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蓝《沙粒(节选)》

作者:蓝蓝 来源:原创

1.生活如果没有神圣性,那么生命就一钱不值。人们对某些话题避开谈论,不是因为神圣性带来的禁忌,而是由于恐惧带来的禁忌。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

4.有时候,你觉得自己的手正在慢慢松开井口放下的绳索。对,就站在水里,井底。

5.你一直对书写的卑微化耿耿于怀,这无关知识和教育,无关众生平等,因为你知道真正的认知几乎都不在书本上。事实上,你手里的尖刀总是先对准着自己的胸口。

10.符号的刺客。形象恭顺的仆人。

11.你永远需要一个场景以便开始拉开生活而非戏剧的大幕。

24.哲学家对诗人万分感兴趣,科学家也是如此。

诗人招来的神秘挑战他们的理智。他们手拿放大镜凑近诗人时常常眼前一片漆黑。只有在某些想象力向他们敞开的特殊时刻,他们才会共享光明。

60.是痛苦教会我们认识爱。抵达爱的唯一路途便是亲历痛苦。此痛苦并非人人都有资格享有。学会配得上痛苦,依然是一件艰苦的事情。

71.就写作来说,现成的观念,就是一根木头反对一棵树或者一片森林。

79.重要的不是“书写”这个动作问题,而是认识与理解事物的方法问题,即:通过创作这一过程,开辟一个人与事物共存的世界。

87.虽然形式在某些情形下具有内容的意义,但是如果仅仅追求形式的新奇,而不顾及表达的内容,它仍然是空洞无物的。“谁能把舞蹈和舞者分开来呢?”两者无法割裂。

99.想象力——对其他事物命运的关注和承担。完成你与它们身体和灵魂转换的通道。

102.平平淡淡的叙述有时比夸张更有力量。在那平静的语调深处隐藏着翻滚不息的风暴。漂亮有时显得可疑。

106.好的诗人有能力把树林里的微风留在诗行中,并在你打开书页时让它一阵阵吹到你发烫的脸上。

107.有这样的作家:他的作品严格按照几何学写成,但在这些严谨的框架里,思想像柔软的泉水般四下流动。我想,感情的表达应有理性来指导——克制、准确,恰如其分。

110.排箫能发出风从山洞里通过的声音。我喜爱某些乐器,是因为它们与人的经验具有一致性。

111.写作,到最后会遇到数学的问题。

128.有些人指责诗人不表现时代,不讴歌时代的大潮,那是他们根本不懂得诗人的笔下甚至一滴露珠,一块泥巴中就包含了时代的生活痕迹。王维时代的泉水与今天罕见的清泉当然是不一样的,因为“时代的诗性”是不同的。

129.声音——倾听。不用眼睛的看。

聲音产生距离感,却又带领你追随它的脚步,忽远忽近,直到你听到你自己身体里的声音的回应。

154.常常是,当我放下笔后,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而不是在拿笔之前。这种情况就像一棵松树被碰破了皮,金黄的松脂是随后从伤口处分泌出来的。

218.像音乐一样,诗歌需要它的无用,它的一点点温柔和微风,它的无所畏惧和自由。

227.诗歌慢慢不再押韵。在有些诗人那里慢慢也开始不再分行。但无论怎么变,它始终有节奏——即便是内在的节奏。而且,它从散文那里抢回了一些东西来丰富自己。但诗歌毕竟不是散文和小说。诗歌在处理各种感受和事物时,能够使它们获得一种共时性,举重若轻地打破叙述在时间连续性上的规则,并且在这个时刻听从想象力的召唤,进入、替换、融合不同的事物,从而使事物获得一种整体性。

诗歌和散文、小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对时间的处理方式上的不同。

236.——我准备好了……但结果往往不是我预想的那样。

237.有时,诗人最害怕的是阐解者对诗的解释。

248.未经艺术处理的情绪只能算发泄而不是表达,就像一个人悲伤时只会哭、高兴时哈哈笑一样。

仅有情感是不够的,表达准确需要高度的智慧活动。

273.脆弱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使人性保持了人性最重要的特点。

297.阳光使我们看不到更重要的东西。这些东西往往在黑暗中才能被发现。

305.一堆遗弃的路旁的石头,在一些人手里能炼出铁、炼出银块,能被雕刻成花鸟鱼虫——诗歌要求我们对待文字时也要有这样的手艺。

307.诗歌为世界提供尺度,但不提供道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