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蜗牛(组诗)》

作者:余怒 来源:原创

万物诗

将眨眼间看到的

予以抽象,了解

那些与我共处之物

六点钟:半个圆弧

体积庞大的

城郊的昏暗:矩形

悲伤:一个菱形或

方方正正的铁块,内有

绵长、抽取不尽的铁丝

让我附着某物。保存

可塑的、可不断

截短的绵长如昔日困惑

什么

水面上踩水的孩子

一定看到了什么。在水底

他扭头朝我张望

我装作没看见

在溪间斑驳岩石上

我坐着,没有动一下

没有一个我愿意光身

与之交谈之人,但此间有正在

结果的山楂树、枣树、毛栗树

在它们的下方

水中足移动轻柔

清澈里寂然无声

风景画

雨后原野

愈往远处愈起伏

风吹过一遍依然黝黑的

天空的质感,如铁和

玻璃的浇铸物。哦还有

我们真实地现身于那儿

以作为补充。这是在

风景画家那里得出的结论

(因为你们构成了我们)

点线面的关系和某种亲缘

像咏叹诗行间的插图

滴入悲伤眼睛里的清凉滴眼液

算得上美好

常常有长腿鸟儿

飞过屋顶,每次

我都伸头看一看

碰到书中夹带的性描写

我也津津有味地看一看

两相比较,说不上更喜欢哪一个

我家小阁楼上,有一把

旧的雕花木椅子。有时候

我会上去坐一坐

抽支烟,想想事。这应该算得上美好

而窗外无花果树笔直的寂静

也如我服药后的心情

不可见的

此刻安静表示

时间将在早晨

追上我们

在窗前,我轻声说

“谢谢光。”它使这个房间

扩大了一倍,却仍然

保留了一些东西

那里你站过的地方,现在

是一个空洞(还在移动呢)

我看不见它的里面但

触摸到它的边缘,就像把手

放在裂开的带刺球茎上

出现

在房子里写作

不由自主会写到

灰暗和阴凉

房子旁边,有个水塘

看得见塘底的石头

蚕豆和豌豆开始挂果

这些都显得很古老了

像是常常被翻阅但

不被理解的永恒作品

这并没有使我更孤僻

我每天走出房子三次

以保证人们能看到我

诸声音

有时我想来一次

轻微的精神分裂。或类似的

榕树一样的伸展

房子里的人们

在唱歌,伴奏的音乐

调得很大。有人砰地

打开啤酒,四处迸溅

我经常穿过一座

有池塘的小公园

走到他们的房子外

听一听里面的叫喊

并与池塘里诸声音相比较

足够多

夏日来临

我考虑如何

保护我的忧郁

卧室里放冰块

四周装上镜子

我仍能被眼前的旧东西吸引

就是说,我仍有可能继续存在

躺在凉席上,听压路机的

碾压声。四周有四个世界——我

和这一个。那一个。还有远处

的那一个。它们是早上刚分割的

差异

五十岁所害怕的

与二十岁时不一样

第一次坐飞机或跳伞

看见布娃娃转动眼珠

窗台上的海棠,令人不安,具体些说

白。纯白。(它还只是开了一半)

什么痛苦喜悦

无法收拾

好似沉船被打捞出水面

那一年在额尔古纳,冰天

雪地,一个目盲女孩对我说:

“我拥有雪后的平坦旷野。”

午夜波澜

在书架前,

放下手中的书

换一本新的,也只是

随便翻翻

这么多藏书,没有一本

可以衡量我的损失

楼下的人早睡了,呼噜如

海豚。我也只得躺回到床上

无奈于一天睡眠的必需

知道我是时光出现于此的缘由

也知道某一日伴随其消失的必是我

有人隔墙说话,整夜骑着鲨鱼

始于白天

冻僵的飞机

悬垂于栎树丛上方

旁边是坍塌了

一半的通信塔

从早晨开始,你的世界转入三维

并被用于实用的目的:耳目

屈从于醉酒的头脑

在凝固成冰柱

的喷泉边,你

坐下来,揣摩

那边窗户里伸出的一只手

竖起的三个指头的含义

试图描述

黑暗中,一个女人的

声音说:晚安

她的身子(扭动着)也像是在这样说

撞到一件家具,将其撞倒。接着是

另一件。或者是在拉抽屉

安静仿佛与一个

圆锥体相互作用

产生更不规则的安静

她站着,被很多

丝织皱褶一样的东西环绕

如同陀螺,被不确定性环绕

她说晚安,向后倾倒,并且旋转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