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报发刊辞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中国女报发刊辞

秋 瑾

世间有最凄惨、最危险之二字曰:黑暗。黑暗则无是非,无闻见,无一切人间世应有之思想行为等等。黑暗界凄惨之状态,盖有万千不可思议之危险。危险而不知其危险,是乃真危险;危险而不知其危险,是乃大黑暗。黑暗也,危险也,处身其间者,亦思所以自救以救人欤·然而沉沉黑狱,万象不有;虽有慧者,莫措其手。吾若置身危险生涯,施大法力①;吾毋宁脱身黑暗世界,放大光明。一盏神灯,导无量众生,尽登彼岸,不亦大慈悲耶·

夫含生负气②,孰不乐生而恶死,趋吉而避凶·而所以陷危险而不顾者,非不顾也,不之知也。苟醒其沉醉,使惊心万状之危险,则人自为计③,宁不胜于我为人计耶·否则虽洒遍万斛杨枝水,吾知其不能尽度世人也。然则曷一念我中国之黑暗何如·我中国前途之危险何如·我中国女界之黑暗更何如·我女界前途之危险更何如·予念及此,予悄然悲,予怃然④起,予乃奔走呼号于我同胞诸姊妹,于是而有《中国女报》之设。夫今日女界之现象,固于四千年来黑暗世界中稍稍放一线光矣;然而茫茫长路,行将何之·吾闻之:“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巨。”苟不确定方针,则毫厘之差,谬以千里。殷鉴不远⑤,观数十年来,我中国学生界之现状,可以知矣。当学堂不作,科举盛行时代,其有毅然舍高头讲章⑥,稍稍习外国语言文字者,讵不曰“新少年,新少年”·然而大道不明,真理未出,求学者类皆无宗旨,无意识,其效果乃以多数聪颖子弟,养成翻译、买办⑦之材料,不亦大可痛哉!十年来,此风稍息,此论亦渐不闻;然而吾又见多数学生,以东瀛为终南捷径,以学堂为改良之科举矣。今且考试留学生,“某科举人”、“某科进士”之名称,又喧腾于耳矣。自兹以后,行见东瀛留学界,蒸蒸日盛矣。呜呼!此等现象,进步欤·退步欤·吾不敢知。要之,此等魔力必不能混入我女子世界中。我女界前途,必不经此二阶级,是吾所敢决者。然而听晨钟之初动,宿醉未醒;睹东方之乍明,睡觉不远。人心薄弱,不克自立;扶得东来西又倒,于我女界为尤甚。苟无以鞭策之,纠绳之,吾恐无方针之行驶,将旋于巨浪盘涡中以沉溺也。然则具左右舆论之势力,担监督国民之责任者,非报纸而何·吾今欲结二万万大团体于一致,通全国女界声息于朝夕,为女界之总机关,使我女子生机活泼,精神奋飞,绝尘而奔,以速进于大光明世界;为醒狮之前驱,为文明之先导,为迷津⑧筏,为暗室灯,使我中国女界中放一光明灿烂之异彩,使全球人种,惊心夺目,拍手而欢呼。无量愿力⑨,请以此报创。吾愿与同胞共勉之!

原载1907年1月《中国女报》

〔注释〕 ①法力:原指佛法的威力,后泛指神奇的力量。 ②含生负气:指有生气和有灵性的东西,这里指人。 ③计:考虑。 ④怃然:怅然若失去的样子。 ⑤殷鉴不远:殷:指商朝后期。鉴:审查。指殷商子孙应以夏的灭亡为借鉴。后泛指前人的教训就在眼前。 ⑥高头讲章:指经书正文上端留有较宽空白,刊印讲解文字,这些文字称为“高头讲章”。这种书的格式分上、下两栏或上、中、下三栏,下栏是经书的原文,字体较大,上栏或中栏都是批注,字体较小,且高度超过下栏,故称高头讲章。后来泛指这类格式的经书,是科举考试时期作八股文必备的参考书。 ⑦买办:本指1800—1910年,帮助欧美国家商人与中国进行双边贸易的中国商人,这类被外商雇用之商人通常外语能力强,一方面可作为欧美商人与中国商人的翻译,另一方面也可处理欧美国家商界与中国政府之双向沟通。这里所提的翻译、买办是指同文馆、船政学堂、自强学堂培养的擅长外国文字、从事洋务工作的学员。 ⑧迷津:找不到渡口,多指使人迷惘的境界。 ⑨愿力:佛教语,誓愿的力量,多指善愿功德之力。这里指由革命志愿产生的巨大力量。〔鉴赏〕 《中国女报》是秋瑾为了向广大妇女宣传男女平等,组织妇女解放斗争而创办的杂志,它是中国最早以女性为诉求对象的刊物。在秋瑾的主持下,《中国女报》比同时期其他妇女刊物态度激进,具有鲜明的民主革命倾向,是中国近代第一份宣传民主革命的妇女刊物,也是中国早期妇女刊物中的一面旗帜。1907年1月14日秋瑾亲自为《中国女报》创刊号写下了这篇发刊词。她在《中国女报》上还发表了《敬告姊妹们》、《勉女权歌》等文章,宣传爱国、革命和女权思想。可惜《中国女报》只出版了两期,后因秋瑾遇难而停刊。首先,秋瑾将妇女解放与爱国主义相结合。作为民族解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妇女的解放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的存亡和觉醒,也是衡量社会进步的重要尺度。中国近代妇女解放的一个鲜明特点是:它不仅仅限于争取女权,而是从爱国主义情怀出发,与爱国主义始终紧密结合。戊戌变法时期,妇女解放运动就与“保国保种”运动紧密相关,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色彩。秋瑾创办《中国女报》,借助报刊这一舆论阵地,既宣传女权思想,也宣扬民主、革命和爱国的思想。创办《中国女报》时,秋瑾民主革命思想已趋于成熟。秋瑾认为,对于妇女解放来说,关键在于“人自为计”,唤起女性的自觉意识和独立意识。为实现“自为计”,秋瑾大胆地走出家庭,去日本留学,以求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学识,开拓视野,寻找救国救民之道。在日本她把“共爱会”改组为“实行共爱会”,以联络团结、交换知识、振兴女学为宗旨,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妇女政治团体。同盟会成立后,秋瑾被推为同盟会浙江分会主盟人。日本之行对秋瑾思想的转变意义重大,让她从懵懂本能地反抗封建礼教,成长为一名自觉争取民族解放和妇女解放的民主革命斗士。为了达到唤醒妇女的目的,秋瑾回国后便在上海筹措创办《中国女报》,文言文和白话并用,设有社说、译编、传记、文苑、新闻、演坛、传遍、文苑、小说、调查、唱歌等栏目,针对妇女文化水平低的情况,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宣传妇女解放和民主革命,主张男女平等,反对包办婚姻和裹足,批判封建纲常名教。其次,作为中国女权运动的先驱,秋瑾在发刊词中批评了“思想解放”的误区:将学习外语和出国留学作为炫耀自己、获取社会身份的途径。秋瑾认为留学是为拯救祖国于危难,不是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留学也不是最终目的,而是寻求救国救民之道的手段。如果不能明确这点,那么“茫茫长路,行将何之·”“苟不确定方针,则毫厘之差,谬以千里”,因此妇女解放必须确立宗旨和方针,否则“大道不明,真理未出,求学者类皆无宗旨,无意识”。《中国女报》的宗旨是:开通风气、提倡女学、联感情、结团体。“具左右舆论之势力,担监督国民之责任者,非报纸而何”。综合来看,秋瑾通过创办《中国女报》起到以下几个作用:第一,将西方国家女权运动以及资产阶级的平等、人权思想介绍到中国,开社会风气,启蒙思想;第二,将个体联合起来,群体的力量大于个人的力量,同时有助于妇女走出家庭,融入社会;第三,介绍时局信息,将妇女运动与爱国主义民主革命相结合。妇女的命运与时局息息相关,在外有强敌、内有压迫的背景下,妇女的解放必然与国家、民族的崛起结合,这拓宽了妇女解放的内涵和深度,将妇女有组织地团结起来投身民主革命。再次,秋瑾立足于对女性新人格的构建。从秋瑾本人经历来看,她走出自我解放的第一步就是“放足”,当时她联合一些女子成立“天足会”,并四处演讲,把裹足的危害告诉大家。裹足既是对女性生理和心理的摧残,又将女子限制在狭小的范围内,丧失独立生活的能力和独立的个体意识。此即秋瑾所说“中国女界之黑暗”的具体内容。“放足”从生理上否定了传统社会中女性的依附状态。秋瑾自我解放第二步就是改穿男式西装,并且与仆人去看戏,这是对男尊女卑伦理观的大胆否定。从早期勇敢冲破传统家庭伦理的枷锁,到出国留学,成为近代的爱国新女性,这种人格、身份的转变塑造了秋瑾新的女性伦理观,使她成为女权革命的代表人物。妇女解放实际上也是妇女人格和身份的转变,由原来的依附男子、地位低下、谨小慎微、忍辱求全、无才即德的旧女性转变为独立自信、求知向上、爱国爱民的新女性,这种转变就是从“我为人计”走向“人自为计”,不仅是女性自我塑造的过程,也是女性新人格的构建过程,即构建男女平权、女性独立自尊的新伦理。这一过程必然会打破原有的伦理价值观念,从而实现秋瑾所期望的,“使我女子生机活泼,精神奋发,绝尘而奔”的理想状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