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洪波《三岔口》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王学在黑暗中提着刀,小心翼翼探摸对手。

锣鼓点似蜻蜓点水,任堂惠和刘利华闪转腾挪,急欲一刀置对方于死地。

王学是这出《三岔口》戏中的店家刘利华,他轻车熟路多年,个中招式熟稔于心,因此,尽管此刻心事重重,少走了几个步点,依然可以不露破绽。

年初,他和两个好友约定买房。地理位置、价位、楼层、未来增值潜能,均已拿捏到位,只差首付。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受人鼓动,王学突然动了炒股的心思。王学最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炒短线,见好就收,及时脱身,以免还贷时过于捉襟见肘。

好友间的约定有了小小缝隙,好在王学做得很隐蔽。他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推迟了首付时间,两个好友未发现异常。结果,王学股市初战几个回合,大获全胜。

那时节,王学眼前满满的红,他更加动心了,刹不住车了。

他全秃的脑门越发锃明瓦亮,几可照见人影,演起戏来神采飞扬,状态出奇地好,人都说王学是老树发了新芽。

时光不可能让王学停滞于偷吃独食,很快股市大盘飘绿。这时的王学已欲罢不能了。两个好友也觉出异样,逼问王学意欲何为,有天找他喝酒时差点把桌子掀翻了。王学央求再给他一点时间。可惜大盘一直飘绿,像过山车一样直线下坠。最后,两个好友干脆割袍断义,撇下他买了房,从此三人形同陌路。

刘利华钻到了桌子下,任堂惠则攀上了桌子,王学此时联想到自身处境,感慨何其相似?房价莫名上涨,股票跌至低谷!自己就像一只无头苍蝇,胡撞乱飞,尽管还没有头破血流,却也心力交瘁了,现在是看不得半点大盘消息,听不得半点房价的飙升奇闻。

刘利华已经占了上风,在与任堂惠不期而遇相搏的几个回合中,步步紧逼,意欲把他懷疑加害焦赞的这个房客置于死地。

在这节骨眼上,王学饰演的店家刘利华乱了步点,汗水湿透了衣帽。

下台空隙,王学坐在黑暗中喘气。犹豫半晌,他还是悄悄打开了手机。一片绿色像柄利剑,立时穿透了他的胸膛,以致再站起时眼冒金星。

他慢慢让自己平复下来,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没有退路了。

王学再度上场。这一次他和任堂惠打得难解难分。

迎战中,王学还掂量,怎么和两个好友重修旧好。他们早前已经摆明了态度,王学耍奸在前,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焦赞上台了,他的出现,将解开谜团,刘利华夫人已经杀死了两个解差,把他救了出来,让刘利华知道房客任堂惠也是暗中保护焦赞的。

在你来我往的过招中,王学的汗水已经从帽檐下不断渗出,他想,他总是在想,我们三人之间的恩怨何时才能解开呢?

他感觉到心头上的热,他知道他做得不地道,他知道他有愧于他们。

如果不是由于他的自私,他们可能会因房价上涨尝到意想不到的甜头,老婆也不会正眼都不看他一下,甚至威胁要离婚。

在焦赞的解释中,刘利华终于知道任堂惠也是杨延昭派来暗中保护焦赞的,误解尽释,结局皆大欢喜,三人相约店后一叙。

恍惚中的王学突然一阵眩晕。还没走下台,一口鲜血已经喷薄而出,惊煞了台上的任堂惠和焦赞,也惊煞了观众,台下一片尖叫。

大幕急速拉上,兴奋的观众却惊诧莫名。这是新编戏吗?误会既已解除,刘利华为何还会吐血呢?且喷溅得那么夸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