来,她慢慢倒了下去……

好像睡了许久许久,奕凡终于醒来。她想睁开眼睛,可眼睛上似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压着着;她想喊,张了几次嘴,就是发不出声音;有一只苍蝇在脸前飞来飞去,她想打,可就是抬不起手。这时耳边断断续续传来娘说话的声音:“他大叔,这妮子都睡了快一天了,怎么还不醒啊?”

都一天了!天呐,我怎么睡了一天啊?奕凡脑子一片空白。她听到外边嘁嘁喳喳的说话声,那只苍蝇又嗡嗡地叫起来,她竖起耳朵使劲听着外面的话。“等雨季过了吧,现在即使修好,说不定一场大雨又冲毁了。”不久又说:“那祖孙俩的事,太突然了,我也没想到。村里打算安置他们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就出了这种事,唉!”

那只苍蝇落在奕凡脸上了,她把所有的力气都聚集起来,大声喊道:“娘!”

娘一边答应着,一边快步进屋:“醒了,醒了!”看着娘着急的样子,奕凡完全不知怎么回事。娘眼泪汪汪地看着奕凡,伸手把那只苍蝇赶了出去:“你可醒了,你把娘都吓坏了!”

嘉木爹一脚踏了进来。奕凡叫了一声“大叔”,嘉木他爹应了,回头跟奕凡她娘交待,眼下先伺候閨女,别的事以后再谈。

嘉木爹走了后,奕凡问娘是什么事,娘给奕凡嘴里喂了两口水,说还不是向阳河的事。

向阳河能有什么事,奕凡心里纳闷。她隐隐约约地记起来,好像她们去看小玉时,下起了大雨,后来,是嘉木把她背过河来,再后来,好像还有郑新,也是嘉木把他带过来的,再后来呢?她努力思索着,再后来好像郑新上岸,嘉木不见了。嘉木去哪儿了呢?她使劲儿想,可是,总也想不起来。

她问娘嘉木的事情。

娘告诉奕凡,今天嘉木他爹就为这事来的,你们这次遇险,已经引起村里的重视,嘉木爹的意思,等雨季过后,在河上修座桥,这样把村子东西两边就连起来了。

奕凡想,这个主意好,这样再上学的时候,就不怕湿鞋子湿衣服了。

病好了的奕凡,再次蹚过向阳河时,河面上遍布着大水过后的淤泥、枯叶残枝。她小心地一步步蹚过去,嘉木早在河对岸等着她了。她问嘉木小玉怎么样了,嘉木支支吾吾地搪塞。

哪儿还有什么草房子!在一处淤泥堆积处,露出一个浅蓝色的花布角,是那个蓝色的花布小褂吗?奕凡多次这样问自己,去往潍河岸边寻觅,岸边只有几只蜂箱散落在淤泥里,花布小褂,她默默地洗干净收了起来……

多年以后,奕凡踩着向阳桥来到山东医科大学上学时,还会想起那些不知真假的事情。直到一个冬日的上午,同在省理工大学的嘉木和郑新来找她,他们漫步在大街上,听着耳边传来“有一个女孩,她曾经来过”的歌声时,他们个个泪流满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