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李贺文散文赏析

作者:李贺文 来源:原创

由莫尔道嘎沿边境公路驶往漠河,车在铺天盖地的林海中穿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谛听着窗外的鸟鸣,心中溢满难以言喻的喜悦,飘飘然欲醉欲仙。

转过一道山弯,把车停在路边小憩。走下车来,闻着醉人的花香草香,做几个扩胸运动,瞬间便驱走倦意,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忽然,路边的林子里传来几声“呜呜”的哀嚎,似哭似叫,好不凄然。拨开灌木丛,我们向林子深处望去,只见一个红红的“火球”在一条时隐时现的小径上跳跃着并不时发出“呜呜”的鸣叫。斑驳的阳光下,那团深红色像缎子一样闪烁着华美而高贵的光泽。

“狐狸,一只漂亮的红狐狸!”侯公边说边跑过去,我紧随其后。

狐狸照样一上一下地原地跳跃着,走近了,只见它被一支夹子夹住了右后腿。我们靠近它,它先是一阵惊恐,奋力挣扎几下,而后便镇静下来,泪眼汪汪的,满是哀怜与乞求。侯公脱下运动服按住它的头部,它没有挣扎,只是默默地伏在草地上,“呜呜”地哼几声,我迅速掰开夹子,把它的腿抽出来,幸好时间不算太长,只是破了皮肉,没有伤及腿骨。侯公摩挲着放开它,小家伙并没有迅速逃去,而是坐下来舔舔颤抖的伤腿,又睁大眼睛好奇地打量我们一番,困惑中夹杂着几分感激……

夕阳给它那团闪耀着华美与高贵的“红”镶上了一道金边儿,也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恍惚中,只见它后退两步,然后张开两只前腿并俯下身去,恭恭敬敬地给我们磕了一个头。那一刻,我们目瞪口呆,怔在那里一动不动,许久,脑海中禁不住浮出一个疑问:它究竟是兽,还是仙?

过了一会,侯公缓过神來,从兜里掏出两根早餐剩下的火腿肠递过去,小家伙没有吃,而是叼起火腿肠,恋恋不舍,走出几步,又回首相望,它“临去秋波那一转”,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深处。看着它一瘸一拐地走向密林深处,不禁心生感动:想那密林深处,定然有它嗷嗷待哺的幼崽。

坐回车上,我们依旧百思不得其解:在这远离人烟的大兴安岭深处,哪来的这般冰雪聪明的灵兽?

古人曰:“仙妖异类,狐则在仙妖之间。”“多疑生性学飞仙,听水心灵冻已坚。自古青丘称异兽,虽然外道亦参禅。”在脑海中打捞相关记忆,倒是古人的教诲及著名学者吴藕汀的诗句,为我们点破了迷津。

当晚,夜宿北极村,碎雨敲窗棂,一夜无眠,满脑子都是那团跳跃的“红”——那只狐狸的影子,它的凄楚、哀怨以及感激的神情……

无眠姑且不眠,坐起来,在记忆之海中搜寻一番灵性之物,我想到了为索其子而肝肠寸断的蜀中之猿,抱母皮触阶而死的柳州之狐,我还想到了禽鸟白鹇,一只宋代的白鹇。白鹇是一种志向高洁的鸟,古人说它“栖必高枝。每天雨,恐污其尾,坚伏不动,雨久,多有饿死者”。

宋祥兴二年,元军围攻厓山,宋军战败。陆秀夫见大势已去,“乃负昺投海中,后宫及诸臣多从死者,七日,浮尸出于海十余万人”(《宋史》)。帝昺投海之际,其所豢养的一只白鹇亦拖笼投海,随主而去,做了大宋王朝的一个特殊的殉葬品。

科学证明,不仅动物有灵性,植物亦有灵性。一株植物接受了阳光,拥抱了大地,就有了阴阳两极,就有了郁郁生机,因而也就有了灵魂。英国《泰晤士报》曾刊登过一篇题为《细听植物心声》的文章,介绍波恩大学科学家的研究成果。波恩大学的科学家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植物不仅仅有相互交流痛苦的能力,它们还能互相提醒面临的危险并随之采取相应的生存策略。

植物有气节、有情感,前人早有记述。蒋子正的《山房随笔》云:“扬州琼花,天下只一本,士大夫爱重,作亭花侧,匾曰无双。德佑乙亥北师至,花遂不荣。赵棠国有绝句吊曰:‘名擅无双气色雄,忍将一死报春风。他年我若修花史,合传琼妃烈女中。’”琼花不为异族而荣的气节,令人肃然起敬!

在英国植物园中,生长着一种名叫地中海蔷薇的灌木,是一种极具母爱的植物。它繁殖后代便采取了自我牺牲的方式。其种子落地后,植物体内的某种物质便产生自燃,把自身化为灰烬,充作肥料。土层中的种子随即萌发、生长。地中海蔷薇的这种献身精神让人唏嘘不已:植株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人有禀性,树亦有性格。今春,去中国农大晨练,发现甬路旁的三株小叶榕逐渐枯萎,三个星期后同时死掉。为何在春末夏初之际却突然死去?观察发现,它的上空不透一丝阳光。头顶是茂密的苍松,苍松之上还有茂盛的银杏,双重的遮挡,使它终日生长在阴暗之中,它们失去了生命的一极,枯萎的枝干无力地垂下来,叶片惨白,似乎在向行人诉说着上苍的不公。榕树是一种顽强的树种,在广西的天星桥景区,曾见到生长在悬崖上的榕树,为了生存,其根系沿着岩石的缝隙扎下去十几米深,记得当时有两位女游伴儿曾为那胳膊粗的榕树根淌下热泪——为其顽强的生命力而唏嘘不已。而这三株榕树枯萎的过程便是它们抗争的过程,为争取生存的基本权利而抗争,抗争无果,随之集体消亡!

杜甫诗云:“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无疑窥测到了植物、动物充沛的情感世界,无意间印证了波恩大学科学家的研究成果。人类具有敏锐的感觉器官,越伟大的诗人、越卓越的科学家越敏感,他们在倾听自己内心世界的同时,也能敏锐地捕捉自然的信息,感悟自然的哀乐,否则,哪有这千年之后的神秘巧合?

天地芳华,万物有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