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树·桂花茶》辛文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我住的小区毗邻公园里的泰伯湖。湖的西边紧挨着小区东边栅栏,栽种着三十二株桂花树,准确地说是金桂,因为花瓣是黄色的。这几十株桂花树都是上品,价值不菲。

每到仲秋时节,走过泰伯湖西边的小道,就会陶醉于沁人心脾的桂花香。许多行人忍不住会来到桂花树下,把鼻子凑近桂花,一个劲地嗅,一个劲地吸,甚至闭上眼,乐悠悠、醉悠悠,许久方离去。当然,也有少数人尤其是小孩会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攀摘桂花枝,摘得太短又随手扔掉去摘更长的。我若看见会即刻制止,无法容忍这种暴殄天物的行径,我家就住栅栏旁边,哪怕是在六楼客厅窗口看到也会大声劝说。好在这种现象逐年减少了,甚为欣慰。

夜晚,三三两两的行人疾步走过桂花树旁,不住地瞟向桂花树。此时,彩灯闪烁,桂花树泛着迷离的光,淡淡的绿,淡淡的黄,幽幽的青,秋风吹拂,似娉婷婀娜的仙子,轻舞着绿袖,给泰伯湖的秋夜平添无尽的风情。

我情不自禁用相机拍摄夜幕下的桂花树,在回看的液晶屏上,鹅黄色的花瓣虽然细小,但密密靠拢,团团簇簇,似一朵朵金色的云霓,在夜幕下怒放。

徜徉泰伯湖边,闻着花香,望着倒映在湖中的霓虹,我的思绪飘到了十几年前。

那是我在乡镇任教的日子,大院里有两株高大的桂花树。

一天中午,刚上小学的女儿把我从午休的睡梦中唤醒,急切地说:“爸爸,爸爸,有好多人在偷我们家的桂花!”

“别吵了,爸爸刚睡!”

“不,爸爸,”女儿更加急切地说,“是真的,再不去就会被偷光啦!”

“偷光什么啦?”

“桂花,好多人在折我们家的桂花!”

“有什么好偷的!”

“爸——爸,你好坏,我不跟你说了……”女儿的眼圈红了。

“桂花,——开了?”我精神一振,一跃而起,奔出门去。

一群顽童正在两株桂花树上折桂花,树下已掉了一地的枝桠。

赶走了顽童,我拾起一枝,未到鼻边,一缕清香已沁入心脾。我端详着这枝桂花,花瓣呈椭圆形,五瓣,鹅黄色,细如米粒,恐怕是世界上形体最小的花之一了。仰视两株桂花树,都高近三丈,枝繁叶茂,金珠点点,煞是诱人。

女儿爱花。她从地上抱起十几株花盛一点的回到家中,找来三个“高乐高”塑料瓶,洗净,盛水,把花小心地插入。满屋子花香愈加馥郁。

几天后的傍晚,我从外面回到家,女儿又缠着我为她折桂花枝,说要喝桂花茶。我莫名其妙,桂花还能泡茶?怎么泡?女儿说,她刚刚喝了邻居家的桂花茶,好吃极了,脸上一副很过瘾的样子。女儿又头头是道的跟我讲述她刚刚见到的泡茶的工序,像个老练的茶师。女儿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甘拜下风。

心动不如行动。我折了几枝花瓣饱满的,遵照女儿的指示,果然泡出了清甜可口、芬芳无比的桂花茶。

“爸爸,”女儿若有所思,问道,“我们家的桂花树是谁种的?”

“当然是你外公外婆栽种的。”

“那外公外婆为什么没有喝过桂花茶呢?”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是啊,岳父岳母去年乔迁入城了,这套单位房子给了女儿,我一家人便从中学搬了过来。可在一个镇上住了五六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听说过他们喝自己种的桂花泡的茶。

“爸爸,什么时候去县里呀?”

“乖乖,过几天就是中秋节,我们肯定要去外公外婆家的。”

“爸爸,到时候,你一定要跟我摘好多好多的桂花啊。”

“做什么?”

“带到外公外婆家去过中秋节啊。”

“好,中秋赏桂花,就喝桂花茶……”

往事如烟。如今满湖飘荡着诱人的芬芳,而这四溢的桂香已不再是曾经的桂香,赏花人也不再是曾经的赏花人。物非人非,生命都要长大抑或衰变,离开抑或老去,永恒的是大自然对人的馈赠,人要珍惜的是对岁月的一份呵护,以及对未来的美好念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