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端刚《等(外一首)》

作者:马端刚 来源:原创

等,用疲倦的身体

等你经过,红花绿叶

还是未知的消息

而四月已经停止忧伤

在言语的低处

执一盏火,不同的光阴里

种植着一粒一粒的记忆

面对这场春天,暗处的神幽静

走在音乐的尾声

谁还会想起这尘世

夜深,风绕过身体

等一次迁徙

回眸时,糜烂的气息

还有城市可怕的倒春寒

沉默中,献出一滴水的初恋

天空和思想都很沉郁

反复吟唱的歌,陌生而熟悉

两颗止痛片

剔除着不断升温的欲念

唇齿间流露的碎语流言

等着擦拭去隐藏的影子

吐纳之间

都在耕耘属于自己的天地

等,草一样

一次次生,一次次死

再次虚无

一步步退出春天

身体是唯一的见证

梦里挣扎着对峙

醒了,等阳光的抚慰

就知道

一切发光的事物都是孤独的

孤独地生,孤独地死

重逢

想,烟雨中的群山如黛

还是虚幻的寂静与辽阔

花开花落,一场仓促的盛事

雁过无痕,才知道是柳枝

将风景折腾得四处呻吟

流逝的是冬天的信念

时间撑破了一朵花的面相

之后,沉寂躲在树下

日子未发出一丝声响

春天,流离失所的狗

跟着妇人的脚步

听着茶余饭后

关于爱与恨的过往

才发现,意料之外经常发生

每个人都是时间的过客

流水走了

火车也去了远方

天地苍茫一片

体内破碎的瓷器布满悲伤

既古旧又新鲜

亏欠了一回生与死的重逢

更来不及感谢春天

从何说起

那些桃花灿烂的日子

一遍遍眺望,穿越了季节

渴望,像一把刀断了春水

岸边,水上

模糊,清晰

一夜之间

我不是我

杯酒之中

从一条河到另一条河

炽烈的光,遥不可及

就在孩子叫喊声中

身体再一次老了

一根烟,一杯茶

无数的念想

远,近

未曾谋面,那么轻

返回的净土,无法解开的谜团

在梦工厂燃烧

整夜,忘记了世上还有歌唱

成群结队,飞往孤独的内心

本栏责编 孟 骋

邮箱:sdwhmc@163.com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