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同兴《时光之眼》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初冬的河塘

云层

树影

鸟的翅膀……它们合谋

遮住了

晨曦的光

河水的脸,泛起霜的苍白

芦花摇曳着

无家可归的灵魂

风在吹奏

用残缺的芦笛

把人间草木,吹进初冬的河塘

时光之眼

遥望着天街的黑暗与泥泞的

是一双幽暗的眼睛

一颗流星

一只疲倦的小鸟——

翅膀一晃

希望的星火,就淹没于夜空中的灰烬

一碗吴刚的桂花酿

醉了谁的孤舟

又是谁,敲响了寒山寺的钟

流萤

如果我想成为一颗流星

那一定是为了

用命里最闪耀的一瞬,颤动你的心灵

而我只是一枚流萤

隐身在夜的静谧中

为引起你的侧目

我招摇地

高举起微弱的灯笼

秋夜

没有一种空旷比得上秋夜的空旷

没有一种孤独

比大雁在风萧萧中远去时

留下的那根羽毛

更孤独

和秋风中的芦苇

和凋零的树叶

一起,击中异乡人的乡愁

流星划过夜空像泪滴

划过脸颊

秋夜,用沉默的嘴唇,隐藏了

这世间最深的秘密

滩涂

放轻脚步吧

不要去打扰这片滩涂上的宁静

芦花飞雪

一只麻鸭,正羞涩地

钻进芦苇荡中

在带着盐渍的日子里

那株碱蓬

咳嗽一声

就红成了残阳的倒影

而不远处

一辆破驴车,满载这片海河的沧桑

穿过时空里

那荒凉的路径

海水淹过车辙

惊起一群灰鹤,暴涨的

河床上

没有皈依的舟楫

如果

如果我愿意倾听风漫过黄昏的鸟鸣

我就会

在夕阳西下

当我爱过的事物渐为灰暗时

带着疑问缓慢走向秋天的彼岸

正如现在

就在这

落满针叶和松果的小径

独自说起想念

就像说起暗光迷离

就像说起高飞的水鸟

隐秘的爱恰如电影里的故事

我从不愿对别人说起我的忧伤

只说看见一只蜻蜓在飞

一层霜叶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只说相遇别离

只说那来自风景之外的安静

只说邂逅我梦中那个长着雀斑的女人

突如其来让我失语

风吹过万事萬物的表象

却不能带走深处的灵魂和思想

如果有还魂术

我就不是悼念的囚徒

不会时常出现黑夜中的灵堂

死亡的痛症以及与复活有关的想象

那么,我将迎向那未曾消逝的灵光

抓回所有逝去的时光——

不再寻找活着的证据

也不会一切都等待来世来生

更用不着那些自欺欺人的冠冕堂皇

不要让泪水溅落秋天的伤口

那染着秋意的落叶

那贫血的掌纹

那一踩即碎的脉络里

寄居着一代人又一代人的命运

在泛黄的叶片里

我看见了父亲和母亲的样子

在来自头顶的光线里

远去的故乡,正缩变成一团光影

落在我空寂的胸口

窗外,一只孤雁

用鸣叫声

在我的胸口留下刺青

飞过少年的屋顶

和一抹苍白的炊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