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人老韩》周永温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老韩不老,比我还小一岁,大名景泉,是老的新温州人,老家在辽宁省的阜新市。23年前,他抛下当地一家事业单位的铁饭碗不干,只身跑到温州来淘金。

有一技之长的人不怕没事干,来温州之后,他长期担任温州一家建筑设计院院长。 在他与他的同仁们的打理下,这家民营建筑设计院风生水起,日新月异的温州城市建设有他的一份功劳。也许是与时俱进吧,这家设计院后来改为建筑设计有限公司,老韩摇身一变,自然成了总经理。2006年初,他看上了瓯北码头附近的罗马城这块风水宝地,就成了新永嘉人。

老韩是个冬泳老将,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他就与温州的冬泳人搅在一起,不管春夏秋冬,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天天早上都在九山河游泳。在中国北方的时候,老韩就有冬泳前科了,那时他虽然没有天天游泳,不过零下十几度的气候扒光了衣服穿个小裤衩在大连海水里泡着也够他享受的了。

乔迁瓯北后,老韩人生地不熟,起初,他独自一人在瓯北附近到处寻找可以游泳的水域,就好像沙漠上的骆驼渴望一泓清泉。那一年入秋,他认识了瓯北冬泳分会的林华,他跟林华等瓯北一批冬泳人去瓯北麻山水库游泳。这里山清水秀,朱自清笔下的白水漈瀑布从峭崖断壁上飘然而下,老韩庆幸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老韩喜欢练书法,每天写一千多个字,常常写到夜里11点多钟,龙飞凤舞,全是“韩体”。我问临帖吗?答曰:“没有”。初练书法是要临帖的,先临什么帖、后临什么帖都很有讲究。我给老韩介绍认识了一位省书法家协会會员,老韩走上了书法正道。老韩很有灵气,一年后书艺大进,他的亲朋好友、公司下属排队向他索取墨宝。一天早上我与老韩去楠溪江游泳回来,车过太平岩景区,我指着江对岸一堵高高耸立的崖壁,对老韩说:“你题写几个字,刻在崖壁上,就可以流芳百世了!”老韩也不谦虚一下,大声说:“好!”

老韩爱管“闲事”。多年前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我与老韩在三江的中村水库游泳回来,途中,看到一位穿着单薄缩着脖子手提蛇皮袋的大妈,在公路边等候公交车的样子,老韩主动停车邀其上车送一程,被这位大妈婉拒。想想也是,陌路相逢,谁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也有例外的,大概是2011年初夏的一个早上,我与老韩在中村水库游完刚上岸,一位年近八旬的拾荒老人向我们走来,带着浓重的外地口音说:“我迷路了,两天没回家”,是求助的目光。我问老韩怎么办?老韩说送他回家。正合我意。老人讲不清住地,用手指永嘉千石方向,说有一条桥,又说“前垟”,还说儿子是环卫所清洁工。我与老韩分析,可能是数十公里外的乐清柳市那边的前垟村。老人上车时,我怕他捡来的瓶瓶罐罐弄脏老韩的车,我说我出钱把这些东西买下来就不用带上车了,但老韩与老人都不同意我的意见,老韩还亲自把捡拾物装进汽车后备箱。车至前垟村,老人又说不是这个地方。我们找来一位正在路面工作的环卫工人,一问,她说我们所里是有一位工人的父亲走失,我们请这位环卫工带路,将老人送到位于后垟村的环卫所。那一天,我们两人上班都迟到了一个小时。

老韩心善。有一次游泳回来,看见一位村民抓来一只两斤多重的大乌龟,说乌龟营养怎么怎么好,老韩二话不说,掏出一张百元大钞买下这只乌龟。几天后,他邀我一起到楠溪江的小子溪水库游泳,带上那只大乌龟和从菜市场新买来的两只小乌龟,一起放生小子溪水库。今年上个月,他突然想起去小子溪游泳,笑称顺便看看他那龟儿子与两只龟孙子。

老韩还做了一件大善事。那是2010年7月,一天游泳回来的路上,他说想结对永嘉一位贫困学生。数日后,我从《今日永嘉报》“真情100” 助学结对名单上,筛选出碧莲镇汤店村一位名叫刘芳的6岁小女孩推荐给老韩。老韩拿到报纸,得知刘芳还有一位5岁的妹妹明年也将上学,老韩一拍大腿,说两位都结对。开学前,老韩与夫人去儿童用品店精心挑选几套孩子的衣服,购买了两只新书包和其他一些学习用品,还准备了孩子喜欢吃的糖果饼干等新潮食品,准备了一个千元红包助学金,携其夫人一起驾车直奔80公里外的永嘉山区刘芳家里。

刘芳的父亲刘云清时年59岁,看上去像70来岁的老人,干瘦,沧桑,守着一块薄田,没有其他经济来源;刘芳的母亲时年大约46岁,多病,据说智力缺陷;家庭极度贫困,属当地政府的低保户。刘芳、刘存芳两姐妹显然营养不足,比同龄孩子瘦小。他们一家住在一间百年木结构老房子里,后半间为灶间,前半间为卧室,一家四口人一条被子,家徒四壁,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房子已倾斜,岌岌可危,屋顶几处已坍塌。看着这样的房子,老韩说,为什么房子不拆掉重建?刘云清说,没钱。老韩说,这样吧,我给你一万元启动资金,你再请亲戚朋友想办法帮助。

第二年春节过后,老韩携夫人又带着孩子的衣物、食品、压岁钱到刘云清家看望刘芳姐妹俩。老房子已拆除,新房只建了个基础部分,老韩一问,刘云清还是一句话“没钱”。老韩将刘云清的情况向公司党支部报告,当年“七一”前夕,老韩所在的公司党支部,组织党员筹集三万元送到刘云清家中。年底,老韩再到刘云清家中看望,一间水泥钢结构两层楼房刚刚结顶,门窗还没有安置,两头通风,尚不能住人。老韩催促刘云清赶紧安装门窗,搬新房过年,刘云清还是两个字“没钱”。老韩当场掏出备用的八千元钱交给刘云清。次年下半年,新学期开学前,老韩与夫人又来看望刘芳、刘存芳姐妹俩。刘云清一家已住进新房,但新房还没有粉刷,还是个毛坯房。老韩又掏出五千元交给刘云清,让他把房子粉刷好。

今年是老韩与刘芳姐妹俩结对的第七年,刘芳已上初中一年级,刘存芳上小学六年级。姐妹俩学习成绩还不错,每到期末都向老韩夫妇汇报学习情况,重要节日都向老韩夫妇打个电话问声好。

自结对刘芳姐妹俩开始至今,老韩已陆续捐助刘芳家十多万元。

冬泳善人老韩真的流芳了,“流芳”永嘉山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