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德莱尔《美丽的杜萝蒂》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美丽的杜萝蒂

◆ 波德莱尔

阳光直射下来,毒焰烧烤着整个城市。沙粒晶莹炫目,大海象明镜般地闪闪发光。整个世界一片麻木懒散,死气沉沉,沉浸在午睡的酣梦之中。这午睡仿佛一种美妙的死亡过程,人们半睡半醒,享受着在死亡中渐渐消逝的快感。

然而,象太阳一般强壮而骄傲的杜萝蒂却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此时此刻,她是万里晴空下的惟一生命,给一片炽热的画面缀上了一颗闪亮的黑点。

她款款而行,宽大的髋骨上的纤纤细腰轻轻地摆动。淡玫瑰色的紧身绸裙与她的深色皮肤对映鲜明,恰到好处地裹在身上,显出她修长的身材,凹进的后背和尖尖隆起的胸部。

阳光透过红色小阳伞照在她那黝黑的脸上,两颊仿佛涂上了一层血红的胭脂。

一头浓密的青丝泛着蓝光披在脑后,秀美的头微微后仰,这使她具有一种悠然自得和懒洋洋的神气。沉重的环佩在小巧玲珑的耳边铮铮作响。

海风不时掀起她的裙角,露出一双闪亮健美的腿。她的脚可以和欧洲博物馆里陈列的大理石女神的相媲美,每走一步,细软的沙滩上就留下了清晰的脚印。杜萝蒂是如此惊人地美丽,因而对她来说,渴望爱慕的心情超过了对于自由的骄傲。尽管她是个自由民,却仍然赤脚走路。

她迈着匀称矫健的步伐向前走着,对于生活的幸福感使得她的脸上浮起动人的微笑,似乎看见前面远远的地方有面镜子,照出了自己轻盈的步履和姣好的容颜。

在这种时候,连狗都被毒辣的太阳烤得不住呻吟,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原因使这位青铜般光彩照人,冷静而倦怠的杜萝蒂如此急急而行呢?

她为什么离开了精心装饰的小屋,离开了她那没花一个钱、用鲜花和绿藤装扮起来的漂亮的闺房?她本来是那么醉心于在那里梳洗打扮、吸烟、对镜自赏或是摇着大羽扇歇凉的。百步之外,浪花拍打着沙滩,有力而单调地给她那虚无缥缈的幻想曲伴奏。院子深处。小铁锅里炖着蟹肉加番红花烩米饭,飘来一阵阵诱人的香气。

也许她是去赴某个青年军官的约会?这军官大概在远方的海滨听到过朋友谈起无人不知的杜萝蒂。天真纯洁的姑娘会无休无止地央求他描述歌剧院的舞会,向他打听那里是否也允许赤脚走进去,就象这儿的星期日舞会一样。在这种舞会上,连那些上了年纪的加弗莱女人都兴奋得如醉如狂呢!然后,她还要问一问巴黎女人是不是个个都比她漂亮。

杜萝蒂受到所有人的赞美和宠爱。要不是必须积攒一个又一个的皮阿斯特去赎小妹妹的话,她本该是很幸福的人。十一岁的妹妹已经早熟了,她漂亮得迷人!善良的杜萝蒂一定能够把她赎回来的。那儿童贩子是个财迷鬼,他根本不会明白,世上除了埃居以外还存在着别的美丽的东西。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