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塞《艾山木汉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怀念母亲

慈祥的母亲病魔折磨的筋疲力尽,

秋末的某一天您与我们悄悄永别了。

您的子女再也无法尽孝慈母心,

面对死神的来临我们也对您无奈。

您久等的那个金色秋末的清晨,

主麻日的晨礼与我们永别了。

您临终时渴望着什么、思念着什么?

慈祥的母亲啊,我终身遗憾没有聆听到!

从此再也听不到您慈祥和蔼的声音,

从此再也没人像你那样提起我天真的童年,

从此再也没人像您那样疼爱抚摸过我的额头,

从此再也没人像您那样呼唤过我的乳名!

从此再也没人像您那样亲吻过我的额头,

从此再也没人像您那样与我分享过佳肴,

从此再也没人像您那样为我祈求夙愿,

每次我感到很孤独时再也没人来安抚过我。

往日细心培育我的摇篮从此变得冷清,

没有了母亲却舍去了昔日的温馨。

我思念着孩提时自由玩耍的时光,

调皮玩耍的童年使我放散了羔羊。

那时您健在没有任何疾病缠绕,

我多么渴望您那布满皱纹的脸庞,

我多么渴望您为谋生而操劳的摸样,

我创伤的心灵与您重逢而得到安慰吧。

我再也见不到您在春季草场上那坡的身影,

我再也见不到您在夏季牧场与羔羊一起的背影。

袅袅炊烟升起的洁白毡房里欢乐的生计,

从此再也没有与您一起欢乐时的美好时光。

再也见不到您在地灶旁做奶酪的身影,

再也见不到您分羔羊、挤羊奶的影子。

我渴望着在所有的地方寻觅着您的身影。

您曾用芨芨草编制各种图案的围席傍也不例外。

大自然因您与我们永别潸然泪下,

枯萎的树叶为您从枝头上纷纷落下。

天空笼罩着灰蒙蒙的乌云一片,

变成一滴滴泪珠从眼角簌簌而下。

您身披白纱骑着白马远离我们而去,

让您的夙愿永远照亮子孙后代吧。

您曾嘱咐过子女为人厚道做事公正,

愿母亲您的英魂在天堂安息吧!

思念之情

带着三十个春秋的思念之情,

来到了三个泉子泉眼边,

这里的山山沟沟及羊圈,

一草一木一一历历在目。

这里留下了我童年的足迹,

仿佛还能感觉到父亲饮马的背影,

祖辈们在这里留下了丰厚的遗产,

如今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带来了福音。

每当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时,

看到童年玩耍过的那山那坡,

还有蜿蜒起伏的高山及纵横深沟,

又把我带回那童年的回忆当中。

熟悉的羊圈边的那小山坡,

还有或暗或显的羊肠隧道,

是母亲留给历史的痕迹,

如今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

记得母亲常常坐在那小山坡上,

捻着毛线望着那远去的父亲背影,

睨视着远方嘴里哼着古老的童谣,

心里挂念着隔山那边读书的我。

这里给我留下了多少童年的回忆,

一起玩耍到日落的小马驹和小羊羔,

这里的潺潺溪流在我脑海里记忆忧新,

如今她却成了我展翅翱翔的摇篮。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